《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549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笑道:“我已经解释过了,还需要再说一遍吗。”
  “不必了,不过我想和你探讨一下。你真的认为在学校附近搞活动没效果吗?”
  听这话,她有不同见解。我跟着坐下道:“那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王丹道:“不瞒你说,我只是大专毕业,学历不高,也没系统学过什么经济学理论。但我认为有很多不可能就蕴藏着可能。就好比以前有个经典的案例,说向和尚推销梳子,其实是一个道理。另外,今天过来咨询的学生特别多,而且当场谈下了两笔单子。”
  我不可思议道:“是学生?”
  “嗯。他们打算今年过年结婚。”

  “太新巢了,简直刷新我的三观。”
  王丹莞尔一笑道:“北海道婚庆刚刚起步,前期不需要太多单子,但广泛宣传是有必要的,目的就是提高知名度。要知道,现在的婚庆业竞争异常激烈,我们只能在夹缝中生存,然后杀出一条血路。可以说,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心愿。”
  “不管你是抱着什么心态选择北海道,希望我们能并肩作战,行吗?”
  “当然了,我既然做出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改变。”
  “这样最好。今天你先简单熟悉一下,明天跟我去见客户。本周末,我们为一对新人举办海滩婚礼,有一些细节还需要进一步沟通。”
  “好的。”
  王丹起身道:“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那边还是一摊子呢,有什么问题可以问小飞。”
  王丹走后,我坐在并不宽大的办公桌前,内心格外兴奋。误打误撞找了份工作,想想都觉得匪夷所思。

  我愿意接受不同的尝试。
  小飞笑眯眯进来了。很随意地往桌子上一坐,道:“徐总,以后我就跟您混,多多关照啊。”
  “什么话,说反了,我跟你混。”
  小飞跳下来道:“徐总,您以前真的在蓝天集团?”
  “这又什么好骗你的,过去的事就别提了,我不想提。”
  小飞摇头晃脑道:“行,咱们的工作说起来也简单,只要和客户沟通好,接下来就是干苦力了。前两天的一个婚礼,差点没把我累死,搬桌子搬椅子,啥都干,您要有个心理准备。”
  “不就是搬东西嘛,无所谓。”
  “说起来容易,干起来难。我们人手不够,王总忙前忙后联系客户,高总也不闲着,到处跑场子干司仪。”
  “哦。”

  小飞八卦起来,眉飞色舞道:“高总以前就是干司仪的,主持婚礼相当牛逼,在圈内小有名气,堪称王牌司仪。原先在云端婚庆,每个月都能赚到五六万,可他不甘心一辈子当司仪,卖了房子贷了几百万成立了北海道婚庆。而且他和王丹是恋人,俩人配合得相当默契。”
  经他这么一说,我对这里有了直观了解,不过对八卦不太感兴趣。道:“最近生意怎么样?”
  “马马虎虎吧,高总手里有资源,从云端婚庆抢过不少客户。当然对方也不甘心,处处打压诋毁我们,还想着收购我们,野心忒大。”
  我笑了笑道:“这很正常,同行是冤家嘛。”
  “你真打算在这里长干?”
  我疑惑地道:“在没找到合适工作前,会暂时留在这里。”
  “哦,有你的加入,我们公司肯定不一样。高总这两天正在谈一个大客户,要是能拿下来至少能拿到上百万,甚至更多,你猜猜是谁?”
  “这我怎么能猜到,给个提示。”
  “在云阳市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你肯定能猜到。”
  我连续说了几个名字都不对,小飞神秘地道:“告诉你吧,百业集团总裁曹如诚。”
  我倍感惊讶,道:“他要结婚?”
  “这怎么可能呢,他要嫁女儿。不过时间还早,到下个月了。高总一心想拿下来,奈何级别不够。要是你拿下来,就立了一大功了。”
  曹如诚要嫁女儿,这消息确实够劲爆。我和曹如诚仅仅是合作关系,也没过多交织。不过叶雯雯作为他身边的人,说话相对容易。能不能拿下来,那是另一说了,值得一试。
  我俩正聊得起劲的时候,陈瑶来了电话。当着小飞的面不好意思接,随即挂掉。不一会儿,陈瑶发来了微信:“今天下午不上课?”
  我快速回道:“我又找到新工作了,要不把课程挪到晚上吧。”
  陈瑶看到“又”字,好奇地道:“不是在当售楼先生吗,又换了工作?”
  “售楼部嫌我形象不好,又找了份婚庆,刚来熟悉工作,总不好意思逃跑吧。”

  “哦,那你先忙,别误了课程,晚上联系。”
  我很快想了起来,道:“对了,晚上要去云师大踢球,你去看不,去的话我去接你。”
  “不用了,还有孩子呢。”
  “哦,孩子好点了吗?”

  “好多了,医生说今天就可以出院。”
  “那太好了,下班后我去接你们娘俩。”
  “不必了,你忙吧。”
  我没再回,一下午的时间我把相关工作熟悉了遍。这行业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但和广告业比起来,没有可比性。说句不好听的,这行业还停留在低端产业链上,付出的大多是劳力,技术成本投入的相对较少。门槛低意味着竞争激烈,粗放式经营只有死路一条。
  快到下班时,高源走了进来。手C`ha 口袋笑着道:“徐总,感觉怎么样?”

  我起身伸了个懒腰,从口袋里掏出芙蓉王递给他点燃道:“我听说你在这行摸爬滚打了十几年?”
  高源坐下道:“差不多吧,十几岁就出来了。从农村的婚丧事唱歌,到后来当司仪,差不多什么都干过,好不容易熬出来了。要是继续为别人打工,怕是永无出头之日。”
  我附和道:“想法是对的,趁着年轻奋斗,我就没你那勇气。”
  高源笑笑道:“我要是在蓝天集团,也不会出来单干,生活所迫,立场不同。”
  “也不能这么说,其实蓝天真的没你们想象那样好。要是真那么好,我还会离开吗。工资高一点,福利好一点,仅此而已。”
  高源弹弹烟灰,转移话题道:“你看了我们的方案后有什么想法?”

  “呃……这个暂时看不出来,我对这行业不太熟悉。不过我参加过别人的婚礼,效果非常好,但也存在千篇一律的现象。不知是谁,把这行引导向另一个极端,觉得婚礼现场布置的越华丽越好,让人眩晕。而且玩得浪漫也很单一,就那几个把戏,看多了也就不觉得有新鲜感了。”
  高源认同我的观点,饶有兴趣道:“你说得没错,那你有更好的想法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