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4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童香笑了一下,说:“真的跟梦一样,你离开东湖,我觉得我们以后不会有什么交集了,可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你说怪不怪,哎,可能是人老了的关系。”

  我心里一叹,这有什么好怪的,童香是个女人,还是个熟透的女人,空虚了,寂寞了,冷了,想要有人呵护了,想要有人温暖了,无可厚非,很正常的事,男人有欲望,女人也有欲望,平等,只不过,给我打电话也没用,鞭长莫及,况且,我也不愿为她排解寂寞。
  我笑了笑。说:“童姐姐你说笑了,你年轻的很。”
  童香说:“董宁,你就会哄我开心,不过,你说这种话的时候,太空洞了,一点感情也没有,好了,我也没什么事,你忙吧,我挂了。”
  想要说点什么,却觉得说了不妥,已经决定划清界限,楚汉分割,所以,董宁,要闭嘴,少撩人,说那些话,只会把问题搞得复杂,让人更难堪。

  听听声音,了结心愿,够了。
  我嗯了一声,童香挂断了电话。
  滴滴滴的忙音传来,听起来分外惆帐。
  到了警局,一进到办公室,屋里面没人,空了,刚转身出去,女丨警丨察和好几个人回来了,他们手里面拿着资料,唉声叹气的。
  我说:“审他们很困难?”
  女丨警丨察说:“岂止是困难,一个字不说,就是看你冷笑。”
  抓回来这些人,不少是小卒子,重要的就那么几个。游戏厅的老板是一个,他是个大卖家,车上那四个也重要,他们是送货的,司机知道的事情很少,其他三个人是大鱼,不过态度就跟女丨警丨察说的一样,不配合,认命,要不你弄死我,让我说话,没可能。
  我说:“有他们的资料吗?给我看看。”
  我知道这些亡命之徒肯定难啃,好啃的话那就有鬼了,这些人是什么人,是亡命之徒,是敢在街上跟你对射的主儿,说不好听的命都不要了,你怎么对付人家,怎么突破他们的心理防线,不好突破的。
  那一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估计也不好使。
  除非他们供出来主谋,没准死刑改成死缓。

  可是主谋不是那么好供出来的,能驱使这些亡命之徒卖命,主谋一定有手段控制他们,新型毒药,加上垄断市场,这是毒枭。
  徐子云这边已经查到了丨毒丨品,现在就可以判了。不过不够,擒贼擒王,这些人组织分工明确,后面有大鱼。
  这几个人不开口,那就问到开口。
  我也是这个意思,我要资料的目的就是多掌握一点状况,然后跟这些人对话,从对话中听他们的心声,争取找到突破口。
  真相是什么样的,真不好说,按理说这种违法犯罪利益巨大,这一条利益链上肯定有很多人,某些人充当保护伞,询问的时候,没准会有阻力,不过,有阻力的时候,是真相浮出水面的时候。

  拿到了资料,五个重要人物,游戏厅老板,车里的四个人,只有两个人的信息可以查到,一个是游戏厅老板,另外一个是司机。其他三个人,没有身份证,现在正在比对。
  老板的资料不少,前期徐子云查的差不多了,不过这个老板也没透出什么信息来,他说他就是个分销的,有人送货上门,他就卖。
  徐子云问了他怎么搭上这条线的,他说他之前是从别的地方拿货,出的货很少,有一天,有人联系了他,说可以提供给他货,问他要不要。
  陌生人的电话,游戏厅老板自然是不信的,可是凌晨的时候,他的游戏厅窗户被打破,扔进来一个包裹,里面装了一些货,游戏厅老板给人试了试,很不错,便开始跟那边联系起来,帮着出货,他只见过送货的,老板他可是没见过。
  重点还是在那四个人身上。
  司机是本地人,另外三个还不可知,看了一下司机的资料,男,三十九岁,没有正当职业,之前开过一段时间滴滴,看到这里,我觉得这个司机有可能是新招募到的,前段时间跟老婆离婚了,有一个女儿,据居委会说是这司机没什么钱,因为经济条件造成夫妻感情不好,这女的有歪心思,就离了。
  看到这些资料,我觉得司机是最好突破的一个,徐子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徐子云一直审问这个司机,一个多小时了,什么也没问出来。
  挺难搞的。
  看完了资料,徐子云也走出来了,他出来透透气,抽抽烟。
  审讯还有一个小技巧。那就是晾着你,把你一个人关在屋里面,没人跟你说话,你自己胡思乱想起来,隔一段时间询问,有的人接受不了精神折磨就撂了。
  徐子云出来,打算晾着这几个人,多晾一会。趁着这个时间,查查他们的底,比如说之前有没有违法行为,家里还有什么人,让家人做做工作,说一下政府的政策,争取让他们自己开口。

  我等了一会,然后走到徐子云面前。掏出烟,刚才在外边我又买了一盒,中华,我递给徐子云一根,徐子云点上,痛快的吸了两口,他对我一笑,说:“董宁,有什么指示?”
  我说:“徐队,你这说话有点过分了,这不吓唬人呢吗?”
  徐子云看了看手中的烟,说:“董宁,我算是品出来了,你是个不缺钱的人,之前我也这么认为,只不过那个时候我觉得你是上边派下来镀金的,我以为你会跟我添乱,给我搞事情,我现在才看明白,你有点门道,所以,有话你就说吧,我这个人直性子,不喜欢绕圈子。”
  我说:“徐队。让你看出来了,等会我想审审这个司机。”
  徐子云眯着眼睛看我,说:“你有审讯经验吗?”
  我摇摇头,说:“我不是丨警丨察,我没有经验,不过,我想试试。”

  徐子云说:“可以,不过你只能审那个司机。”
  我说:“可以,不过我审下那个司机之后,我想审其他人。”
  徐子云挑了挑眉毛,说:“成交。”
  我笑着点了点头。
  别看徐子云答应的痛快,不过,他并不看好我,他是丨警丨察我不是,他有这个自信,他没有做到的事情,我不可能做到,虽然我在他面前展示了惊人的刀技,可是这是徐子云的尊严,他有他的底线。
  同样,我也有我的骄傲。
  这个司机,我一定要审下来他。

  话是说好了,可我没着急进去,我又看了看司机的资料,琢磨着该从哪里入手,司机叫刘思远,念完高中就不念了,文化程度不高,想了想,我心里有谱了。
  我去之前示意了一下徐子云,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笑笑,来到审讯室门前。打开了门,走了进去,司机脸上挺平静的,不过我能看出来他精神高度紧张。
  屋里面很黑,惯用的招数,我坐了下来。
  日期:2017-03-09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