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4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又上了车,陆俊晤没刚才那么紧张了,虽然刚刚的检测结果显示的结果不好,不过算是洗白了,自己没有主动吸食,这点很重要。
  陆俊晤脸上有了笑意,他说:“姐夫,我发现你这个人有的时候还不错。”
  我白了他一眼,说:“怎么不错了。”
  陆俊晤:“刚才吓死我了,检查结果出来,我觉得完蛋了,没想到你会相信我。”
  我说:“你别高兴的太早,我相信你不是主动吸食,不过,你现在还是有瘾,还主动去找毒吸。”
  陆俊晤说:“姐夫,我不会了。”
  我说:“这件事你姐必须知道,我现在带你过去。”
  陆俊晤说:“姐夫,别啊!绕我一命,我姐知道了,一定跟我妈说的,那我就惨了,我妈该封锁我经济了。”
  我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陆俊晤嬉皮笑脸说:“姐夫,咱们商量商量,别搞得这么僵。行不行。”

  我摇摇头,说:“你小子别犯浑,这事非同小可,如果真有人对你下手,真出了问题怎么办?就你这个社会阅历,到时候肯定吃亏,跟你姐说一下,看看这事怎么办。”
  陆俊晤点点头,说:“好吧。”
  我说:“你快点想想,你吃了什么来路不明的东西,有什么东西你吃了喝了,忘不了一直想。”
  陆俊晤恍然大悟的啊了一声,说:“姐夫,你这么说提醒了我,也不是吃喝,是抽了别人给我的烟,当时觉得挺好抽的,回头想找,找不到了。”
  我说:“谁给你的烟。”
  陆俊晤说:“记不得了,学校寝室人多,我跟着同学去打牌,当时玩牌呢,也不知道谁散的烟,每个人身上都带着烟,掏烟就散,当时别人散,拿过来就抽了,抽的太多,都不知道是哪一根,回头,回味起来,挺好抽的,想的挺难受。”

  男生寝室,乌烟瘴气,围坐在一起,喝五邀六。没准还喝了点小酒,谁拿的烟,不注意的话,真的不好说。
  假设烟里面下了东西,那么散烟的那个人一定亲自给陆俊晤递的烟,那个场合应该都是学生,外人大概混不进去,在寝室中,谁会这样处心积虑对付陆俊晤呢。
  从这一点开始分析。疑点很多,没有动机,缺少很多条件。
  我问陆俊晤当时来玩的都有谁,陆俊晤说有他的同学,还有马小小,我说怎么还有马小小呢,陆俊晤说最近马小小跟他关系还可以,没事找他玩玩,因为我的缘故。走的近了,当时是马小小搞的局,来的人不少,有的玩一会就走了,有的在旁边看,人流动性挺大的,挺多陆俊晤不认识的,都是朋友的朋友。
  陆俊晤只是一个参与者,让他想,想不出什么来,只能找马小小了解一下情况了。
  我觉得查清楚希望不大,陆俊晤也说了,流动性很大,虽然这局是马小小的,可是他也不可能记住没一个进来的人,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他去哪里认识。

  不过有一个方向总是好的。
  开车带着陆俊晤到了公司,陆俊晤怂了,不敢下车。
  我直接下了车,来到了副驾驶,打开门,抓着陆俊晤的领子把他拽了下来,小样,还矜持。
  上了楼,进了白子惠办公室,她抬头看到我和陆俊晤一起进来,眼珠一转。站了起来。
  “出了什么事?”
  果然是我老婆,一猜就猜出来了,我没隐瞒,把情况跟白子惠一说,我也没别的意思,白子惠是陆俊晤的姐姐,她应该知道这事,起码把陆俊晤看住了,不给他机会。

  白子惠冷着脸看着陆俊晤,陆俊晤身子直抖,他说:“姐,别告诉我妈,行不行?”
  白子惠冷哼一声,没说行,也没说不行。
  我看了看时间,被白子惠注意到了,她问:“你那边还要忙?”
  我点了点头,说:“人抓住了,不知道审没审下来。”
  白子惠说:“你忙你就先走吧。”

  我说:“那我走啦!”
  白子惠说:“等等,你那边什么时候结束。”
  我知道白子惠想跟我一起回家,可我这边实在是不好说,谁知道什么时候能从他们口中套出有用的信息来,贩毒制毒很严重,数量巨大,死刑跑不掉,送上西天,这些人应该心里都清楚,铤而走险就是赚这个钱,自然不会轻易开口,死,他们不怕,身上带着枪,碰到条子,能杀就杀,能跑就跑,玩的就是心跳,所以,我对徐子云那边不看好,这事不好办那!
  我把情况一说,白子惠说随时联系,如果那边结束,她还没走的话,让我过来接她,我说那边没结束我也能过来接老婆,送老婆回家是必须,白子惠笑骂了我一句,陆俊晤在旁边都看了去,他心里嚎叫着,混蛋,别在我面前秀恩爱好不好,我不想吃狗粮。
  陆俊晤的事就交给白子惠操心了,我要继续忙我的工作,新型丨毒丨品这边是关键,这是我的第一个任务。

  齐语兰说没人分配给我,其实有些情况她没明说,当然齐语兰不是想瞒我,只是怕我多想。
  我手下没人,应该是上边的授意,看看我这个人有没有能力,多观察观察,毕竟我搞出那么大一件事情,现在考察一下,也有可能是有人在这里面玩手段,害人还是挺简单的,歪歪嘴就可以了。
  新型丨毒丨品这件事我要办的漂亮,绝对不能出什么差错。
  陆俊晤的事我也要查查,这里面有人搞鬼,那还了得,我是特勤,这点小事办不成就丢人,况且这事还涉及白子惠的家人,趁着现在好好表现表现,让白子惠对我的工作改观一下。
  开车往警局赶,路上突然一个来电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把车子停在路边,接听了电话。
  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我笑着说:“童姐姐,你好。”
  完全没有预料到童香给我打电话,我从东湖离开,自动的认为东湖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结束,我和白子惠感情稳定,迎娶美娇娘,走上人生巅峰,幸福美满,可是,有些事情是忘记不了的。
  关珊的死,童香的魅。
  不是不想忘记,只是不经意又想起,自动冒出来。
  童香在电话里悠悠一叹,她说:“董宁,我还以为你忘记我了呢。”
  我说:“不会的。童姐姐。”

  那些事,我可忘不了。
  童香说:“我打电话没别的意思,我想我们还是朋友,对吧。”
  我说:“当然。”
  这话没毛病,我和童香虽然有点闹得不太痛快,但也不应该是仇人关系,童香的心说要忘记我,显然,她没有做到。
  童香说:“董宁,我就想问问你的伤怎么样了。”
  我说:“挺好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