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上聊了个女人》
第3节

作者: 小布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话音还没落地,一桌子的人都笑了,赵德利暗暗瞪了我一眼,肯定是嫌我给他丢了人。
  林思岚用手指敲着桌子,“连自己的老板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赶紧把酒喝了。”顿了一下,她又道:“你要是其他部门的我就不说什么了,可是作为客户经理居然说关键项目部是管关键项目的,这要是传出去那可就贻笑大方了。”
  关键项目部不管关键项目,难道还能管行政不成?又没答对,我感觉我的脸有些发烫。
  “听好了,关键项目部是管竞争的,你以后要是有跟对手竞争的项目,或者竞争对手的消息都要及时报告给张经理。”林思岚说这话时,女王范儿十足。
  我用力点点头,精力高度集中起来,可不能再错了。
  “第三个问题,这一周咱们国家都有哪些重要的政策法规发布?”林思岚又问。
  完蛋!
  从小到大,我从未关心过政治,所以这个问题就好像是你问我圆明园是谁烧的一样。
  除了能确定不是我,真不知道是那个孙子干的。

  三问三不知,我真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我无奈的摇摇头,我想我此时窘迫的样子一定很傻很可笑。
  “作为客户经理怎么能不关心政治呢?咱们的客户都是国企里面的人,天天看人民日报,天天谈政治,你这个样子怎么才能和客户有共同语言?
  你得时刻准备着,客户不喜欢无知的销售。”林思岚毫不留情的批评道。
  你说我尼玛上学都学了些什么啊。我心里骂着自己,这时同事们起哄道:“喝喝喝,赶紧的,你说你怎么一道题也答不上来呢?”
  “肖仁,不行就别喝了。”同事王伟可能注意到我脸色有些不对,关心了一句。

  “没事……”本来想给人们留下个好印象,没成想却落下个什么都不懂的印象,真的有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感觉。
  强烈的挫败感让我端起酒杯仰脖就灌了进去,胃里立马一阵翻江倒海,好悬没吐出来,我使劲才压了下去。但是脑袋已经有些发懵了。
  突然“哗啦!”一声,我心中一惊,感觉告诉我,手把面前的杯子碰翻了,急忙伸手去扶,可是因为喝多了反应慢的原因,不仅没抓住杯子,却还把它推了出去。
  最后我眼睁睁的看着杯子滑向了林思岚的两腿间,虽然林思岚也采取了避让的动作,但杯子还是落在了她的右腿上。
  因为近在咫尺,所以我看的很清楚,那黑色的丝袜一经酒水,立马变得更加透明,而那下面大片的肌肤变得愈发白皙,整个一湿身诱惑。
  但此刻,我可没心情去欣赏,忙拿起手边的餐巾纸,我想我此时的脸一定吓成了白色。
  “林总,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不小心害你湿了身。”说着我就去给她擦,在我触及到她大腿肌肤的那一刹,我明显的感觉到她颤抖了一下。
  别人我不知道,但王娜只有在我们长时间不亲热后的第一下接触时,才会有这种反应。
  正在我想着林思岚是不是很久没有接触过男人,而且我这么亲自动手是否合适的时候。

  屋内突然安静了下来,如果此时有片树叶落下,也肯定听得见。
  抬起头来,就见一桌子人都望着我,李姐和黄姐的目光中更是闪动着你完了,这么一种爱莫能助的神情。
  她们不可能看到林思岚颤抖,可是他们……
  正在我有些莫名其妙的时候,赵经理瞪眼说道:“肖仁,你胡说什么那?”
  我胡说?我没胡说啊......哎哟,卧槽!
  我猛地一拍脑门儿,突然间明白过来问题就出在我刚对林思岚说的那句话上,本来我想说的是“都怪我不小心害你湿了一身”,结果却因为慌张和多喝了酒的原因少说了一个“一”字,这句话就变成了我害你失了身,而且还是尼玛的不小心…..

  战战兢兢的看向林思岚,就见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美目喷火,那团火焰似乎要把我瞬间燃为灰烬一样。
  “林总,我,我…..”
  “赵经理,肖仁喝多了,你把他送回去吧。”林思岚虽然语气很平静,但是那不断起伏的胸脯告诉我,她快要被气疯了。
  赵经理没有送我回家,而是给我拦了一辆出租车。
  “肖仁,回去收拾下吧。”在上车之际,赵德利来了这么一句。
  我一愣,但旋即明白了赵德利的意思,当下手扶着车门,乞求他道,“赵经理,你帮我给林总解释下,我真是喝多了。求你了。”这一刻,我想到了摇尾乞怜的狗。
  在这个找份好工作比找处女还难的时代,我能进入HL这家全球五百强的公司,应该说幸运的成分很大,所以我很珍惜这份工作,因为此时如果我被辞退的话,再找工作可要比刚毕业的大学生还难。
  “我会帮你争取的,不过我还是建议你提前收拾下,省的到时候手忙脚乱的。”赵德利说完转身回了饭店。
  唉……
  我尼玛的真想抽自己一个嘴巴,怎么就少说了一个字呢?
  工作丢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我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自己,直到司机师傅第三次告诉我该下车了我才知道已经到了我住的地方。
  下了车,站在灯红酒绿的大街上,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我突然有种要被世界抛弃了的感觉。
  一切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吗?
  我问自己。
  你怎么跟王娜说?怎么跟父母说?
  我又问自己。

  我尼玛的怎么知道?
  我用力的揪着自己的头发,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句话曾被很多人口口流传,只因为这句话有那种好男儿志在四方的豪情,可是,有谁又知道这里面的无奈?
  不过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了,我唯有将希望寄托在林思岚身上,但愿她不仅仅是胸大,而且还是个胸怀同样广大的女人,唯有这样我才能留下来。
  可是想着她那喷火的眼睛,因为气急而不断起伏的胸脯,这点希望也如天空中的烟火变得越来越淡。
  赶紧去跟林总道个歉,乞求她原谅你,实在不行就跪下。
  我的脑袋里出现了一个小人儿。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毛儿啊跪。
  很快的另一个小人儿也出现了。
  第一个小人儿反问第二个小人儿道:那怎么办?不去乞求,工作就没了,你知道这个工作有多少大学生削尖了脑袋往里挤吗?想想王娜,想想你给她承诺的房子车子,再想想土里刨食儿供你上大学的父母。

  男人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怕什么,你还年轻,有的是资本。最穷不过要饭,不死总会出头!第二个小人道。
  对!我还年轻,大不了从头再来。我的胸中的热血又一次沸腾起来,做人不怕跌倒,跌倒了站起来,怕的是跌怕了,再也不敢站起来。
  我要做自己的强者!
  回到家,脱了衣服刚要洗澡,手机就响了,我急忙关了水龙头,走出了卫生间。
  如果不出意外,电话肯定是王娜打来的。
  当初应聘HL公司的时候是在总公司,而我现在上班的这儿是分公司。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分公司的待遇要比总公司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