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4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的刀耍的不错。”
  车子开起来,女丨警丨察开始搭话了,我开得很慢,因为跟在别的车的后边。
  我笑笑,说:“还行吧。”
  女丨警丨察笑眯眯的说:“我很好奇你是哪个部门的。”
  这是想要探我的底,我笑笑,意味深长的说:“该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女丨警丨察切了一声,感觉我没说她有点不舒服。
  我办的事没毛病,既然我的身份,他们上边的领导没告知,便有没告知的理由,他们如果之前接触过特勤,猜出我的身份是特勤,我也不能承认。特勤还是比较神秘的,没有人出去乱说,我是特勤这种话,之前看过一新闻,因为医患纠纷,有人自称是国安人员,参加多次暗杀活动,扬言要报复医生,听到其实挺可笑的。
  我开着车,跟女丨警丨察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个人信息我没怎么透露,女丨警丨察旁敲侧击,也没打听出来什么,倒不是对我这个人有兴趣,应该是我刚才的表现挺让人吃惊的,女丨警丨察好奇,职业病使然,想从我身上挖出一点什么来。
  抱歉,让她失望了。
  跟车回到警局,审讯的人员不够,要审的人太多,丨警丨察少,这个时候,徐子云挺给我面子,优先处理了陆俊晤,交叉询问,加上了解情况,查看游戏厅附近监控,调出通话记录,陆俊晤确实很干净。
  按理来说,陆俊晤是不能走的,他这事倒是小事,可要是没有我这层关系,也走不了,徐子云顺势卖个人情给我,各取所需。

  徐子云叮嘱我,如果陆俊晤复吸,一定要送去戒毒,我谢谢他的好意。
  带着陆俊晤走出了警局,走到车前面,我的手刚搭在车门,陆俊晤停了下来,他距离车还有两米,低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
  我说:“陆俊晤,你不是要逃跑吧。”
  陆俊晤抬起了头,他说:“姐夫,你饶了我吧,行不行。”
  我冷笑了一声,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好说话?”
  陆俊晤说:“姐夫,我真没吸,你看我现在很正常的,我不想回戒毒所。”

  我说:“上车,别让我说第二遍。”
  陆俊晤心里天人交战,我也不急,我就站在车门边,看他怎么选择,这小子要自己作死,可别怪我不客气。
  “怎么办?到底怎么办?”
  “我真的没吸丨毒丨啊!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我姐知道了就坏了,我妈会打死我的,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
  “逃,逃不掉啊!”
  “这个人真讨厌,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叫你一声姐夫,你就以为真是我的姐夫了,混蛋,还抢走我的李依然,你等着,我把这事告诉我姐。”
  不过最后陆俊晤还是垂头丧气的上了车,我也上了车。给齐语兰打了个电话,跟她说了一下情况,齐语兰给我安排了一家检测机构,我得到了地址,直接开车过去了,路上,陆俊晤还是跟我说好话,翻来覆去就那几句,说自己一定改过自新,不会再犯,让我帮他保守这个秘密,千万不要跟家里面的人说,听了他的心声,现在跟我说这些,没什么用,我没理他。
  没想到陆俊晤一下子急了,他自己先酝酿了一下,有个半分钟吧,他鼓足了勇气,说:“姐夫,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笑了一下,说:“那我该怎么对你?给你把丨毒丨品买来,供着你吸,对吗?”
  陆俊晤说:“姐夫,谁都有一点小秘密,闹得太僵,对谁都不好。”
  有意思,开始威胁我了。
  我看着导航。一边开车一边说:“你想说什么?”
  陆俊晤说:“姐夫,咱们以后是一家人,不过现在还不是,我知道你跟我姐的关系很好,不过,我姐肯定不喜欢你跟别的女人有关系,李依然的事我可没说出去过,要是我姐知道了,你说她该怎么想?”

  我说:“所以呢?”
  陆俊晤坐值,他说:“姐夫,我不想威胁你,我知道你为了我好,但这事算我求你好了,给我个机会吧,你不说出去,你的事我也不说出去,我以后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我轻笑一声,说:“你以为这事,你姐不知道?”
  陆俊晤说:“姐夫,你的意思是我姐知道?”
  我说:“你自己判断吧,我的态度很明确,这件事没办法商量。”

  陆俊晤想翻脸,不过衡量衡量,他忍了下来,刚才的事虽然他没亲眼看到,不过能听到,他是不敢跟我使态度的。
  到了检测机构,是专业的。尿检加上血检,我直接找的是这里的负责人,齐语兰打电话已经知会了,来了便检测,优先出结果,不过还是等了好一会。
  检测结果出来了,负责人手里拿着报告,陆俊晤紧张的要命,我听到了他的心,能体会到他的心情。
  负责人说陆俊晤体内有没排出去的物质,确认最近沾过丨毒丨品。
  陆俊晤要疯了,他嘀咕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绝对没有沾。”
  说着,陆俊晤抓住了我的手,说:“姐夫,你相信我,我真的没碰,我真的没有!”
  陆俊晤快要急哭了。
  我说:“你别急,我相信你。”
  陆俊晤说:“真的吗?”
  我点点头,说:“真的。”

  可以听心的我,判断应该错不了,除非这个人把自己都骗了,如果是这种情况,我输得不冤。
  我问负责人,除了主动吸食外,有没有可能别人动了手脚,负责人说有这种可能,这种情况还挺多的,丨毒丨品可以投在食物中饮料中还可以混在烟里面。
  我转过头,说:“陆俊晤,你好好想想,你最近是吃了什么还是喝了什么?”
  我现在用的是排除法,陆俊晤既然不是主动吸食,我相信这个客观事实,那么说他在生活中不经意的误服了丨毒丨品,被勾起了毒瘾,这是有可能的。

  有两种可能,一是巧合,不经意的沾上了,这个可能性很小,丨毒丨品这东西不是普通人拥有的,不是巧合的话,那就是另外一种可能,有人搞鬼,这事我必须弄明白,陆俊晤是白子惠的弟弟,我要搞清楚这个人是对陆俊晤这个人有敌意,还是对陆家,最重要的一点。我要确保这个人不是冲着白子惠来的。
  陆俊晤皱起了眉头,他回想,我一看,这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想起来,我问负责人,陆俊晤现在这个情况有没有事,负责人说情况不大,检测的残余不多,应该剂量很小,只要过了这段时间,别主动吸食,一定要意志坚定,还是能过这个坎的。
  我跟负责人说给你添麻烦了,然后我拉着陆俊晤就走了,陆俊晤回想需要时间,看他样子,挺费劲的,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再说,有些事也不好在这里说。
  日期:2017-03-08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