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391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储存红砖的老砖窑倒塌,压死了两名工人!
  这两名居然都是未满十六岁的孩子!
  付仁勃然大怒,质问表弟为什么红砖厂会有童工,却被表弟告知说童工便宜,这是出于节约成本的考虑。
  孩子家长的闹腾让付仁终日不得安宁,最终每家陪了十万元“巨款”才消停,九十年代初,十万元在北京都能买上两套房,确实算得上巨款。

  事情消停之后,婚礼如期举行,但这件事却给新婚中的付仁夫妻蒙上了一层阴影。
  而且这层阴影婚后居然一直笼罩在付仁夫妻的头上。
  结婚之前,夫妻俩也有过*生活却一直没有怀孕,不过当时事业心为重的他们并没有在意。
  但婚后几年一直没有孩子夫妻俩就急了,去医院检查双方都正常,也吃了很多药却依旧没有动静。
  妻子这个时候就开始疑神疑鬼,说是不是压死了那两个孩子的原因,这样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从不信鬼神的妻子开始信起佛来。
  付仁是不信这些的,他知道极有可能是自己身体虚弱的原因,于是开始健身,并配合营养师吃大量的补药。
  不久之后,妻子果然怀孕了,当然一个认为是自己调理身体的原因,另外一个则认为是信佛的原因。
  不管原因如何,女儿的降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幸福和欢笑。
  但可惜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几年之后,女儿却被检查出了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这个家庭彻底陷入了痛苦的深渊。
  虽然女儿手术成功,延续了生命,但曾经患难与共的妻子却积劳成疾去世了,付仁心中的痛苦无以复加。
  他牢记妻子去世之前的遗愿,将自己的财产三分之二拿来做慈善,每年收入的三分之二也全部捐献了出去。
  因为此时的他也相信了因果报应,自己一家三口之所以会有这样坎坷的命运,都是因为十几年前那被老砖窑压死的两条年幼的生命!
  日期:2017-07-16 03:11:56

  “我这个人一直都是不信鬼神的,但那两个小窑工死后我们夫妻俩一直未孕,好不容易有了个女儿又是先天性心脏病、女儿手术成功刚刚有一点好转的苗头妻子又去世,就连公司的业绩也始终是停步不前,那些年倒霉的事件就从来没有消停过,由不得我不信。”
  付仁顿了顿,继续道:“妻子去世我就遵照她的遗愿将三分之二的财产拿出来做慈善,反正我就这么一个女儿,钱留多了也没用,说实话,当时我这样做只是图个心安,并没有认为做慈善真能改变我的命运,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年公司业绩就突飞猛进,女儿的身体也越来越健康,于是每年将收入的三分之二捐献出来就成为了一种习惯,除了捐赠钱物之外,每年我还会吃斋一个月,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今年…”

  张警官接过付仁的话头,冷声道:“结果今年你女儿的心脏病复发,急需更换新的心脏,你就抛弃了吃斋念佛的伪装,物色了一个心脏和你女儿配型成功的少年,并将他残忍杀害!”
  “张警官,请不要毫无根据就无端猜测!”付仁的声音比张警官还冷淡:“你这句话存在两个问题,第一,我女儿心脏病复发不是今年,而是去年;第二,鲍春根本不是我杀的,如果不是之前谢警官来医院调解我和鲍有为的争执,我一直都以为他是死于严重的肾病!”
  小谢闻言准备说什么,却被张警官用手势制止了。
  张警官盯着付仁道:“贾某的供词你也都看了,他交待见到鲍春的时候鲍春已经死了,尸体就在你的车后座上,这点你可承认?”
  付仁点了点头。

  张警官又道:“你今天凌晨两点多给贾某打电话让他去XX路口等你,几个小时后才去接他,这点你可承认?”
  付仁继续点头。
  张警官随即大笑起来道:“付仁,好歹你也是个聪明人,这种漏洞百出的假话居然说得出口?我问你,既然你凌晨两点多就给贾某打电话让他等你,而过了几小时你才载着鲍春的尸体去接他,这中间的几个小时你用来干什么了?你别告诉我你给贾某打完电话又回去睡了个回笼觉!”
  张警官的笑声很大,熟悉他的人却能从中听出了一丝担忧和疑惑。
  小谢知道张警官在担忧什么:付仁是个聪明人,他应该不会编造这么漏洞百出的假话才是,其中必有能说得通的缘由。
  果然,付仁随后给出了解释。
  付仁说凌晨两点接到了一个人的电话,通知他准备接受鲍春的遗体,于是他马上打电话给贾某,让贾某在XX路口等他准备接上一同前去,但随即那人又发短信给他,提供了一个地址,让他等几小时之后再去,而且指定只能是他一个人。
  付仁只能选择等待几个小时后再一个人前去,因为这个发信息的人意见他必须尊重!
  这个人,正是鲍春本人!
  日期:2017-07-16 03:12:15

  付仁说完这番话,小谢先是一愣,然后满脸讥笑道:“付仁,你这话什么意思?打电话通知你接受遗体的是鲍春本人?给你发短信告诉你他遗体所处位置的也是他本人?拜托你编一个稍微可信点的理由行不,这里是警局,不是《开心一刻》!”
  付仁却丝毫未见慌乱,道:“我就知道你们不信,但我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我说的都是真话。”
  小谢一脸的不相信道:“既然有证据你就拿出来。”
  付仁将手一摊道:“证据刚被你们收走了,我哪里还拿得出来。”
  小谢正准备追问什么证据,张警官拿出对讲机道:“XXX,将嫌疑人的手机拿过来。”
  付仁笑道:“还是张警官聪明。”言下之意肯定了他所说的证据正是被收缴的手机。
  警员很快将抓捕付仁时收缴的手机拿了过来。
  付仁打开手机,播放了一段录音。

  对话的主角一个是付仁,另一个是陌生的男声,声音略显稚嫩,应该在二十岁左右。
  对话似乎是从中途开始录音的,并没有开头打招呼的那一段。
  陌生男:…我这病太严重,日子过得太痛苦,或许死亡…是我最好的归宿…
  付仁:我知道现在说这些话不合适,但真的感谢你能同意捐赠心脏给我女儿,如果有来生的话,我一定会做牛做马报答您!
  陌生男:…不需要,你只要记得世界上有我这个人存在过就行,反正我活下去也是个累赘…与其这样,不如彻底解脱。
  付仁:如果方便的话,您能否告诉我位置在哪里,我现在过来。
  陌生男:我很累,不想说太多…等下给你发个信息吧。
  录音里陌生男只说了短短的三句话,而这三句话仿佛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模模糊糊断断续续地,听起来完全是一个生命垂危的人临终前说出的话。
  日期:2017-07-16 03:13:14
  付仁随即又找出一条短信。
  短息内容如下:
  我在XX区XX村XX路XX号,七点左右您再过来,切记不要带其他人,您一个人过来就行了,我不希望死后还有外人来打搅。
  短信中所描述的地址,正是下午付仁带着小谢去调查的那个郊区出租屋。
  录音的时间正是凌晨两点多钟,而短信接收的时间,则是在录音完成之后两分钟之内。
  如果付仁所说属实,这个电话和短信都是鲍春所打(发)的话,极有可能付仁是在鲍春死亡之后才赶到现场!
  但鲍春已经死亡,死无对证,就算能查到这手机和短信都是从鲍春的私人号码发出,也不能证明就是一定是他本人所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