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389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14 23:56:54
  张警官思索了一下,询问道:“贾某,你认识付仁是在你儿子检查出先天性心脏病之前还是之后?”
  贾某肯定道:“之后,我儿子是四个多月前检查出先天性心脏病的,而我和付仁认识是在两个多月前。”
  “之前你确定从来没有见过付仁?”
  “我确定。”

  “付仁的关系和你好到了什么程度?”
  “算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吧,实话说这么多年东奔西跑的日子我也过够了,除了妻子儿子之外没有一个朋友,付仁说他女儿有严重心脏病的时候,我真的很心痛,我儿子得病之前还好,恰恰他女儿也得了这个病,我完全能体会到付仁难受的心情,那时候我真的把他当成我的大哥一样,所以我将这些年的遭遇都讲给了他听。”
  “付仁当时没有提出要出钱替孩子治病?”
  “没有,二十万啊,那可不是一笔小钱,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拿出来。”
  “那有没有去看过你儿子或者给你儿子一点慰问金?”(我们这里有一个习惯,亲朋好友生病了,都会去看看,除了买水果等之外,还会给一些慰问金,几百几千元不等。)
  “也没有,我们才认识两个多月,他不来看也是正常的。”
  贾某的回答似乎理所当然,但小谢却知道这点颇为蹊跷。

  之前对付仁进行过调查,此人极为热衷公益事业,常年资助许多孩子上学,只要知道哪里有灾情都会慷慨解囊,还经常向养老院福利院等公益部门捐款,一捐就是上百万。
  付仁的公司一年纯利润在两千万左右,属于他个人的部分至少有数百万,往往会拿出其中的三分之二做公益,照道理讲这种人遇到了一个无话不谈的朋友,恰好这个朋友需要二十万去给儿子治病,一定会资助一些,即使不会资助二十万这么多,几千块慰问金也会给,不给就太不通人情了。
  但奇怪的是贾某再三确认付仁不但没有给他钱替儿子治病,甚至连慰问金都没给过。
  难道是因为付仁女儿也得了一样的病,他觉得没有必要给慰问金?

  这种解释虽然苍白,至少有一定的逻辑性。
  张警官继续询问道:“除了付仁外,你有没有和任何人透露过你儿子有先天性心脏的消息?”
  “除了我妻子和付仁之外没有人知道,而且去医院检查也是我妻子带着去的,我根本没有出面,认识我的人连我有老婆孩子都不知道,更不可能知道我有一个刚确诊先天性心脏病的儿子。”
  “你平常摆烧烤摊的地方在哪里?”
  “就在XX路。”
  (XX路位于贾某所住小区不远,路边有很宽的人行道,附近居民区又众多,一到晚上这条路上就会挤满前来摆摊的小商小贩,卖鞋子、卖衣服、卖水果、卖烧烤、甚至修指甲、手机贴膜的都可以在街上找到。)

  “也就是说,付仁从来没有进过你们小区?”
  “应该吧,我们这是穷人住的小区,大部分都是租住户,里面乱糟糟的,付仁这种大老板能去XX路吃个烧烤就很难得了,怎么可能跑到我们这种小区来。”
  贾某话音未落,张警官便冷笑道:“贾某,你这假话说得可不那么地道啊!”
  贾某色变道:“张警官,冤枉啊,我保证我所说得句句是实,没有一丝一毫隐瞒!”
  张警官打了个哈哈,厉声道:“你刚刚说过的话就不记得了?你说是付仁主动给打电话告诉你如何逃跑,还特意让你从卫生间的窗户处看看楼下有没有人监视,如果他没有来过你们小区,就连你住几楼他都不会知道,怎么可能会帮你策划具体的潜逃方案,而且还对你所住的单元楼这么熟悉!”
  贾某闻言一愣,喃喃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难道…”贾某突然大声嚷嚷了起来:“难道付仁才是真正的凶手,他早就将我的底细摸的一清二楚,帮我策划逃跑就是为了掩盖他自己杀害鲍春的事实,只要我不出现,所有的疑点都会指到我头上,让我背这口黑锅?!”
  张警官没有说话,也没有反驳贾某,小谢知道,张警官这种态度说明他在内心采信了贾某的说法。
  如果贾某所说属实,那么付仁极有可能不是贪图烧烤的好味道慕名而来,而是刻意接近贾某。

  两个月之前付仁找到贾某说要吃烧烤,包括诱使贾某主动说出儿子得了心脏病一事,也是应该是付仁策划,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贾某出面假扮鲍有为签字按手印。
  之后发现情况不妙付仁马上通知贾某潜逃,并设计了一个让贾某凭空消失的办法。
  付仁这么处心积虑进行这个计划,只有一个可能:他才是杀害鲍春的真正凶手,帮助贾某潜逃的目的就是想让贾某永远顶上这口黑锅!
  日期:2017-07-14 23:57:40
  付仁利用贾某背黑锅的意图暴露了出来,背锅者贾某迅速沉浸在愤怒之中、大声咒骂着付仁,说自己出于一番好意帮助他反而被利用,这个世界太过恐怖,城里人太过恶毒。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城里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为了证实自己所言非虚,贾某掏出手机播放了一段录音,正是他和付仁的对话。
  录音大意如下:
  付仁:贾某,你现在千万不要出门!
  贾某:为什么?!
  付仁:已经有丨警丨察在你家附近布控了,你只要一出去就会被抓起来!
  贾某:那…那我该怎么办?
  付仁:别急,你听我安排,现在你去卫生间的窗户那里,看看楼下有没有人。
  (声音沉寂了片刻,应该是贾某去卫生间窗户进行观望。)
  贾某:楼下好像没人。
  付仁:你确定没人?
  贾某:…确定。
  付仁:那好,你马上准备一件带帽子的衣服,很快就会有人来接应你,那个人到了你家楼下会敲三下下水管,你直接将衣服扔给他,然后躲到十一楼你妻子的房间里,警方不知道你们的关系,那里绝对安全。
  贾某:好的!好的!我马上准备衣服!”
  录音到此结束,贾某告诉张警官和小谢,这段录音是当时付仁给他打的第二个电话,第一个电话就是通知他身份已经暴露让他潜逃。
  接完第一个电话之后,常年躲避高利贷催债者养成的警觉心理让他录下了这第二段对话。
  贾某播放完录音面有得色,当时他只是出于一种遇到突发事件小心谨慎的心态,却没想到这段录音现在可以成为替自己洗脱杀人嫌疑犯罪名的最佳证据。
  有了这段录音,足以确定付仁正是通知贾某潜逃的那个神秘人物,而那个来接应贾某的陌生人,必定是也付仁派来的。
  对贾某的审讯结束,凭借现在掌握到的种种证据完全可以将付仁列为最大的嫌疑人。
  日期:2017-07-14 23:58:00

  张警官马上通知还深夜依旧坚守在医院的便衣警员们收网,抓铺付仁并将之押送到警局来接受审讯。
  抓捕行动进行得很顺利,或许是出于对女儿的痛爱,又或许是对自己布置的“金蝉脱壳”之计极为有信心,付仁一直坚守在重症监护室没有离开过。
  警员们要做的不过就是亮明身份,在付仁的抗议之下将其扭送到警局。
  年近六旬的付仁是一个沉浮于商场多年的老油条,不可等闲视之。
  在对付仁进行审讯之前,按照惯例张警官和小谢会对现在掌握到的证据和付仁的行凶过程做一个推测,力求在审讯的时候给付仁最大的精神压力。
  张警官和小谢推测付仁犯案的经过应该如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