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66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近之进龙虎山之时还不到三岁,直到后来他被老祖宗取名再到师傅死后被任命为新任掌教真人,张近之一直都活的朦朦胧胧,他登掌教之位那一年,那一年刚好是洋夷第一次从海路侵犯大清国的一年,缘由是因为那祸害了万民的鸦1.片被那天下有识之士联手抵制,更有一个叫林则徐的官员在虎门销烟震惊内外,张近之没有那淡然的仙人性格,林则徐虎门销烟,他拍手称快完全没有仙人架子,那洋夷因此打开大清国门而大清朝丧权辱国之时,身为龙虎山掌教的他气的满脸通红捶胸顿挫。气愤难当的他准备带着龙虎山众道人下山护国,就算他知道以自己之能并不能做太多,但是当时的他认为这才是他这个龙虎山的掌教大真人应该做的事儿。

  他的满腔热血被他一直奉若神明的后山老祖宗一盆冷水给泼灭,在张近之看来完全可以挽救天下的老祖宗非但自己不下山,还阻止他下山,甚至没有给他任何的解释。当时被关了禁闭的张近之对老祖宗极为不满,一身修为通玄,现世之仙人却在国难当头闭门不出,你这一身修为是修到狗身上去了么?这是张近之对老祖宗最“狠”的怨念。而洋夷有了第一次的侵犯就有下一次,张近之渐渐的也就习惯了老祖宗的麻木不仁。

  这时候的老祖宗在他心里,那就仅仅是一个老祖宗。也渐渐的明白,龙虎山也只是一座山,就算是修为到了老祖宗的地步成了仙,也只是龙虎山的仙,跟老百姓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一切,都随着林八千上山而改变,老祖宗把龙虎二气砸入九道河子,张近之高兴,因为老祖宗终于舍得为天下人做点什么。所以就算今年的龙虎山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寒冬,张近之也感觉今年的龙虎山虽然少了灵气,未来在老祖宗走后甚至会没有仙气,但是多了人气。
  张近之一直认为,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是错的,真正的说法应该是山不在高有人则灵。
  这个天下,毕竟是人间。

  以往张近之上后山多数是不得不去,现在的他隔三差五就跑上后山一次,张彦之笑言道:“你是不是知道我不久于人世,所以多看一眼是一眼?”
  张近之总是笑而不语,有句话他憋在心里:现在的老祖宗,是真的老祖宗。
  不管老祖宗以前心中是什么想法,总归是林八千上山之后才让老祖宗下定决心,所以张近之对这个老祖宗口中新晋的儒圣相当感兴趣,而这一夜老祖宗忽然召他上山对他说道:“我知道你一直对那林八千颇有好感甚至有几分敬佩,我亲自选的接班人未来龙虎山的掌教大真人如此的灭自己志气长他人威风我本来该骂你,但是我知道你这孩子从来没有与他人争长短的脾性也就懒得说你,实际上包括我也对这个林八千有三分敬意,毕竟儒家的圣人要比咱们道家的大真人要更难出一点,先秦诸子百家之后这天下的读书人都读了死书,把书给读活的也凤毛麟角,更别说在如今这个时代竟然能活脱脱的读出一个儒圣出来的确不易。”

  张近之问道:“为什么是三分敬意?”
  张彦之犹豫了一下道:“哪怕他林八千真的读出了一个千古第二的儒圣,但是天下的读书人都有一个最大的臭毛病,就是总要读出一身傲气,有事儿没事儿总喜欢逆天而行,你别看那小白脸杨庆之也喜欢儒生的打扮,做的事儿更是惊世骇俗要搅动的整个天下天翻地覆恨不得全天下人都指着他的脸骂他才高兴,不是他杨庆之贱,而是他知道此时骂他的人越多,若这天下真的到了他计划的那破而后立的那一天来到之时此时骂他最凶的那些人脸就越疼,杨庆之这个人阴损着呢总琢磨着用不响的巴掌抽人,怎么疼怎么来。但是杨庆之所做之事看似逆天实则是顺天而行,这就是他最为高明的地方。而这林八千就不一样了,真的读书人跟假的读书人就算看不出来一做事就能见了分晓,林八千太傲了,也太自信了,又太看重他那所谓的书生意气,所以他做的事儿看似大胆,其实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看似没有走出杨庆之的小圈子,实则是逆天而行完全截然相反的两条路,所以你看吧,到最后名垂青史的是那杨庆之,而这林八千这话儒圣终究是没有一个好下场。”

  张近之听完,毫不掩饰的一脸心疼。
  老祖宗或许也察觉自己说话说的未免太狠了点,咳嗽了一声道:“不过这未来之事,谁能说的清楚呢?”
  眼见着张近之并不相信自己这一句补救的话,老祖宗张彦之一挥手,一幅画面出,张彦之说道:“好了,别跟着一起伤春悲秋了,来看看你佩服之极的林八千的手段吧。”
  那一幅画面上,是林八千站在杨家禁地之前。
  林八千在杨家所做之事,龙虎山上这两个人都通过这一幅画面全程观看,西域小雷音寺有那一面镜子,而龙虎山则有一法,名为大梦有春秋,可观前世今生。
  这二人全程没有一句话,看着林八千写意风流的一步一诗一句一劫难,张近之看的心惊肉跳,而张彦之看的眉头紧锁。
  直到最后那青铜门现,里面走出阴兵无数,老祖宗死死的盯着那一幅画面,仿佛那面对阴兵之人不是他林八千而是张彦之自己。
  林八千起手太极图,一力憾昆仑。
  太极图出,与那杀伐之气浓郁到化不开的阴兵相撞,那一幅画面上光芒万丈,光芒之后画面之上再无阴兵,只剩下了那一张紧闭着的青铜巨门。
  而林八千已在门外,再无可走之路。

  画面里的林八千抬起手,放在了青铜门之上,张近之看到老祖宗都有点忍不住颤抖,似乎对林八千要推开那青铜门非常期待。
  但是末了,林八千又收回了手对着那道门轻声说道:“那孩子的命我要了。可有意见?”
  青铜门后一声冷哼传出来,如同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林八千没有再理他,那一句话看似询问,实际上是通告,说完之后的他转身,依旧不走任何步伐,平地踏步而出。
  等林八千出了那个小院,小院内的一切恢复平静。
  ——这一边,在林八千走出那个小院之后,老祖宗张彦之收起秘法,额头上已经是一排细密的汗珠。他坐在蒲团之上眼神迷乱。
  “老祖宗,那青铜门后的那个人是谁啊?”张近之问道,换做往日,这样的话张近之断然是不敢问也不会问。
  张彦之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张近之明显不信。
  张彦之叹气道:“我不知道,弯背老六也不知道,西域的李文姝也不会知道。”
  “那谁会知道?”张近之问道。
  “永世之都,九口锁龙井,锁龙井中九条锁链锁金棺,金棺之上九龙盘踞,这是刘伯温的手笔,知道那口金棺来历的,唯有读扶龙经之人,那这天下之后青铜门后秘密的人,唯有杨庆之和林八千了。”老祖宗说道。
  张近之点了点头,似懂非懂。
  张近之告辞之后,独自一人的张彦之依旧无法回神,难得这一切都运筹帷幄之中的龙虎山老祖宗能露出一脸的愁容。

  最后,他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道:“杨庆之啊杨庆之,扶龙经啊扶龙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