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540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雯雯淡然道:“上次我已经明明白白告诉他了,我们之间只能做朋友,其他的免谈,如果非要有其他想法的话,估计连朋友都做不成了。我问他了,是不是想和我睡觉,睡觉可以啊,别谈感情。”
  她的思想开放的让人无法接受,以前的她也不是这样啊。我凑到耳边小声道:“我问你,你和几个男人睡过觉?”
  叶雯雯上下打量一番道:“问这个干嘛。”

  “好奇而已。”
  “滚!”
  “哈哈,居然脸红了,这又没什么,正常情感需要嘛。”
  她好像很忌讳在我面前谈这些,聊得越深入,意味着我们之间愈发渺茫。她面无表情道:“你很在乎这些吗?”
  我摇摇头道:“不在乎,不过和我也没什么关系啊。”
  她狠狠地推了我一把,起身生气地道:“徐朗,今天老娘心情不爽,晚上过来和我喝酒,要是不来的话,后果自负。”说完,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离去。
  望着她的背影,我思绪万千。明明知道她想干什么,却又无法拒绝。我没欠她什么,但心里总是飘飘忽忽。
  果果还在睡觉,我躺在陪护库上百无聊赖地翻看着手机。乔菲更新了朋友圈,只见她穿着一件黑白相间的裙装端坐在会议桌前,头发盘了起来,耳朵上垂掉着珍珠耳钉,优雅的妆容,白皙的皮肤,出众的相貌,明媚的笑容在万人群中格外引人注目,其形象气质绝不亚于那些大明星。

  另一张照片站在空阔巨大的舞台上,她右手持话筒,左手压在胸前端着右手肘,笔直的双腿微微交叉分开,从容淡定,自信大方,似乎在发表演讲。
  配文道:“站在人民大会堂全英文向众多boss推介蓝天集团,稍微有些紧张,但效果很好,期待接下来的几天有新的项目合作。”
  乔菲如此出众我应该自豪高兴才对,但不知为什么,反而高兴不起来。从男人的自私角度,我不希望她如此抛头露面,风光无限,她这么优秀的人自然会吸引更多优秀者的目光。也许是不自信的表现,更多的是为了守护这份来之不易的爱情。
  尽管我们没什么感情基础,不像叶雯雯从小玩到大,认识几个月就很快发展成恋人关系,但比任何时候珍惜这份爱情。也许心智成熟了,愈发对家庭渴望,的确玩不起了。再者,我在她身上付出的比任何人都要多,甚至险些命丧异国,这需要多大的勇气。而现在的感觉,仿佛手中牵着线,风筝在空中风雨飘摇,指不定啥时候就飞走了,因为我除了一条命外,拿不出什么再可以付出。
  也许乔菲不嫌弃我,宁愿和我挤在不足70平米的破旧小房间内结伴同行。可我自己就无法逾越内心的自卑和不安,甚至是恐慌,生怕稍不留神就把她弄丢。
  男人没本事,在女人面前始终抬不起头来。看来我得去工作了,哪怕赚的不多,至少可以养家糊口。那房子呢,连最起码的刚性需求都无法保障,更谈不上提高生活品位。而这一切,变得虚无缥缈。
  这时候,走廊里想起孙燕姿的《遇见》,我以为是乔菲回来了,立马起身走出门外,看到一糙老爷们慢悠悠掏出手机接了起来,一脸茫然看着我。
  一大爷们,用什么歌曲做铃声不好,非要用这首歌。
  再我的强烈要求下,乔菲总算更换了她的快要淘汰的索尼手机,换上了公司配发的最新款iPhone手机。女人对习惯了东西很难改变,要我还是换成原来的铃声,折腾了老半天才换了。熟悉的旋律,以至于听到这首歌就忍不住寻找她的身影。

  乔菲的朋友圈撩拨的我心乱如麻,站在窗户口眺望远处,一站就是一下午。
  果果醒了,看不到母亲的身影哇哇地哭了起来,怎么也哄不住,把我折腾得满头大汗。
  “果果,狼叔叔在呢,你不是喜欢我吗,别哭了。”
  果果不听,哭着抽搐道:“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赶进来的护士不停地催促我道:“赶紧给孩子妈妈打电话啊。”
  我不想给她打,肯定正在忙,若不然早就回来了。无奈解释道:“她妈妈在忙,估计过一会儿就回来了。”
  “那不能让她一直哭啊,小心肺部感染,再次诱发高烧。”
  “好好好,我这就打。”
  我想了许久,拨通了陈瑶的电话。还不等我说话,她立马道:“徐总,是不是果果在找我?”
  “嗯,也不是。”
  陈瑶难为情地道:“徐总,我还在大里县,估计要晚点回去,还得麻烦您……”
  “行了,忙你的,我会照顾好她。”
  挂了电话,我使出浑身解数逗果果开心,可她始终高兴不起来。摸了摸额头,发现体温急剧上升,顿时慌了,赶紧叫医生过来查看情况。医生过来检查后,镇定地道:“反复高烧是正常情况,一定要注意观察,每隔一个小时量一**温,多喝水。”
  “好的,谢谢医生。”
  不一会儿护士递上医药单道:“麻烦你下去再去充点钱,余额不足了。”
  我出门的时候没带卡,仅有的现金全部交了。但这是救命钱,道:“护士,麻烦你帮我看一下孩子,我回家取一下钱,另外我手机也没电了,顺便拿一下充电器。”
  护士耸肩无奈地道:“对不起,无能为力。”
  “干妈,还没下班呢,嘿嘿!”
  我悄悄推开副院长室的门,看到冯雪琴正在伏案认真工作,探头傻笑道。

  冯雪琴头都没有抬,奋笔疾书道:“说吧,有啥事?”
  我赶紧跑到身后为其揉肩撒娇道:“干妈,您太辛苦了,也不能太拼命,这不马上国庆了嘛,带上我家老头出去旅游一圈,顺便增进下感情。”
  冯雪琴放下笔回头斜视着我道:“别废话,说事。”
  我堆着笑脸道:“没事,就过来看看您。”
  “我怎么就不信呢,别婆婆妈妈的,说吧。”
  我直截了当道:“我没带卡,先和您拿点钱,医生说住院押金不够了……”
  眼见她要动怒,我赶紧堵住嘴道:“干妈,我知道又要说我多管闲事了,但谁让我摊上此事了,好人做到底,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冯雪琴拿我没气说,戳了下脑袋道:“你呀,不知该怎么说你。”
  说完,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出去:“喂,王科长,3楼12号库的病人按绿色通道走,所有费用由我来结算。”
  挂了电话,我连忙道:“冯姨,和您借钱就不错了,怎么能让您出钱呢。我真的没带卡,早知道就不找您了。”

  冯雪琴起身道:“我好歹是副院长,手里握着丁点权力,不为你,也为她,都是女人,哎!”
  冯雪琴由陈瑶联想到自己,或多或少有些感触。我宽慰道:“万事往好处想,就算全世界的男人离开了你和雯雯,还有我和我爸呢,不是吗?”
  日期:2018-02-25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