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68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虹这段时间也累坏了,她晚上一有空就对着电脑开始直播,甚至到后半夜,我提醒小虹不要太晚,对身体不好。
  我和小虹研究了一下直播分成的事,小虹认为到时把挣到钱全拿出来就行,我还是建议小虹,直播时收入是自己的,如果一对一时,公司只拿四成,员工拿六成。
  吕大安有想法了,他劝我还是小心点,如果员工都沉迷于直播,到时他们可以甩开我自己干。
  其实吕大安说到我心里去了,我也预感到,这种直播模式如果推开了,每个员工都可以成为一个疏导者,久而久之他们完全可以抛开公司自己干。

  小虹说先试着干吧,以网络直播为副业,当然主业还是现实中的疏导。其他的可以插空直播。
  针对直播模式,我专门在我那个疏导群里和那些客户聊,没想到他们都赞成我开展这个模式,不过情感的疏导的东西,总不能拿到大庭广众之下直播吧,如果变成一对一模式,那就是网络视频聊天了。
  为了规范网络直播模式,我给员工讲,这种模式只能作为一种广告,在网上让人家知道你是疏导师,但要真正进行疏导时,就要进行一对一模式视频聊天,绝不能在那么多人围观的情况下,把人的**说出去。
  网络直播运行了一段时间后,很多员工都抱怨,这种模式不太适合做疏导,有些网络里的人很无聊,竟说些下流的话,同城的人更无聊,除了约炮还是约炮。
  看来直接用直播方式开展疏导还是遇到了问题,但我想任何新事物总有一个过程,既然线上不便开展,我想还是线下疏导陪聊,线上进一步沟通,这样也便于跟踪客户的情况。

  小虹也同意我的建议,她说这段时间在直播上也没挣到多少钱,还把身体熬坏了。
  吕大安笑着说,“小虹的脸都有痘了,再这样熬下去,找婆家可就难了!”
  “呵呵,我是独身主义者,我才不像你呢,找个老婆这样累!”小虹一句话把吕大安说的没话说了。
  不过很多同行业者知道我上网络直播后,都过来向我取经,同时他们也一窝蜂的上了直播。吕大安有一家咨询室上直播后,弄些不雅动作,让人给封店了。
  一个新生事物总有好的一面和不好一面,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研究网络直播的模式,也总结了一些经验。比如你可以把你的一些故事给大家讲述,当然语言最为关键,一些人为什么跟风现在一些直播网红,其实他们的过人之处就是用特殊表达方式吸引人。
  这天小虹见到我就说,“仓哥,太累人了!”我笑着问她怎么了?
  小虹说白天给人疏导,晚上还要自己做直播,虽然有一部分固定粉丝,但一些粉丝认为小虹做的不够好,给她提了一些建议,这两天小虹就按他们要求去做,不仅要准备很晚,还要半夜给他们播出。

  我赶紧让小虹先把这个直播停了,我对小虹说,宁可先不挣那个钱,身体要紧。
  小虹笑着说,“哥,我就赌气吗,凭什么他们有那么多粉丝,而我就这样点呢!”
  “哈哈,粉丝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达到数量,里面有很多说道,你首先得吸引人,看看他们都是什么群体,如果都是喜欢你美貌的人,用不了几天就会跑了。”我笑着对小虹说。
  小虹惊呀地看着我,“哥,你怎么这样了解直播啊?”
  我就对小虹说了这几天研究直播的事,小虹对我这样短时间内就能把直播的本质说出来,她很佩服。
  我把员工叫到一起,让他们谈谈网络直播后,自己的业务量,员工都说,这段时间业务量并没有增加,网上有些人只是抱着与你闲聊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正儿八经的疏导。
  我对员工说,以后可以把直播当成一种娱乐,将来等他们有一定能力后,可以再做。
  吕大安说可别再让这些什么直播歪播的扰乱正常业务了,但我想既然是流行趋势,就要通过一定时间就接受它。
  现在我也没事时在网络里注册了一个平台,取名就叫“走进你的心灵”,我没事时就在上面做情感疏导的一些故事,我不会把案例给他们讲的,又不能大讲一些道理,只能用一些小故事阐述一些道理。
  刚开始并没有多少粉丝,于是我就把直播平台发到客户群里,让他们过去给我捧场,还别说效果不错,这些客户都是我多年客户了,对我很忠实,他们也通过朋友拉朋友模式,我的粉丝量一下增加了很多。
  有时吕大安见我鼓捣这个就说我闲得,没事时还不如接几个情景疏导的客户。
  吕大安说得轻巧,现在情景疏导的客户少之又少,不像先前那样多了。我最怕碰到苏苏那样霸气的女人,那样的话还不如一点点在这里做起。
  当我的粉丝突破一万时,连小虹都惊呀,她羡慕的问我,“仓哥,你用得啥法子?居然都到一万了。”
  我笑着对小虹说,我这个粉丝量只是喜欢听情感小故事的人群,现在人都有一种探秘感,所以很多人都想通过别人的情感故事来对比自己的现实情感。
  小虹听了恍然大悟,“哎呀,还是仓哥厉害啊,不愧是块老姜!”

  随着粉丝里的增加,就有人单独与我说话,有的人问我些情感问题,我都给他们一一做答,但当他们让我给疏导时,我都婉转拒绝,因为心理问题与虚拟世界还是有一定距离,达不到面对面,就实现不了心与心沟通。
  这天就有一个粉丝与我联系,这个人的网络名是一连串的英文名,他对我说,近期要来省城出差,想顺便来我店里进行咨询疏导。
  我把从直播中拉到第一个客户告诉了公司所有人,他们都很兴奋,谁都没想到我居然能做到如此多的粉丝量。
  当那个粉丝到来后,我看年纪也就是二十多岁小伙子,中等个,很瘦。我热情接待了他,然后我们坐在茶室里聊天,并通过网络直播让粉丝看,不一会儿就聚集了很多人,有的人也是顺便来看热闹,有的粉丝想通过这种形式看看我是怎么疏导的。
  我不会守着这么多人给这位远道来而来的客户疏导,总不能让人家守着这么多围观的人诉说自己吧,只是借助他来,顺便给自己做个宣传。
  我关掉直播后,问了一下他的一些困惑,他说前段时间在网络里认识了一个女友,两人聊的很好,于是就确立恋爱关系,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这个女友后来突然不上网了,这让他很是着急。

  我问他现实中见过面吗?他说不仅见过面,而且还一起吃过饭,看过电影,在他眼里,这个女网友就是自己心中的那一半。
  从他失落的眼神中,我能看出这个男孩对女网友动了真情,突然消失让他无法接受,他就不停地在网上找她,手机也停机了,微信也取消关注了,他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日期:2017-03-16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