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6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那人被我一顿抢白,一张老脸憋得涨红,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梁天心此时却是气极反笑,“这位道友说的没错。风水一道上,学无止境,达者为先。不知这位道友何方人士,师承又是哪里?”
  一边说着,蒋天心站起身来,一身天师修为毫不客气的外露出来,带着极为强大的威压。
  单论修为,此时他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我自然不会在意,依旧带着笑意,开口道,“小子来自大陆。至于师承……小子并无师门,风水一道,只是研究先贤著作,自行研究。”
  “居然是大陆的?”梁天心还为说话,站在他身旁的那个马正坤,似是极为瞧不起大陆。立刻起身,一脸鄙夷的看着我道,“风水一说虽说起自大陆,不过前些年大陆连番折腾,风水一道早就荒废。港岛却是公认的风水之都,你这大陆的乡野村夫。一点浅薄的道行,在你们大陆骗骗人还行,居然赶在港岛大放厥词,用梁大师方才的话说,你是何等放肆!”
  我转头看了他一眼,这人倒是有趣。吃的是风水行的饭,竟然看不起大陆。这听起来,就像一个学太极拳的人,瞧不上陈家沟一般,颇为荒谬。
  我摇了摇头,“马先生此言着实可笑。你既然知晓风水一道起源大陆,又如何敢说出这番话?你爱借梁道友的话,那我也借梁道友一句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大陆虽说前些年风水一道发展受阻,但根基底蕴依旧深厚,加上这几年的蓬勃发展,格局之大,岂是港岛一个弹丸之地能相提并论的?”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这老匹夫说话既然如此不客气,那我也没必要给他留脸面。

  “你!”马正坤显然被我气的不轻,指着我怒声呵斥,却又一时无话可接。
  梁天心此时面色却似乎郑重了一点,皱眉看着我,出声道,“大陆的小子……很好,大陆和港岛究竟哪里风水底蕴深,暂且不论。今日看的是米家风水,你说我看错了这风水格局,那好,今日你指出我的错误,我便承你一声道友。否则的话,我可是要帮你家长辈,教教你这大陆小子何为礼仪了。”
  我笑着点了点头,没再辩驳,只是将梁天心手里那些坟地的照片要了过来。
  风水一道,博大精深。梁天心能从“龙穴砂水”四处看米家风水,已经算是做到了极致。先前我的看法跟他差不多,也只看到了砂水,心里勉强能做出解释,但自从梁天心出现,拿出这些照片开始讲解之后,我却又看出了几分门道。

  仔细将每处坟地再看一遍后,我笑着将其中一张高空俯拍照片拿了出来,放到了梁天心面前。
  这张高空俯拍照片上,当年老乞丐定出的五处墓穴全部照了进去,几个坟地在空中看着似乎也无甚出彩之处,但若用线条将其连起来再看,一切却不一样了。
  梁天心见我此番举动,目光也转到这张图片上,凝视良久,却始终没有开口说话。
  待他终于抬起头后,我微笑问道,“梁道友可曾看出端倪?”

  “端倪?我看你是故弄玄虚!”梁天心冷声道,“方才你出声质疑,我还道你这大陆风水师有何高见,结果你只是将这几处风水勾连起来,你想说明什么?这几处风水莫非还形成了什么阵法不成?风水一道,各成格局,你将这几处风水连到一起,莫非是想让米家先祖分尸数片,各自葬之?哼!看似高深莫测,实则故弄玄虚!”
  听到梁天心的表态,在场其他众人也纷纷出声附和,对我冷嘲热讽,话语之中,尽是对大陆风水师的鄙夷。
  一群跳梁小丑而已,我也没放在心上,根本未做理会。只是转头对米鼎城道,“不知米先生可否将令尊生辰八字告知与我。”
  “这……”米鼎城迟疑一下,转头看了眼梁天心,等梁天心点了下头之后,才对我笑道,“自然没问题。”
  说完,他拿来纸笔。将他父亲的生辰八字写了下来。
  我接过来一看,尽管现场这些风水师们浅薄气窄,但港岛风水气息浓郁却是不容辩驳,这米鼎城只是一介富商,说起其父生辰,能直接将八字写出来,而非简单报出生日时辰。可见也是有些风水底子在的。
  拿到米父八字,我简单推衍一番,更印证了先前的猜想。我也没多说,只是又将这纸条放到了梁天心面前,开口问道,“梁道友不妨看看米父八字之中,命宫如何。”
  梁天心贵为天师,风水造诣又极深,看个八字自然是手到擒来,分秒之间便可算定。
  只是他看了一眼之后,却沉默了下来,足足过了两分钟,才脸色阴沉的开口道,“命宫藏凶,金火大劫,难过天命之年。”
  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难过天命之年,自然是指米父活不过五十。而金火大劫几乎是命宫十二劫中最为凶恶的一个,非人力可解。
  听到他这断语,其他风水师面色也都是一变,纷纷凑近查看米父八字,然后各自沉默推衍,待自己也推衍出结果之后,面色更是大变,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八字本就是风水术中极为重要的一环,一般风水师看风水时,都会先看主家八字。只是米家此番乃是迁移祖坟,米父又早已仙逝,所以无人查看米父八字,最为谨慎者,也不过是看了下米鼎城八字而已。
  至于梁天心,他甚至连米家坟地都没去,只是看了几张照片,便做出了最后的定论。
  眼见他们都说不出话来,我又开口道,“依八字来看,米父断无可能得到善终,更无可能打拼出米家这么大的家业。而且米家祖坟,选的还是‘弦歌临政龙’,那虽是一处吉穴,却需下葬之人命格来撑。以米父命格,断难撑起。哪怕退一步说,这‘弦歌临政龙’不需命格来撑,这处吉穴福泽,也不过给米父带来几分财运而已,断不可能改了他的命格。”

  分析完之后,我又转头看着梁天心。开口问道,“不知梁道友以为小子这番话是不是故弄玄虚?”
  听到我的话,梁天心面上怒气一闪,但当着港岛这么多风水师的面,他天师的身份却不允许他胡搅蛮缠,只好沉声道,“你说的没错。这其中颇有存疑之处。但这又能证明什么?”
  承认了我的话之后,梁天心立刻便开始了反击,“米父命宫有劫,非风水能改,或是另有奇遇,这才逃脱劫难,与今日之事有何相关?”
  他如此一说,其他风水师也恍然大悟一般,立刻出声支援道,“梁大师说的没错,万事无绝对,米父命宫虽然凶险,但能得到善终,自然有其因果在,你又如何敢确定跟米家祖坟一事有关?更何况,风水师看风水,改运却不改命!这是风水界的常识,你这大陆小子,莫非连这一点都不知道?”
  改运不改命……我微微一笑,风水界内,的确有这种说法。甚至还有很多风水师认定,命格乃天道造物之时便已定下,非人力可为。
  只是他们却不知道,当年宋末文天祥,甚至要自造龙脉,定天下大龙走势,强行扭转国运!
  日期:2017-03-07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