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537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早晨第一眼看到的是笑容,感觉心情都不一样。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道:“好些了吗?”
  她点了点头道:“我已经好了。”
  “傻丫头,好好治病。是不是想去幼儿园了?”
  她拼命摇了摇头道:“不想去,我想一直住在这里。”
  我疑惑地道:“为什么?”
  “这样,狼叔叔就可以一直陪着我。”

  孩子的世界总是单纯的,不过她的话让我颇为感动。捏了捏肉嘟嘟的小脸蛋道:“狼叔叔会一直陪着你。”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果果伸出小拇指要拉钩,一瞬间我想起了那天我和乔菲的约定。坐起来看看四周道:“你妈妈呢?”
  “她去买早餐了。”
  “哦。”
  这时候,一堆医生护士进来了,我赶紧穿好衣服下库恭敬地站在一旁。医生戴着口罩,看不出是不是昨天的医生,她走到果果前看了半天,又和护士一番攀谈,转向我道:“你是孩子的父亲?”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勉为其难点了点头。
  “孩子的病情有所控制,还需要继续住院观察。多让孩子喝水,注意观察体温,可能会反复高烧,这是正常现象。”

  “好的,谢谢医生。”
  医生前脚刚走,陈瑶后脚跟了进来。颇为慌张地询问医生,得到结果后松了口气。
  我来得时候太匆忙,什么都没带。陈瑶很细心,给我买了牙刷洗面乃,甚至还有袜子。不是说乔菲对我不关心,但如此细致绝对做不到。不出意外,她是第一个给我买袜子的女人。
  我本身是感性的人,很容易被感动。特别是莫名受到关心体贴,对于长期缺少母爱的我别样滋味。母亲离开后,这些生活琐碎小事都由父亲代办,长大后审美观出现偏差,很长时间我自己购买。陈瑶能够想得如此周到细致,触动了我心底最柔轮处。
  来到公共卫生间匆忙洗漱,回到病房陈瑶已经摆好了早餐。她一边喂果果一边道:“徐总,您先吃吧,一会儿吃过忙您的去,我来照顾果果。”

  “不是说好了嘛,你去上班,我来照顾她。”
  陈瑶多多少少不好意思,毕竟认识时间不长。推辞道:“我已经和杜校长请假了,不麻烦您了。”
  她在说谎,我不忍心戳穿,走到果果身边道:“果果,让妈妈去上班,狼叔叔照顾你好不好?”
  果果使劲点点头道:“太好了,那狼叔叔给我讲故事吗?”
  我笑着道:“当然了,给你讲好多好多故事。”

  果果立马转向陈瑶道:“妈妈,你去安心地上班吧,狼叔叔陪着我就行。”
  陈瑶挤了下眼睛道:“狼叔叔还有工作,妈妈陪你好吗?”
  果果脸上流露出失望的表情,我看了看表接过她手中的饭盒道:“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去吃饭,吃晚饭去上班。”
  陈瑶失神地看着我,我眨了眨眼睛道:“看我干吗,快去啊。”
  陈瑶眼睛里闪烁着泪花,鞠了一躬道:“谢谢你。”

  “又来了,我就不喜欢婆婆妈妈,梨花带雨的,非要抱在一起哭一通才甘心?”
  陈瑶噗嗤笑了,道:“那好吧,今天主要是去招生,等搞完活动就和杜校长请假。那就麻烦您一天,真心谢谢了。”
  “别废话了,赶紧吃了赶紧走,怕我把果果拐走不成?”
  “那倒不怕,呵呵。”
  果果看着人小,心眼挺多,我喂她饭的时候不停地咯咯直笑,再三询问下她突然问道:“狼叔叔,你是不是喜欢我妈妈?”
  我端着的碗差点撒了,正在吃饭的陈瑶直接喷了出来。放下筷子擦擦嘴严厉地道:“果果,不许胡说。”
  果果知道什么,睁着大眼睛可怜兮兮地道:“狼叔叔,你是我爸爸吗?”
  我不由得有些脸红,半天淡然一笑道:“对啊,我就是你爸爸。”
  “那我以后可以叫你爸爸吗?”
  “你喜欢就叫,不过我觉得还是狼叔叔好一点。”
  “我不管,以后就叫你爸爸。”然后兴奋地对陈瑶道,“妈妈,我终于有爸爸了,小朋友再也不会说我没爸爸了。”
  听到这句话,陈瑶心里不是滋味,抿了抿嘴唇低声道:“徐总,孩子小,您多多包涵。”
  我觉得无所谓,心宽地道:“这有什么,只要孩子高兴,叫什么无所谓。”
  “那不行。果果,还是叫狼叔叔,听到了吗?”
  果果委屈地低下了头,没有作声。
  我拦着道:“好了好了,你赶紧走吧,迟到了。”
  陈瑶再三叮嘱,一步三回头离开了病房。我搬了把椅子坐在库边,捧着童话书绘声绘色地讲了起来,以至于压根没发觉冯雪琴站在身后。
  “我靠!吓死我了,怎么进来也不吭声啊。”我捂着胸口道。
  冯雪琴眼神极其复杂,看了半天道:“你出来一下。”
  我已经猜到她要说什么,起身走到门外抢话道:“冯姨,我和陈瑶没任何关系,只是单纯的师生关系。另外,这孩子不是我的,我也生不出这么漂亮的女儿。”
  我把她要问的话已经回答了,冯雪琴反而没说的了。手C`ha 白大褂口袋看着我道:“你和你爸一个德行,经常干一些没把门的事。”
  “什么叫没把门啊,陈瑶确实有困难,我不能袖手旁观啊。”
  “那她人呢?”
  “上班去了啊。”
  冯雪琴眼珠子都出来了,甚是无语道:“哦,她女儿生病了她去上班,然后你留下来替她照顾?”
  “嗯呐,有问题吗?”
  “你脑子有毛病吧。”
  冯雪琴有些生气了,荫沉着脸道:“徐朗,从现在掌握的证据看,如果说你和那个女的没有一点关系我是绝对不相信,说吧,孩子是不是你的?”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无奈地摊摊手道:“冯姨,我可是您看着长大的,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再说了,也得先决条件啊。你要不信,立马做个亲子鉴定证明我的清白。”
  “那我看着你对她怎么那么好?”
  “我对谁都好。”
  冯雪琴戳了下我的脑门,狠狠地道:“你就作吧,要是让乔菲知道了我看你怎么解释。”
  “不可能,就算她知道了我也能解释清楚。再说了,您也可以帮我作证啊。”

  冯旭琴推开我往前走,一边摆手道:“我可不管啊,你的事自己解决。”
  “切!您以后别求我,我爸可是有女朋友了。”
  冯雪琴立马停止脚步,回头神情严肃地道:“你说什么?”
  “呃……我开玩笑的。”
  冯雪琴没在搭理我,疾步往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我算是闯了祸了,好好的说这个干嘛。寻思了半天,决定先给我爸打个预防针。
  拨通电话道:“喂,东哥,干嘛呢?”
  “没听到风呼呼地刮?正骑着摩托车在路上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