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8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勉还是没有伸手的举动,他表情古怪的对着赵信说道:“拉你上来?来来回回的多麻烦……”
  “来来回回?什么……什么意思?”赵信听出来白发男人话里有话。心里顿时出现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就在他最后一个字出口的时候,他身处的水坑下面突然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瞬间将他连同坑里面的水一起抽了下去。
  赵信这次甚至连叫喊都没有叫喊出来,便消失在了这个已经没有水的水坑当中。当时他的脑袋不知道撞到了什么,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赵信发现自己在一个湿答答的地面上。之前围绕再他身边的火球已经消失不见,这时候的赵信浑身上下好像散了架一样。迷迷糊糊的从地上爬起来,四周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吴老爷……你老人家在吗?说句话……”叫了几声都没有人答应,当下。赵信再这个漆黑的坏境当中惊恐的无以复加。他一边叫喊着一边摸摸索索的向前行进,如果不是身上一阵一阵的痛楚,赵信都以为他自己已经死了。现在正身处阴曹地府当中。
  赵信自己也记不得他一共呼喊了吴勉多少声了,从吴老爷变成直呼其名喊他吴勉,又从吴勉变成了白头发的。不过始终没有听到吴勉做出来回应,最后,赵信自己也死了心,那个不得好死的白发这就把自己仍在这儿了……
  在黑暗的环境当中。也不知道摸索了多少时间。就在赵信自己都没有信心,以为要死在这儿的时候,手上突然好像触碰到了什么。他摸到的好像是一面墙,和上面已经被水打磨出来的墙壁不同。赵信摸到的位置都有棱有角,感觉和上面就是两处不一样的所在。

  赵信本来就是聪明人,既然摸到墙就好办了,刚才那么大的水都被瞬间吸走了。说明这里一定有泄水的水道,只要找到了水道,他便可以借水道从这里逃走了。
  当下。赵信沿着墙壁开始摸索起来。黑暗当中看不出来时间,也不知道他走了多久,突然隐隐的听到了有水流的声音。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赵信便有了信心,继续沿着这个方向,向着水流的位置走了过去。
  越往前走水流的声音便越大。就在这个时候,赵吉的手触碰到了一件金属的物体。他摸索的半天之后,发现手里的是一个类似灯座的器皿。里面还有厚厚的一层油蜡和灯芯。只不过自己身上没有取火的东西,想要点着火借点灯亮也是不可能了。这样的灯座他又陆续摸到了多个,可惜取不了火。只是一个摆设。
  继续前行的时候,虽然水声越来越大,不过赵信的手接触到的墙壁却开始变得光滑了起来。甚至变得越来越干燥起来。这完全就是变成了另外的一个场所,赵信的心里开始疑惑,是不是自己刚刚晕倒的时候,被那个白头发的男人转移到别的地方了?如果还是自己跟着水流抽下来的所在,这里怎么可能这么干燥?

  继续向前摸索着前行的时候,赵信竟然在一个灯座的后面摸到了个小小的油纸包。打开之后,里面竟然是取火用的火镰和火绒。当下,赵信心里比得到了一块金元宝都要高兴。他哆哆嗦嗦的打着了火绒,将火引到了灯座之上。
  有了光亮之后,赵信的胆气也跟着壮了不少。他将灯座从墙壁上扣了起来,正要借着这点光亮,看看自己在什么地方的时候。一转身,便看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就在自己身后两丈不到的位置。
  突然起来的惊吓,让赵信失手将灯座扔到了地上。好在上面的火苗只是闪了一闪,并没有熄灭。
  如果不是这人影从上黑到下的话,赵信自己还以为是那个白发男人吴勉一直在自己身后。这个人影的身上笼罩这一层雾气,除了能看出来是个男人之外,赵信根本看不到他长得是什么样子。

  看着赵信惊慌失措的样子,人影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那个白头发的男人呢?他到哪里去了?”
  “我……我不知道……”赵信一边向后退去,一边说道:“我是被水冲下来的,那个人在哪里?我也在找他……”
  “你们俩是怎么商量的?你来作饵,他隐藏起来伺机而动吗?”人影的话音落地之时,周围百十来盏的灯座竟然同时点亮,瞬间将这里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这个时候,赵信终于看到了这里的景象。这里是个巨大好像广场一样的所在,如果自己继续沿着这条路继续往前行进,不用多久就可以走到远处两扇巨大的石门前。两扇石门已经打开,只是赵信离得远,看不清门里面是什么样的一处所在。
  有那个黑衣人在身边。赵信也没有心思东看西看。虽然现在已经亮如白昼,不过黑衣人身上那层雾气还是挡住了他的相貌。这时候,黑衣人已经从背后抽出来一柄西域样式的窄刃弯刀。眼睛盯着赵信,冷冷的说道:“没有了饵,他还能做什么……”说话的时候,黑衣人向前举着手里的弯刀,对着赵信便扑了过来。

  黑衣人抽刀的时候,赵信已经猜到了他要做什么。当下他不顾一切的向着向后跑去。一边逃命一边叫喊着:“你找错人了……我就是个向导,你杀错人了……我和白头发他们不是一伙的。救命啊……”
  赵信没跑多久,便见眼前一花。本来还在他身后的黑衣人竟然瞬间到了自己的身前。举着手里的弯刀,对着赵信的脑门砍了下来。
  惊慌当中的赵信急忙转身向着身后跑去,可惜他逃走的速度比不过赵信这一刀砍下来。虽然避开了要害,这一刀还是砍到了赵信的后背上。好在只是刀锋划到,不过就是这样,赵信的后背也留下了一个长达尺余的口子,鲜血瞬间便冒了出来。
  “和我没关系……我就是一个带路的……放了我吧,我家里还有八十岁……啊……”赵信边逃边喊叫着,他还没跑出几步,刚才在他后面来了一刀的黑衣人又在眨眼只见,到了赵信的身前。他已经高高举起了弯刀,对着这个好像没头苍蝇一样的人劈了下来。
  这次赵信连回身逃走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直接顺势跪在了黑衣人的身前,抱着他的大腿哭喊道:“饶了我吧……和我没有关系……他们给的钱我不要了……都给你,扰我一条命吧……”
  这时候。黑衣人将手里的弯刀缓缓的放了下来。他也不理会赵信,对着空气说道:“吴勉做不出来这样的事吧?”

  “他不是吴勉”这时候,空气当中想起来另外的一个声音:“你跟了这个人怎么久。他都没有一点察觉。吴勉的性子,不会容外人在他背后做小动作的。更别说这样跪着求饶了……”这时候,赵信才知道敢情这个黑衣人跟在自己身后多时了。已经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察觉,刚才他只是吓唬自己,想要动手的话,赵信已经早死多时了。
  黑衣人听到之后。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用手里的刀尖对着还在紧紧抱着他大腿不放手的赵信,说道:“那么他呢?既然不是饵,更留着他也没有什么用了,杀了吧。”
  日期:2017-04-04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