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3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问发生什么了,火哥阻止秦凯不让说。
  这不能够,我必须要知道发生了什么,倒不是我三八,只是想解开火哥的心结。
  秦凯跟我说了,这事还挺夸张的,火哥没拦住,因为我说大家高兴,今天聚在一起,有什么烦心事正好说说,缓解缓解。
  这事是这样的,火哥是被分手,这段感情之中,开始很火热很炽烈,可是到了后边,清楼老板觉得火哥有点黏人了,不是她想要的生活,便跟火哥说分开。

  火哥脾气大,既然清楼老板说分开,那好,分开吧,但是分开了之后,火哥还忘不了,他就去清楼去找,清楼老板让火哥别去了,火哥说我来这里不是看你的,我是找姑娘的。清楼老板也是个狠人,还真就做火哥的生意,次次给火哥那里送年轻漂亮的小姑娘,火哥之前就是让小姑娘陪着,结果没气到清楼老板,后来,火哥看到清楼老板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的。火哥有点受不了,其实这也是正常的,清楼是个特殊的场所,清楼老板那个样子也是正常的,火哥再去就真睡了,还睡了好几个,睡了。那个清楼老板也没怎么样,把火哥气到了,最近索性没去了,眼不见心不烦,结果没想到,清楼老板还打电话问他,火哥啊你最近怎么没来啊!有小妹都想你了。真不给面子,也不来照顾我生意。

  火哥挂了电话,骂了一晚上他妈的,这个憋气啊!
  这段讲完了,喝下去半桌子的酒,我有点哭笑不得,火哥和清楼老板,有点欢喜冤家的意思,不过,我也是很看好他们两个,清楼老板给我的感觉是很复杂的一个人,很有手段的,火哥呢,说实话,对朋友是没说的,但是人有点愣。
  说完了火哥,火哥脸有点挂不住了,吵吵着喝酒,然后让秦凯说他的事,秦凯这边也没什么进展,虽然跟彭梦琳关系有进展。但彭梦琳的态度很坚决,做朋友可以,做恋人不行,我问秦凯没告诉彭梦琳他的家庭情况?秦凯苦笑摇了摇头,我说你傻啊为什么不告诉啊!秦凯说他想得到彭梦琳的心。
  哎,这就没办法了,彭梦琳本来就是个拜金女。现在年龄大了吧,不过心思更重了,都已经这个年龄了,何必将就呢,实在不行忍一忍,找个年龄大一点的,四五十岁的,但是有钱的那种,生活也是美滋滋,秦凯这样想得到彭梦琳的垂青实在太难了,就算秦凯救了彭梦琳,彭梦琳也不会领情,最后秦凯只能感动自己,觉得自己好伟大什么的。
  这一对难兄难弟,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两个人问我情况,我都不好意思告诉他们,最后在他们的逼问之下,我还是说了,我说我准备结婚了,这两个孙子听到之后生气了,一起灌我酒喝。
  没办法,只能喝,喝到最后,我只能求饶,这样才躲过一劫。
  火哥不依不饶,说下次还找我喝酒,一定把我灌得走不动道。忍了,虽然火哥失恋了,秦凯扶着我走出了酒吧,秦凯问:“董哥,你没事吧。”
  我笑笑,说:“还行。”

  秦凯小声的说:“董哥,其实火哥那事有点问题。”
  我一听,清醒了一些,我说:“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秦凯说:“那个清楼老板的有可能是带着目的接近火哥的,最终的目标是曾茂才。”
  我说:“这个清楼老板是哪方面的人?”
  秦凯说:“我也不清楚,对了,董哥,忘了恭喜你,你升职了。”

  我笑笑,说:“这有什么值得恭喜的,事更多了。”
  秦凯说:“董哥,你太牛了,真的,我看到详细的纪录,我都呆了。”
  我说:“你小子,少拍马屁了。”
  秦凯说:“真的,董哥,不骗你。”
  我说:“好了,我跟你不顺路,我先走了,你慢点啊!”
  秦凯说:“好,董哥,你也慢点。”
  跟秦凯分开,我打了一辆车,在后视镜里看到秦凯上车,有朋友的感觉,还不错。
  到了公司,白子惠看到摇摇晃晃的我,埋怨道:“你怎么喝这么多。”
  我笑笑,说:“没喝多少,你看我现在挺清醒呢。”
  白子惠白了我一眼,说:“还没多呢,你舌头都不直了,好了,快回家吧。”
  我说:“你等等。”
  白子惠说:“怎么了?”
  我没说话,手紧紧的捂住嘴巴,跌跌撞撞的去了卫生间。吐了。
  好一会,吐了个干净,外边白子惠问我要不要紧,我说不要紧,洗了一把脸,漱了漱口,漱去口中的酸味,我出了卫生间,白子惠说:“你真行啊!喝成这样。”

  我说:“我没喝多。”
  白子惠生气了,说:“放屁,这叫还没喝多?”
  我邪魅的一笑,说:“等回家的,你就知道我到底喝没喝多。”
  回家之后,我酒醒的差不多了,自然是得偿所愿,这俗话说得好,好女怕郎缠,虽然白子惠在路上骂了我半天,说我色,说我坏,还说我不注意身体,她说话我没吭声,虽然白子惠变化太大,开始唠唠叨叨了,不过没问题,她也是为了关心我。因为爱我才这样的,正常的夫妻,都是这个套路,女的说,男的听,不用烦,等回家的,有很多手段堵住她的嘴。
  我就是这样做的,白子惠开车,一边开,一边数落我,我就闭目养神,养精蓄锐,就当没听到一样。可是到家之后,便是另外一番景象了,我让白子惠说不出话来,只能乱哼唧。
  完事之后,白子惠掐我,说我畜生。
  我笑笑,谁让你说我喝醉了,我要证明一下自己,这是你自找的。
  白子惠冷哼一声,说董宁今天见了那个荣老师心痒痒了吧,这么来劲。

  我也不怕白子惠说,白子惠这就是气话,这个时候不多说,就是把白子惠搞服了,嘴封嘴,手封上盘,腰刚下路,上中下,全线被我压制,不一会,靡靡之音传来,这就很舒服了。
  把白子惠收拾的服服帖帖,好好滋润了她,我沉沉睡去,白子惠觉得挺烦的,她还要上班,我不用上班,睡到自然醒。
  没想到第二天白子惠起来把我也弄醒了,这女人,反了天。
  她走之后,我又睡了个回笼觉,醒来去洗了个澡,换好了衣服,我去找齐语兰,感觉已经歇了好久,是时候动一动了。

  再见齐语兰,她精神好了不少,神采奕奕的,前段时间见到她,有些憔悴,我直接去的警局,齐语兰见到我,露出一抹笑容,是那种见到老友会心的微笑,她说:“董宁,身体养好了?”
  我点点头,说:“养好了。”
  齐语兰说:“怎么不多歇歇。”
  我说:“在家闲不住。”
  日期:2017-03-07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