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3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摇摇头,说:“我等下过去找她谈谈,看看她什么意思吧,给她一个台阶下,毕竟不想搞的太僵,看看她什么意思吧。”
  白子惠点点头,说:“那你快去吧。”
  我说:“晚上如果早你自己开车回去吧,我可能喝酒,如果晚的话,你等我过来,一起走。”
  白子惠说:“好,你少喝点。”
  我说:“我知道。”

  出了公司,我给荣老师打电话,等了好久,荣老师才接电话,我说:“荣老师,你好,我是董宁,很冒昧给你打电话,刚才我回去想了想,我说的话挺不合适的,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想见个面。”
  荣老师说:“不太方便。”
  这是拿捏我啊!给我妈发微信什么意思,不就是要给我好看吗?
  我说:“荣老师。你一定要给我这个机会,刚才我妈把我骂了一顿,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一点都不理解你们当老师的辛苦,拜托,请你一定要见我一面,我当面赔礼道歉。”
  我这个态度没问题了,如果荣老师继续坚持。那就别怪我不给面子了。
  荣老师说:“哎呀,董先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的方式也不太对,这样吧,我等会有时间。”
  我说:“荣老师,看你的时间,我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
  荣老师与我约了一个地方,离着她家很近的一个咖啡店,我百度了一下,离着还算近,六七公里的样子,打车过去,进了咖啡店,荣老师已经到了,我要了一杯冰水,坐了下来,荣老师换了一套运动服,可能是吃完饭了,打算锻炼身体吧,运动服挺显身材的,看起来还可以。
  我说:“荣老师,抱歉了,我这个人性子有点急。我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荣老师笑笑,说:“董先生,刚才回去我想了想,你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我也适当改变方式方法。”
  我说:“那可太好了,荣老师,给你添麻烦了。”

  说着。我掏出了那张购物卡,放在桌子上,轻轻的推了过去,我说:“荣老师,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荣老师说:“哎呀,这是干什么啊!不收,我不能收!”
  嘴里说着不收,眼睛一直盯着卡看,都移不开了。
  我说:“荣老师,你辛苦了,本来是想请你吃饭的,但是觉得有点不合适,你这么漂亮,别人该误会什么了,这卡里面没多少钱。就一千,你去商场随便买点什么,收下吧。”
  说着,我把卡往荣老师手里面推,她的手就放在桌子上,也不见往回收。
  嘴上说不要,身体可是挺诚实的。
  荣老师脸上犹豫了一下,手抓住了卡。她说:“董先生,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
  我说:“真不用客气。”
  荣老师的脸笑开了花,这送礼就是跟没送不一样,送完礼,多多少少都要照顾一些,要不然现在给老师送礼的人这么多,有的老师都张嘴要。区别对待谁能忍受,上课不教课,下课补习班教,聪明的家长都明白怎么回事,赶快送钱吧。
  荣老师不动声色的把卡塞进了口袋里,她说:“董先生,你放心,以后。我一定好好教导姗姗的。”
  我说:“荣老师,大可不必,姗姗吧,我们也不指望她成才了,平平淡淡过就好了,我这方面呢,也严格要求她,不给荣老师你添麻烦。如果姗姗以后犯了什么错,荣老师你多担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那卡用完了,荣老师你跟我说,我再给你拿。”

  荣老师笑得合不拢嘴,她说:“哎呀,董先生。你怎么这么客气呢,你放心,我一定会的。”
  我说:“那好,荣老师,你应该还有安排吧,我不耽误你了,我先走一步。”
  荣老师说:“董先生,你慢走。”
  我走了,走之前把账结了。
  荣老师的心声随后传来。
  “姗姗那个小**,到底有没有把我的事说出去,最好不要,要是传出来,让我男朋友知道,我的心血就白费了,这个姓董的还算上道,不过,姗姗绝对不能在学校里待着。”
  原来如此啊!我说这个荣老师怎么开始针对起姗姗来了,她这是钓上了金龟婿,不想让男朋友知道她当三,想一劳永逸,把姗姗赶出学校去,解决后患。
  这事麻烦了,这荣老师虽然收了我的钱,但这事没完,一千元钱跟一个稳定的提款机相比实在差太多了,荣老师一定后边要使什么手段,她肯定没把姗姗放在眼里,她觉得对付姗姗这个小孩子挺容易的,家长,估计荣老师也没放在眼中。毕竟教导主任跟她有一腿,有人罩着,她自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知道了这一点,让我心里有个数,挺好的。
  回头我跟姗姗说一说,让她不要放松警惕,发生什么事情,随时告诉我。
  荣老师收了我的钱,证明她挺贪的,估计还想从我这里拿一些钱,看看事态怎么发展吧。
  打车直接去了火哥的酒吧,来的有点早,进去的时候没什么人,不过火哥在呢。他就坐在酒吧外边的一个卡座上,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酒,我一看,肝颤,这哪是给我接风,这是要人的命啊!
  我走了过去,火哥站起来,哈哈大笑,他说:“你他妈的可算回来了,想死你了。”
  我笑笑,说:“火哥,别来无恙啊!”
  火哥说:“坐,来,咱们好好喝喝酒。”
  我说:“小秦没来呢?”
  火哥说:“那小子一回到,你先跟我喝,咱们说好了,不醉不归,谁要不喝醉,谁他妈的是孙子。”
  我坐了下来,说:“火哥,咱们今天喝到位就行,别太过了,你看社会上劝酒的,最后都喝死了。”
  火哥满不在乎的说:“不存在的,那都是什么人,咱们年轻,身体好着呢。”
  火哥草莽中人,不听劝,不过我估计喝差不多,他也不能太过强求。

  先开了啤酒,火哥问我,“兄弟,吃饭没,你看看菜单,想吃点什么?”
  我说:“有点下酒的就行。”
  火哥叫来了服务员,要了一些,什么花生腰果,水果沙拉,烤鱿鱼什么的,火哥是这里的老板,随他高兴了,挺长时间没见面,喝点什么不重要,吃点什么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气氛。
  没多久,秦凯来了,我和火哥一人都喝两瓶了,男人在一起,聊的最多就是女人。三个人把感情经历一说,我是最稳定的那个,火哥之前跟那个清楼的老板打的火热,现在已经分了,火哥没多说,不过感觉他挺伤感的,一看就是没忘掉那个女人。实话实说,清楼老板是挺有味道的,熟女,身上全是宝,有让人忘不掉的风情。
  火哥没多说,不过酒喝得不少,感觉他有点消沉。秦凯说让我劝劝火哥,说火哥现在有点走火入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