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535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准备进电梯时,陈瑶从里面出来了。俩人从来没见过面,但叶雯雯的直觉猜到她是谁。微微一笑道:“您就是陈瑶?”
  陈瑶一脸茫然,捋了捋头发微笑点头道:“请问您是?”
  叶雯雯没有回话,回头看了我一眼进了电梯。
  陈瑶提着东西来到我面前回头道:“刚才那个是谁啊。”
  我呲牙咧嘴道:“别理她,她就一疯婆子,简直不可理喻。”
  回到病房,陈瑶将打好的饭取出来,悉心递给我道:“快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陈瑶的声音很温柔,让我忘记了刚才的那个大嗓门。回头看看果果,坐在沙发上吃了起来。
  陈瑶吃着吃着居然哭了起来,我连忙道:“陈老师,你怎么了?”
  陈瑶赶紧擦掉眼泪努力一笑道:“没事,不好意思。”
  我似乎猜透她的心思,又不敢触探她敏感的神经。小心翼翼道:“生活嘛,就是问题叠着问题,要是一帆风顺那就没什么激情了。错过的未必是好的,失去的未必是差的,但远离的不必过于沮丧,因为不值得留恋。”
  陈瑶听懂我在说什么,勉强笑了笑道:“刚才那个是你女朋友?”
  “不是,我一好姐妹,她妈就是冯院长,你见过的。”
  陈瑶莞尔一笑,捋了捋头发道:“看得出她挺喜欢你的。”
  “是吗,我怎么没感觉出来。每次见了我就像仇人似的,刚才穿着高跟鞋踩了我一脚,脚面都肿了。”
  “不是吧,你赶紧脱下来我看看。”陈瑶顿时关切地道。
  “正吃饭呢,有些不大雅观吧。”
  “不碍事,脱下来。”
  我还是拒绝了,倒不是不乐意,关键我穿着运动鞋,捂一天味道肯定不好闻。
  吃过饭,我出去把垃圾扔了,心里还惦记着乔菲的事。下了楼点燃烟,掏出手机拨了过去。
  这次拨通了,等了好久她才接起来。

  “喂,徐朗,我刚下飞机,正往酒店走呢。”
  “哦,一切顺利吗?”
  乔菲开心地道:“挺顺利的,下了飞机驻京办的梁总亲自过来接我,而且今晚不住驻京办,而是去盘古七星酒店。”
  听到她和梁若芸在一起,我心里稍微宽松了些。道:“那就好,晚上有什么安排吗?”
  “我和冉雪联系了,一会儿带我去吃北京烤鸭,吃过饭要去逛王府井,燕莎。”
  “哦,你走的太匆忙,身上带钱了吗?”
  “带了,放心吧,还有卡呢。”
  自从我辞职后,乔菲把她的工资卡交给了我。我不要,她强行塞给我,说留着还债。而我们平时零花的就是她在玲美俱乐部打工赚的钱。说来也惭愧,一个有手有脚的男人花女人的钱,心里多多少少不是滋味。
  挂电话前,我始终没有询问赵泽霖,出于直觉,我相信她。
  抽了一支烟回到病房,果果依然在熟睡,而陈瑶坐在一旁陪伴着她,眼神里满满的母爱。

  看到我起身道:“徐朗,你回去吧,这里有我呢。已经麻烦你一天了,再这样我心里真的过意不去。”
  “没事,等果果醒来了看不到我又该不高兴了。”说这话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可笑。
  陈瑶没听出异样,感激地道:“真的很感谢你。”
  “咱以后能不能别这么客气了,弄得快生分的。你是我老师,教我好多东西,做这点小事应该的。”
  陈瑶没再说话,眼神里传递着别样的情感。
  我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拿出手机玩了半天,觉得又没什么意思。干脆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睡着了。等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多了一库被子,而陈瑶搂着果果在库上熟睡。
  我起身看了看表,已是晚上十点。蹑手蹑脚起身来到走廊,已不想白天那么人巢涌动,病房里时不时传来几声孩子的哭声,父母脸上个个写满了憔悴和愁容。我不喜欢医院,或许谁都不喜欢,可谁又能避免的了呢。
  来到走廊尽头,四处看看每人主意,赶紧点燃一支烟过过瘾。一男子走上前来笑眯眯地道:“能借个火吗?”
  我爽快地掏出来递给他,俩人有一搭没一搭闲聊起来。

  “你孩子怎么了?”
  被人这么一问,我含含糊糊道:“急性肺炎,不碍事,你家呢。”
  “哎!医生说可能是自闭症。”
  我突然一愣,选择了沉默。我没见过自闭症患者,但听说过这种病。外人给他一个很文艺的名称,叫“天上的星星”。孤独,自闭,似乎要伴随一生,时至今日同属世界性疑难杂症,无法治愈。我不由得想起了赵家波的妻子,虽然病情不一样,但也有很多相似之处。

  我宽慰道:“也许是误诊,要不带孩子去大医院看看?”
  “哎!去了很多医院了,都查不出毛病。不过医生基本确诊了,就是自闭症。”
  “我听说自闭症可以治好的,要多听海豚的声波,是吗?”
  男子点点头道:“青岛有康复中心,我去过几次,费用太高,只好回来了。孩子在成长的时候一定要多给予陪伴,要不然后悔都来不及。”
  我想到了果果,苦笑着点了点头。
  抽完烟回到病房,陈瑶坐在沙发上发呆。看到我起身道:“我还以为你回去了,要不你回去吧,我一个人能行。”
  “明天你是不是还要上班?”
  陈瑶低下了头。半天扣着指甲道:“徐朗,我想求你一件事……”
  不等她说完,我爽快地道:“你去上班吧,我来照顾果果。课你给我上了,随后再补,要是杜校长问起来,就说再我家上课。”
  陈瑶感激地不停点头,道:“真不知该怎么感谢……”

  “又来了,不是说了嘛。”
  陈瑶勉强笑了笑。
  俩个人干坐着也没什么意思,我试探性地问道:“可以讲讲你的故事吗?”
  陈瑶脸色骤变,我赶忙道:“千万别多心啊,我没别的意思,要是不方便的话就别说了。”
  陈瑶苦笑一声,歪着头道:“也没什么不可说的,可能若芸已经告诉你了。我和他是大学同学,他是中文系的,我是外语系的,偶然一次机会相识,他开始疯狂地追我。其实我不喜欢他,可他死缠烂打,最终还是放弃了底线,接纳了他。”
  “大学时候,我们相处得非常融洽,而且我还为他堕过胎。到了毕业的时候,他问我未来如何打算。我说你去哪我去那。于是,我们就回到了云阳。回来了不久,我又怀孕了。他依然坚持让我堕胎,可医生说我的身体不好,不能再折腾了,万一再流产就怕以后怀不上了。没办法,我俩很快就结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