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0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明白,那我挂了。”打完这个电话,郝楠楠显得轻松了很多。
  张清扬的头枕在车后座上,还没等闭上眼睛,电话又响了,这次是苏伟。
  “我操,你小子勾搭哪个美女呢,占线这么久,好不容易打通了。”刚刚接通,手机里就传出了苏伟的骂声。
  “会说人话不?不会说我可挂了。”
  “呵呵,老哥你别当真啊,兄弟我不是急了嘛。”苏伟听张清扬声音不对,马上道歉,其实张清扬也只有对他才会这样。“吃饭了没?出来一起吃吧,德荣那小子也在呢。”

  “好啊,你说地点吧,我现在过去,饿了!”张清扬笑道。
  聚富娱乐城的包厢里,张清扬与苏伟、吴德荣二人喝着酒,他们的身边陪着三位缅南美女。自从金角高度开放以后,缅南内地大量的美女涌入金角,又经当地江洲专做此生意人的引入,在江洲市娱乐城里这些拥有异国风情的陪酒美女引发了熱潮。
  苏伟望着喝酒的张清扬,轻声说道:“双林省那边的老钱够呛?”
  张清扬摇摇头,没吱声,抬头却是问吴德荣:“在江洲的生意怎么样?”
  吴德荣不是政府干部,所以就比较放得开,正搂着身边的美女上下其手呢,听到张清扬问自己,忙从美女的裙下缩回手,笑道:“不错,不错啊,最近在李总的帮助下,我在金角谈下了超市的项目,咱们的超市可以走出国门喽!”
  自从吴德荣到江洲以后,张清扬特意和李明秀打了声招呼,说有这么一位搞实业投资的朋友,手下还有一家全国知名的连锁超市。有了这层关系,李明秀自然帮了吴德荣不少忙,他深知张清扬所讲的朋友代表着怎样的含意。
  张清扬点点头,说:“别光顾着和李总搞好关系,我们的干部适当的也要交流一下,搞不定的就找苏伟,小事我就不管了!”

  苏伟气愤道:“我操,你小子是不是瞧不起人啊?”
  张清扬直接把他的话无视,低头吃东西。吴德荣正色说道:“你放心吧,我现在和市委副秘书长夏志联络上了,我听南海商会的朋友提起过,这个人贪小便宜,给点好处就能摆平,就连李总也这么说。”
  张清扬点点头,说:“这种事还是小心为妙,不要把自己沾上。”
  “这个你放心,有你老兄提醒,我现在比较会和你们这种人打交道。”
  张清扬苦笑道:“我们这种人?”说完又摇摇头,有些失落。

  苏伟望着张清扬瞪眼,对吴德荣说:“你瞧见,这小子又玩深沉了!”
  吴德荣就笑,把身边的缅南女人搂进怀里,两人闹作一团,又在她的耳边说了声什么,便对张清扬说:“你老婆回京了吧?今天带走一个缅南妹子?”
  张清扬白了他一眼,说:“少扯蛋!”
  话虽这么说,不过扫了一眼身边的缅南小妹,还真有些蠢蠢慾动,忙喝了口冰凉的啤酒把火压祝
  怀中的手机响了,张清扬看也没看就接听,只听刘梦婷在电话里柔声说道:“清扬,我在江洲呢。”
  张清扬吃了一惊,忙站起来,心说她来得可真是时候,说:“你在酒店吧?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我……我和爸妈在一起,”刘梦婷好似有些为难地说:“清扬,我妈她问我能不能……能不能见见你……”
  “碍…”张清扬惊呼一声,大脑倾刻清醒下来,一时有些茫然。
  温暖的客厅里亮着温欣的灯,落地窗外便是夜幕下的江洲市中心,三十八层的高层住宅,站在阳台上可以俯视江洲全景。
  刘梦婷娇气地坐在沙发上,一脸的妩媚。
  张清扬坐在她的旁边略微有些拘束,必竟在这种场合下见到她的父母,感觉上怪怪的。刘梦婷父母亲就坐在他们的对面,这次是被她带过来旅游的。刘母过去知道刘梦婷和张清扬谈恋爱,后来又隐隐听到张清扬结了婚,女儿也说和张清扬分了手,她的心思也就淡了。

  刘梦婷对母亲也坦城了“曾经”与张清扬谈恋爱的经历,不过最后说她感觉性格不合,主动提出了分手。刘母并不知道他们真正的关系,一直都替刘梦婷惋惜。渐渐的看到张清扬越升越高,就更加后悔了,碰到女儿就问问张清扬,并且埋怨她几句没有把握住机会,这么好的男人都不懂得珍惜。
  这次来到江洲,知道张清扬在这里当市长,就向刘梦婷问了一些他的近况。刘梦婷被母亲问得有些烦,便堵气说道:“你要是真想了解他,我把他约出来好了!”
  本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刘母就当了真。而刘梦婷不知出何目的,也想试试张清扬的态度,没想到在电话里他短暂的沉默以后就同意了。今天下班后就赶了过来,还带了不少礼品。看到张清扬有勇气见自己的父母,刘梦婷别提有多高兴了。缩在他的身边,像一位听话的淑女,心里美美的。
  “清扬啊,真没想到你进步这么快,当初……都是梦婷没眼光!”望着仪表堂堂的张清扬,刘母感叹道。
  张清扬笑道:“王姨,我与梦婷还是非常好的异性朋友……”
  刘梦婷偷偷地白了他一眼,心说瞧你说得意正言辞,有把异性好朋友压在身下欺负的么?
  刘梦婷的父亲刘义自从当年延春的案子进去了几年,出来以后性格的变化很大,很少说话,看起来精神上受到了一点刺激。必竟从政的人,如果当年不出那样的事,也许他现在还会在延春身居要职。大起大落之后,难以接受也是可以理解的。对于这点,张清扬特别自责,必竟当年的案子和他也有些关系。

  “清扬啊,从东北到南海,你的工作干得真不错,真没想到年紀轻轻就副部了,我干了一辈子还是个副厅!”刘父无奈地摇摇头,闷头吸烟。
  “好了,别谈工作了,清扬天天日理万机的,到咱家来就放松一下,我们吃饭吧。”王姨说完便站起了身体,去厨房忙活去了。
  刘父好像不太喜欢生人,也跟着老伴去了厨房。见长辈们都走了,张清扬就松了一口气,把刘梦婷的手握在手心,小声道:“你高兴吧?”
  刘梦婷羞涩地点点头,说:“最高兴的还是我妈。”
  “那告诉她你是我的女人,她是不是更高兴?”
  刘梦婷摇摇头,有些失落地说:“其实这些年我妈一直怀疑我是某个大老板的二奶,她打死也不相信我自己赚了这么多钱。()”

  “我真的不想再瞒她们了,我们的事他们早晚有一天要知道,与其要知道,那还不如……不如早点说了。”
  日期:2017-03-07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