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6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本梁天心来了之后,这些风水师们就已经屏气凝神,不敢言语,此番猝然听到他的抨击,众人更是面色羞赧,无一人敢出声辩驳。
  以梁天心的身份,自然也不会在意这些人的反应,只是站起身来,踱步往前,忽又开口问道,“何为风水?”
  不等有人回答,梁天心便自问自答道。“江转河旋,是为风水;石立池现,亦为风水。自古以来,我华夏阴宅风水便讲究‘龙穴砂水’四字,选定阴宅,不光要寻龙点穴,更要观砂辨水。诸位方才尽在讨论龙脉何来,为何无人辨明砂水?”
  闻听此言,一众风水师都是面面相觑。片刻之后,才有一人支吾说道,“梁真人……非是我等不知辨明砂水,实在是砂水一道,博大精深,以我等修为,却是不足以辨明。更何况砂水一道对风水影响不大,是以少有精研者……”
  “糊涂!”他话还没说话,梁天心便是一声呵斥。
  “枉我港岛向来号称风水之都,没想到现在这些后辈,心思竟如此荒谬!”
  听他呵斥,在场数十位风水师,上到白发老者,下到毛头小伙,无一人敢出声,所有人都恭谨的听着。

  梁天心摇摇头,似是对这些后辈风水师极为不满,半晌之后,才继续道,“龙脉主天下大运,但却绝非一成不变。可山川河岳千百年也不会改变,为何龙脉风水却不时会生出变化?”
  “龙脉风水之变,便在于砂水二字。譬如黄河,众位可曾见过黄河之砂万年不动?黄河自那太古发来,河砂一路东行入海,动的不光是河中砂石,更是我华夏龙脉气运。”
  “又如我华夏龙脉,自古以来,主龙自昆仑起,至北境绵延,尤其冀州之域,尧舜禹三代圣人立极。而在唐宋以后,龙气南移,至明代,钟于中都凤阳……千百年来,昆仑未曾动,龙脉为何却有偏移?关键便是这砂水二字。”
  “龙脉定天下大运,而砂水却定龙脉变更。”
  听着梁天心侃侃而谈,我对他的印象倒是有些改观,本来只以为他是心狠手辣的养鬼派长老,却不曾想,在这风水一途上,他竟有如此造诣。

  论完砂水在风水学上的重要性之后,梁天心叹了口气,对着现场众人扫视一圈,又开口道,“砂水一说,的确艰涩,需辨九色,识九星,闻‘财、官、父、子、兄’,明‘生、旺、奴、煞、泄’。以尔等修为,着实不易辨明。然而修行一途,本是逆旅,若因艰涩便停步不前,又如何能超脱自身,更进一步?”
  “至于砂水无用一说,更是荒谬!无数先贤大哲都留下过砂水著作,譬如杨公《撼龙》、《疑龙》,又如紫霞散人之《玉函通秘》。甚至河图洛水中亦有记载!若是砂水当真无用,他们为何要研究?莫非你们自认为见识修为已经超过这些先贤了吗?”
  “我港岛为何能称风水之都?那是前辈高人用真本事换来的,你们凭着前辈福泽,吃上了这行饭,不思前辈恩泽,继而发奋弘扬。却只顾贪婪享受,不敢苦修精研。这也还罢了,竟有人只因不懂砂水,便敢放言砂水无用,这是何等的愚昧,何等的狂妄?”
  听他一番责骂。一众风水师更是羞臊不堪,纷纷低头,满脸自责,甚至不敢抬头看梁天心一眼。

  责骂之后,梁天心却也没再多说什么,语气平和了一些,从身上拿出厚厚一沓照片,正是早先米鼎城给他送去的那些坟地照片,指着其中一个个坟地开始跟众人仔细分解。
  “第一处米家现今祖坟所在之地,虽说是弦歌临政龙,家族气运难以支撑,不过胜在砂水好,此砂乃是断砂,断在平地,砂水圆净,虽说穴本有凶,却也能够庇佑后世子孙。”
  “再说这飞蛾和小宝盖龙,砂水端凝圆净,本来也算佳穴,却因未能过房螟领,故难以兴发。”
  “而剩下这最后一处,则是朝天芴龙。此穴乃大穴,王侯将相葬之也无甚不可,可此穴却依旧难称真龙,形势颇紧,理气消纳,算起来,只得一半功夫。”

  “然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此穴只得半数气运,却依旧是一处不可多得的吉穴所在。依我所见,米先生将祖坟迁此处,最为妥帖!”
  一一分析利弊之后,蒋天心得出了最后的结论。
  应该说梁天心的确见解不俗,不管是寻龙还是这看砂都讲的颇为妥帖,且不论他是天师修为,旁人无人敢得罪。单就这番说辞,也是众人之中见解最为深的一个。
  最妙的是,梁天心引为看砂的说法,恰能将米家祖坟走运一事解释的水到渠成。

  按照梁天心的说法,先前的弦歌临政龙对于米家普通人家不算什么太好的风水,但因为坟地周围的砂石庇佑。却让子孙得了富贵,但砂石易变,大运难言,如今几十年的功夫过去,那点砂石保佑的气运如今早已消散,由此弦歌临政龙也无法再庇佑米家子孙。
  由此米家这才有了这一系列灾祸。
  而同样还是根据砂石来分析。余下三处候选之地,根本无需多做比较,便能选出一处吉穴。
  这番说辞有理有据,听着让人根本生不出反驳的心思,在场的所有风水师几乎同时出声颂赞,纷纷表示心悦诚服。
  梁天心自然不会理会这些人,只是冲着米鼎城颔首一笑,“迁坟一事,宜早不宜迟,明日便是吉日,早一日迁完,米家便能早一日享受福泽。”
  言语之间,显然已经论定米家迁坟一事。
  米鼎城忙拱手言谢,“梁大师不愧是我港岛风水大师,这番言论,由浅入深,便是我这风水一道的门外汉,听了之后也觉得蒋大师说的有理有据。就会依梁大师所言。明日米某便动土迁坟。”
  说完,他也不等梁天心再问,直接便出口吩咐一旁的下人,将早先许诺的三样珍宝,以及另外一片七星艾叶尽数取来,放到梁天心面前。含笑道,“这是先前允诺之物,梁大师还请收下。”

  看到这些东西,在场的所有风水师尽皆眼热,但坐在这里的是梁天心,众人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不敢生出别样心思。
  梁天心一笑,面色依旧清冷,抬手就要接过艾叶。
  就在此时,我在一旁抬脚跨出一步,朗声道,“且慢!”
  听到我的声音所有人都是一惊,齐刷刷转头朝我看了过来。
  梁天心刚刚伸出去的手,这时也收了回来,皱眉看我一眼之后,出声问道,“小友此时做声,可是有何见教?”
  他的声音虽然平淡,但语气之中明显已经带上几分冷意。
  我微微一笑,“见教谈不上,只是在下以为,这位道友仅靠看砂一道便评判此间风水,似乎还有些不够稳妥。”

  此言一出,现场众人尽皆哗然,不等梁天心开口,一旁便有一白发老者,厉声对我呵斥道,“你这小子,且不说风水,你可知梁前辈是什么身份?竟敢口呼道友,你是港岛哪家子嗣,父母自幼没教过你礼仪吗?”
  尽管此时隐匿了气息,但让我对梁天心口呼长辈、大师之类的称呼,我依旧不情愿。清完他的话,我也不在意,只是继续笑道,“蒋道友是养鬼派的太上长老,修为的确不俗,但今日乃是风水盛会,只论风水见识,不论道法修为。蒋道友早先那番说法虽然不错,但米家风水格局却看走了眼。学无止境,达者为先。我称呼他一声道友,可有什么问题?”
  日期:2017-03-07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