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1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爷子的性格影响了步枪的性格,吃软不吃硬,心太软又够狠,被称为成不了大事的性格。唯有四个字一直不敢忘——问心无愧。
  冷嘲热讽也好,恩将仇报也罢,老爷子都不为所动,他仿佛就坚定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哪怕全世界对不起我,我也要对得起这天地。
  患了老年痴呆之后,老爷子八十岁高龄了,把那台岁数比我大的八二杠凤凰从角落里翻出来,重新修整一新,又把我小时候骑的五羊找出来,重新修整一新,对我说,这辆大车给你娶媳妇用,这辆小的就给你弟弟。
  再往前,老爷子还清醒,一次矛盾,村里一年轻人甩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甩在从游击战年代走过来的老兵脸上。老爷子当时什么也没做,不还手不骂人。很久之后我知道此事,要回去办人,老爷子说,你不要去,这一巴掌只是打在我脸上。
  只是打在我脸上。

  我想我应该懂得了他的意思。
  心太软。
  前几年,步枪花了一万多块钱买了一辆退役再退役的帕杰罗,岁数差点就赶上我的了。我开回去告诉老爷子,你看,这就是部队领导的座车,师旅长才有资格坐的。他马上就兴冲冲的跑出来看,嗯,霸气,是男人坐的车。
  老爷子半清醒半迷糊的,那三年只要出门,我就开车带他。越往后,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医院。曾有一段时间最怕接到老爹电话,家里有事都是老妈来电,老爹来电,那就是老爷子有事,大事。担惊受怕一年多,终于在年后的一个早上,送走了老爷子。
  殡仪馆的人说,骨灰用我们的车送回去,我们有专门的车。我说不用,我用自己的车送。报出来好端端地放着,一路上平平稳稳回到乡下,挖坑,深埋,埋土。遵照老爷子遗愿,一切从简,按照乡下的习俗来。
  我多憋屈,憋得整晚整晚睡不着,懊悔,自责,愧疚,或许如何形容都不为过。
  那就是一个历程,一个需要自己只能靠自己扛过来的心里历程。
  我应该理解和明白,人没了,身后的再风光,只是对后辈的自我安慰。老爷子也许是想让我们明白,重要的不是如何死去死去之后如何,是活着的时候如何。
  打趴下一次,再站起来的时候便更坚强,直至谁都打不倒你。
  生下来活下去活得有意义。
  李牧摆摆手说,“没有没有,刘旅长你言重了,肩膀上芝麻绿豆的事情,我倒是认为并不十分重要。”
  “但是基础条件。”刘全峰意味深长地说,“没在这个位置上,你有很多想做的事情是做不成的。据说107团是你一力促成的,嗯,我托大直呼你的名字,李牧,这份魄力,温政委都佩服得很。”
  李牧意外道,“温朝阳?”
  刘全峰笑着点头,“我和他是同期学员。”
  他所说的应该是提正团要参加的军事培训班了,国大开办的为期半年的中高级指挥员培训班,一年一期。
  “原来还有这层关系。”李牧恍然,难怪刘全峰了解的这么多,当然这些信息也不是绝密。

  刘全峰说,“老温这个人很少佩服人,性子也是执拗的。我和他认识有七八年时间了,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他佩服的人极少,年轻的一个没有,你是第一个。能让他心甘情愿的当大管家去,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李牧深有同感,道,“是的。107团能有今天的成绩,就团领导层面来说,至少有一半的功劳是要归老温的。”
  作为政委,温朝阳其实就是107团的大管家,在采取了全新的编制模式之后,没有了单独的后勤处,自然也就没有处长,下面直接就是张如松这个勤务保障营营长,再往上就是分管领导温朝阳。
  而且,作为徐战和李牧之间的缓冲,温朝阳做得非常好。可以说,和谐的团领导班子,是因为温朝阳的存在。他软中带硬的性格恰好与李牧形成了互补,又因为要资历有资历要级别有级别,和徐战这位经验丰富的团长比起来也是很有分量的。
  因此一些团干部私下里说,107团真正当家的是副团长李牧,而能够做副团长李牧的主的,是温朝阳政委。徐战作为团长,不可避免的被官兵们私底下称为——招牌。
  大屏幕上显示着,五公里的赛程过半了,领先的是刘贵松和阿甲呷呷,后面是紧追不舍的其他部队的兵,大多数都是特种兵。
  刘全峰说,“107团看样子是胜券在握了。”
  “不到终点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李牧谦虚着,这几天他一直低调地谦虚着,以免让兄弟部队认为107团盛气凌人。

  “九月份我们要和十二军搞对抗,军区首长说,允许请外援,李牧,你的107团有兴趣和老部队合作一把,当半个月蓝军吗?”刘全峰笑着问道。
  李牧反问,“渡海登陆?”
  “嗯。”刘全峰点头。
  李牧笑着摇了摇头,说,“还是老一套。107团并不适合反渡海登陆作战这个角色。而且,恐怕时间上也不允许。”
  他心里想着的是维和呢,搞实兵对抗演习的机会很多,参与维持世界和平的机会却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
  刘全峰却是不知道有这个隐情,当即说道,“我提了一个新的想法。以往的渡海登陆作战实兵对抗模式的确是跟不上时代了。不过这个模式还是很必要,做一些调整,比如调整重点,增加空降的规模,增加城镇争夺和据守的环节,将整个演习的流程,按照战役的流程往后延伸。如此,可以发挥的空间会大得多。你的107团是快速作战部队,很适合这样的实兵对抗。”
  “按照你的想法,搞下来恐怕没一个月是不行的,军区会同意吗?”李牧还是忍不住问。
  “事在人为,我会努力争取的。”刘全峰表现得很有信心。

  李牧笑道,“刘旅长,你可能不太了解107团。我的部队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快速作战部队,而是全天候全地形的即时打击部队。规模战争中,我的部队能发挥的作用通常来说是比较有限的,恰恰相反,非战争时期才能体现出这样一支部队的能力来。”
  “全天候全地形即时打击部队?”刘全峰砸吧着这个有些似曾相似的定义。
  或者确切地说是全天候全地形全球即时打击部队,李牧心里默默补上一句。一点也没有错,107团的定位就在这里。轻型快速作战部队,是一种更加隐晦的称呼罢了。
  其实从107团的配置、训练等等方面是可以看得出,这就是一支可以随时装在运输机上拉到最大航程能够到达的地方,战车开出货舱就能直接投入战斗。什么战斗准备什么战前训练什么战前后勤补给兵员补充,全部统统的不需要。
  刘全峰深深地看着李牧,道,“你的心可真大。”
  “未雨绸缪,或者借用你的话,事在人为。”李牧呵呵笑道。
  刘全峰显然不会就这个话题和李牧往下谈的,能走上旅长这个位置的,没有政治敏感性早早的就被淘汰到看不见人了,又怎么会在这个话题上和李牧往下深聊。况且,这可是关系到外交政策、国防政策的话题,等闲是不能轻易的谈的。
  日期:2017-03-07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