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0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丽萍,你这是怎么了?在常委会上,你的话可不是这么少啊。”米丰收有些坐不住了,抬了下屁股,盯着她的眼睛。
  伍丽萍微微一笑,说:“工作以外,我通常话很少。”
  “那你我是外人吗?”米丰收不满地问道。
  伍丽萍对着他的眼睛,反问道:“米書記,那我和你之间是什么?”
  “你……”米丰收脸上有了怒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喝了口茶,压住怒火,说:“最近宣传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看?”
  “你是说这次网络上的视频事件?”伍丽萍直接问道,私毫没给面子。
  米丰收感觉脸熱,但还是点了下头。
  伍丽萍这才说道:“这件事其实也不能完全怪宣传部,要怪也怪……事件本身,网络传播的力量谁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强大。”
  “我觉得政道不太适合在江洲干下去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应该有人出来顶下责任。”见伍丽萍不上道,米丰收只好道出心理话。
  伍丽萍摇头道:“这件事我不太好说,应该省里决定吧?”
  “但江洲市常委的意见也很重要。”米丰收重重地说道。
  伍丽萍低下头,说:“那您也要和方書記商量,干部、宣传、这都是他负责的。”
  “丽萍,你认为陈政道还有脸干下去吗?”
  伍丽萍不解地望着米丰收,说:“虽然这次的责任算在了宣传部的头上,但也不能就因为这个把他调走吧?我想方書記是不会同意的。”
  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伍丽萍也轻松下来,她没有顺着米丰收的意思讲下去。虽然米丰收表明了是想吸收她,但她不想听他的。
  “那张市长会不会同意?”米丰收问道。
  伍丽萍笑了,说:“这个问题您应该问清扬市长吧?”
  米丰收知道谈不下去了,伍丽萍对自己与对外人没什么区别,在她的眼里好像除了工作,别无其它。他无奈地摇摇头,说:“丽萍,我们之间难道只能这样吗?”

  伍丽萍笑了笑,说:“米書記,您要是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家里还有点事情。”说完,也不等米丰收反应,便站起了身体。
  “丽萍!”米丰收叫住她,可是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她离开。
  “砰”的一声,房门被关上了,米丰收望着空荡荡的房间,拿起烟灰缸狠狠地砸在了地板上。
  伍丽萍听到响声,回头望了一眼,嘴角挂着苦笑。二十多年前的一件事突然闪现在脑中,不过并没有让她感觉怎么样,他只是觉得米丰收其实挺可怜。

  伍丽萍把米丰收找自己谈话的事情告诉了张清扬。两人在盘龙山庄见的面,最近,张清扬比较喜欢在这里批阅文件。
  伍丽萍笑道:“市长,我想可能老米一看到陈部长,就会想起这件事吧。以他的性格,自然无法容忍,所以就想把他调走。”
  “嗯,应该是这么回事。”张清扬点点头,沉思道:“米書記会见你的结果……他应该很失望。”
  “是啊,他想取得我的支持。”
  “你们之间……是旧识了吧?”张清扬头也没抬,淡淡地问道。
  伍丽萍的脸色一红,苦笑道:“您是不是也听到了一些什么?”
  “呵呵,我到是没想到你敢提起。”张清扬一愣,见伍丽萍主动提到这个话题,反而轻松了很多。
  “是啊,这些年,这个传言就没有断过,要不然我也不会离婚。不过市长,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我和老米是旧识不假,但却没有传言中的那些关系。”
  张清扬有些不理解,但还是笑着点头,伍丽萍能坦坦荡荡的讲出来,那就证明她所讲的话应该不是假的。

  “昨天晚上,陈政道去找方少刚了,他应该听到了些风声。”伍丽萍接着说道。
  “是啊,我想米書記这么做,应该让省里很为难吧。”张清扬若有所思地说,米丰收,方少刚,还有修省长,这三人都是比较靠近乔系的干部,而修省长一直以来也比较支持方少刚,如果米丰收非要把陈政道调走,那么肯定就会与方少刚闹得不愉快,而修省长在其中也会感觉别扭的。张清扬心想,也许可以趁此机会,做点什么了。
  伍丽萍笑道:“下周省政府全体市长会议,也许你可以听到些消息。”
  张清扬笑了笑,说:“你到是消息灵通啊。”
  伍丽萍摆摆手:“你忙吧,我回去了。”

  “不送了。”两人合作时间虽短,但却肝胆相照,合作十分的顺手。伍丽萍越来越觉得与张清扬搭档,比与方少刚在一起舒服多了。
  伍丽萍走后没多久,白灵进来送茶,望着沉思的张清扬想说点什么调节下气氛,不料却被他直接赶了出来。白灵气愤地走出来,不满地拍着胸口,感觉自尊心受到了强大的打击,掏出电话打了出去。
  “亲爱的,我觉得自己不行,他连看都不看我。”白灵悄声说道。
  “宝贝,别放弃,我们还有机会,乖,过几天有空我去看你。”
  “亲爱的,我想你……”白灵情真意切地说道。
  “宝贝,我也想你,”对方在电话里说道。

  下午,米丰收又在办公室里约见了张清扬,果然谈到了陈政道的事情。他心情沉重地说:“清扬啊,展览会开幕的关键年,现们的宣传口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政道应该承担起这个责任,你说呢?”
  张清扬笑眯眯地点头,说:“我支持您的意见,政道同志的确不在适合继续干下去了。”
  米丰收一愣,万万没想到张清扬会这么容易表明支持自己,十分的意外。笑道:“你要是没不同意见,我可就向省委提出来了。”
  张清扬点点头,米丰收便高兴起来,说:“你瞧,工作还是需要沟通的嘛,谈一谈就好了。”

  “您说得对,工作需要沟通,也需要合作。”张清扬意味深长地说道。
  一周以后,张清扬参加完省政府的市长会议以后,与丁盛在一起喝茶。丁盛笑呵呵地说道:“米書記提出来把陈政道调走,但是方少刚找了修省长,反对丁盛的提议。清扬,你怎么看这件事?”
  张清扬说:“我也不同意调走陈政道。”
  丁盛的目光有些变,审视地望着张清扬,不解地问道:“可是丁盛在省委書記碰头会上,说你支持他的意见啊。”
  张清扬微微一笑,说:“我是想让有些人出头,其实陈政道留在江洲对我没有坏处,我为何让他走?”
  丁盛低下头吸着烟,默默地想着张清扬话中的含意。不可否认,别看张清扬很年轻,但是其政治思想却十分的成熟。想了一会儿,他好像就明白张清扬的意思了,他想留下陈政道目的就是为了让米丰收难堪,而表面上又支持米丰收的意见,就是想让方少刚出头与米丰收作对,这样就能起到一箭双雕的效果。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想明白以后,丁盛点了下头。
  张清扬接着说:“如果方少刚坚持留下陈政道,那么我会和米書記谈谈,争取让陈静进宣传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