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1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不是人手不够,是压根没多少合适的人手。”李牧也回头看了一眼,一针见血地说道。
  何美丽只是笑,因为李牧说的是事实。
  李牧再一次微微点头,“嗯,不错,晚上过来找我好好聊聊。”
  说完就返身回来,走到刘贵松和阿甲呷呷面前,两人喊副团长,李牧就笑道,用平缓的语气说,“我以前是三十一军的,在特大接受过一段时间的集训,当时还是特战大队,改旅没两年。放宽心,他们水平一般般。”
  刘贵松和阿甲呷呷地嘿嘿地笑了,刘贵松说,“副团长,我保证不拉肚子了。”
  阿甲呷呷都要笑喷出来了,说,“你倒是要拉肚子,涡轮增压啊!”

  刘贵松就不满地瞪着阿甲呷呷。
  李牧笑了笑,下巴抬起来点了点右边的十二集团军的特种旅,对他们说,“右边的特种旅就更差劲了。他们原来是摩步旅。09年我们第三旅和他们干过一架,他们连军指挥部都守不住。一群渣渣。”
  刘贵松和阿甲呷呷都忍不住开心地笑出声来,首长用这种大头兵化的字眼说话,最得大头兵们的心,因为那说明首长真性情,少了很多公式化。
  “放宽心地搞,正常发挥,你们俩就是第一和第二。”李牧看着他们微微笑着说,“我倒是认为你们应该相互比拼。呷呷,上次你输给了刘贵松,这一次可就是雪耻的好机会。”

  阿甲呷呷顿时就当回事了,再看向刘贵松的目光,都带着杀气。
  几个动作几句话解决了俩新兵蛋子遇到的最大的问题,而两支特种部队特意秀肌肉企图打击107团官兵信心的想法,也自然而然的被李牧简单几招化解掉。若没有几下子,李牧这个副团长那真是白当了。
  他还是上等兵的是就能让一票的士官心服口服,何况当了副团长。
  刘贵松蔑视阿甲呷呷一眼,又蔑视了左右两支特种部队一眼,对李牧拍胸脯道:“副团长,我保证不会让阿甲呷呷追上。至于那些肌肉发达的特种兵,摆剖死还差不多,玩真章他们不行!我就算是屎也会屎在终点上!”
  “哈哈哈!”
  李牧赞赏地拍着刘贵松的肩膀,“这话听着提气!”
  把他们俩交给边关林,李牧就回到了自己的观摩位置上去,边关林继续给俩新兵蛋子打气。
  李牧非常放心,只要他们俩正常发挥,就他所知,军区里能跑赢他们的,目前为止是没有的。相对来说,神经粗大的刘贵松心理素质强于阿甲呷呷,有些时候,神经粗大也是有好处。
  身边凑上来一名虎背熊腰的军官,说,“李副团长,你们****出来的,都是新兵啊。”

  李牧转身看过去,呵呵笑着首先敬礼,“吴旅长。”
  这上校却是十二军特战旅的新任旅长吴峰林,也是军区有名的年轻军事干部,接替上一任旅长的位置时,才三十五岁。但和李牧一比,差距也就出来了。已经三十七岁的上校副师和二十七岁的中校副团,军衔上差一级,级别上差两级。十年的时间,就算按照正常的升迁速度,李牧到了他这个年纪,副师也是绝对跑不了的,并且更加自身。
  当然,以李牧的发展势头,显然用不了十年的时间。要知道,李牧这个副团已经快两年时间了。
  “107团新建,新兵居多。矮子里跳将军,挑出来的也是新兵居多,我也是没有好办法啊。”李牧谦虚着,心里确确实实的瞧不起直接从摩步旅改过来的特战旅。
  三十一军的特战旅不同,它的前身是军区司令部直属的侦察大队,然后是特种大队,接着下放到三十一军,然后才改成旅级特种部队,根正苗红的特种部队。前身是侦察大队的时候,是参加过老山轮战的。

  十二军特战旅以前是步兵师,师改旅改成了摩步旅,是最普通的步兵部队了,连机械化步兵部队都比不上,一下子直接给改成特战旅,能入李牧的法眼才怪。他李牧就是第三摩步旅出身的。
  哦,十二军特战旅的番号是第六特战旅,一直以来都是第三摩步旅的死对头,而十二军也一直和三十一军不对付。在演习场上,第三旅模拟蓝军,第六旅充当红军,每一次实兵对抗都会发生一些事情。大头兵们打架是家常便饭,相互之间派遣便衣侦察然后被俘虏然后审讯,怎么审,先打一顿再说,断骨头什么的一点也不稀奇。
  有这段渊源,李牧想对吴旅长真诚点也是真诚不起来的。
  部队之间有这种对立比拼的情况是利大于弊的,能够极大的促进部队的军事训练,提高部队的战斗力。你争我夺争第一,可不是上级领导机关最愿意看到的场面。
  至于一些伤亡,当然,亡是极少的,受伤几个兵,准备打仗的团体,不受伤算话吗?
  “李副团长,你们107啊,可是军区的当红明星,司令部直属的作战部队,每年花掉的军费听说比我们一个摩步旅的都要多。”吴旅长呵呵笑着,话里话外却是一点也没客气,“你就派俩新兵蛋子出来,丢了军区司令部的面子,首长们脸上可是无光了。”
  怨气不可能没有。
  自从把特种大队下放到集团军之后,军区司令部直属之下就不再编制有作战部队了,107团的出现,让这种局面重现,代表着的可不就是军区司令部的脸面,具体到个人,那是军区参谋长的脸面,谁让参谋长是司令部的老大呢。
  李牧心里暗暗道,老吴啊你错了,我们一年花掉的军费赶上一个满编机步师了,区区一个摩步旅能花掉107团一半的军费就不错咯。
  李牧也懒得跟他打嘴仗,轻轻笑了笑,说,“不着急,一会儿谁丢人,很快就知道。”

  吴旅长的脸色顿时就难看了,太不客气了!
  有些事和人,哪怕你费劲全身力气撕心裂肺,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你找不回来也留不下来。
  这几天是硬扛着过来的,每天睡两个小时吃一顿饭,吃下去也没用,坐一会儿就吐,吐个干干净净,心头像压了一块石头,又像心脏跳跃的节点堵上了污垢,躺着睡不着,瞪着眼睛身体睡了脑子还清醒的。
  没有忘,还要写字,一章存稿没有,一定要写,就这样,硬撑着写了两天,终于还是要请假。
  心里的痛苦和弟兄们对步枪的支持和期盼来来往往往往来来地走,交织着混杂着,这两天的更新,就在这种状态下出来了。
  今天我还想坚持,扛过这一段,但终于还是崩溃了。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表达爷孙之间的感情,很小的时候父亲忙于工作,多是爷爷在照顾我。他是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他是毛主席时期走过来的老战士。在我慢慢长大越来越能理解和体会他所付出的一切,对他的感情,也就不再限于孝心。
  老爹说,清明节要给老爷子立块碑。当时我就不行了。一年了,老爷子的坟头连块碑都没有。我时常在想,如果当年他跟着部队走了,也许埋骨的地方会是八宝山,至少会是省城的某个老干部陵园。

  而这一切,纵然心有不甘,儿孙辈却不能不含泪接受。老爷子的遗愿,乡村的习俗,你再难受,也得接受。
  日期:2017-03-0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