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64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辉还对眼前的一切不敢相信,看到鸣翠恢复记忆,林辉也惊喜万分,“鸣姐,我来了这么长时间,你也不认我!”
  然后林辉又走过来拉住静心的手说,“这不是梦吧?”

  静心笑着说,“林姨!这怎么是梦呢?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站在你这里吗?”林辉一把楼住静心哭了起来。
  看着眼前这惊喜的场面,我都被感动了,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有好报,鸣翠连忙问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就把她怎么失忆,又怕被人伤害,就偷偷把她从省城接了回来的事对鸣翠说了。
  鸣翠沉思了一会儿问我,“袁凯的公司怎么样?”

  真是母子之情啊,到现在鸣翠还没意识到自己儿子是什么样的人,还要关心袁凯。
  我只是说了一句挺好,就没再说什么。鸣翠恢复记忆了,静心回来了,这是天大的喜事,我晚上专门安排了一桌饭,把公司的几个高管以及小虹也叫了来,共同庆祝一番。
  但现在最让我疑惑的是,静心回来了,那个死者又是谁呢?而且长得与静心一模一样,这又作何解释呢?
  这不仅是我的疑惑,也是林辉的疑惑,晚上回到家后,林辉就迫不急待的让我第二天带她去趟公丨安丨局再次确认一下。
  静心回来了,应该去公丨安丨部门销案,于是我带静心和林辉第二天就去了公丨安丨部门。公丨安丨人员对静心回来也很惊呀,寻问了半天,才让我们出来。
  但现在林辉不愿意了,她认为死者与自己的DNA为什么一致呢,这会不会就是自己找了多年没找到的女儿吗?
  公丨安丨人员说还要继续寻找有关线索,但静心说出了一个线索,她说小时爸爸经常带她去邻居家看一个小女孩,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再后来那个女孩就随他父母搬走了,再无音信。
  丨警丨察随即根据静心的线索展开了调查,这是后话。且说林辉与鸣翠,因为孩子的事也把当年林辉隐藏在心中的秘密说了。
  林辉对鸣翠说,自己当年生下孩子,怕让人知道,于是就托静心父亲送了人,当时静心已经出生,不可能再有第二个孩子。
  说完这些话后,鸣翠半天没有说话,我真怕鸣翠生气,再犯病。过了一会儿,鸣翠说话了,“事情都过去了,我们也都老了,就不要再说这个了!”说完眼睛涌出泪水,可能在鸣翠心里,自己遇到的两个男人都不成功,都喜欢偷腥,但人已死,再有怨恨也没必要了。
  林辉也流下泪水,她是在找自己的女儿,但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我为她们这样复杂的情感而惋惜,鸣翠与林辉这两个女人都是很优秀的女人,但她们情感却不成功,有了那么多麻烦。
  随后几天,我一直与公丨安丨人员联系,主要确认为什么死者与静心这样像,她们可是两个女人所生,但丨警丨察说,也有这种机率,同一个父亲生的孩子并不一定不同。
  如果照此推理,那么杀害林辉女儿的人,应该错把她当成了静心。但无论怎么猜测,先把人确认完,之后就是等待公丨安丨部门的调查结果了。
  既然鸣翠已经恢复记忆,我向鸣翠提出要辞去公司职务,并且把这段时间的债主要钱的事也说了一遍。

  鸣翠对我工作很满意,也很感谢我,希望我继续留在这里与静心一起干,但我去意已定,当初定的就是临时代管。
  静心也不希望我走,但我对静心说,公司事务还是她熟悉,还需要她去支撑。同时,我提醒静心一定要注意袁凯,小心他再次使出阴险之招。
  准备走了,心中也无限感慨,静心召开公司会议,希望我做一个告别演说,我笑着说,“还是不说了!我只要把小虹带走就行!”
  我与公司告别后,静心调侃我,说我从她公司挖人,把小虹这样优秀设计人才挖走了。 ..我笑着对静心说,“做服装这一行当,不要总盯着一个人的眼光,要多方位审美。”
  其实我不让小虹走,小虹也必然要离开静心公司的,因为我走了,她不愿在这里干。

  随后我又去和鸣翠、林辉道别,鸣翠和林辉都舍不得我走,但为了我在省城的工作,不得不同意。
  我对林辉说,如果在G市不愿意呆了,可以去省城转转。林辉点点头,我知道她内心是很痛苦的,本来静心突然出现,却不是她的女儿,自己的女儿才是真正被杀。
  过多的安慰会让人更加痛苦,我没有再去劝慰林辉,在她头脑里直想早一天把凶手抓到。
  我和小虹回到省城后,吕大安带领他招聘的那些新员工给我举行隆重的欢迎仪式,只见吕胖子站在门口,两边各站了新员工。

  “欢迎林总归来!”吕大安大声叫着,只见那几个员工齐声喊到,“林总好!”
  “靠!胖子,搞什么名堂?瞎胡闹!”我笑着与员工打招呼,吕大安对我说,只要我来了,他就可歇歇了,可以没事打几圈麻将。
  我让小虹先去休息,跟我在鸣翠公司太累了,人家这样忠心跟着我,让我太感动。
  吕大安抱着一堆材料给我,“这是近段时间疏导材料,你看看吧!还有的预约了,还有的我就直接给疏导了!”
  我吃惊看着吕大安,“胖子!你也敢接客户?可别让人告了你!”我怕吕大安没有资格证,到时让客户抓住把柄可就坏了。
  我把材料放在一边,然后与吕大安聊了起来,聊得最多还是鸣翠与袁凯的事,吕大安让我这段时间消停点,以袁凯的性格,他不会饶过我的。
  对于吕大安的提醒,我很清楚,但我最牵挂的是静心,我想那个冤死的姑娘就是袁凯派人搞错了对象,才杀的。现在静心出现了,袁凯肯定还会下手。
  吕大安对我说,现在袁凯公司也像炸锅一样,因为袁凯的经营理念与鸣翠不一样,鸣翠犯病后,袁凯公司又出现危机。
  这个我当然想到,我知道在鸣翠心里,袁凯还依然是她的儿子,我临走时,反复嘱咐静心,一定要注意安全,也要保护好鸣翠,因为鸣翠恢复记忆了,袁凯肯定知道,鸣翠也必然还会帮助袁凯。
  我和吕大安对静心很佩服,她的聪明与机敏一般人都比不了,当发现那具女尸时,我就认为不可能是静心。而静心的性格也因为袁凯而转变,用她的话讲,鸣翠对袁凯那样好,所以她选择离开,当时真不想回来了,但师父说她俗间事还没净,还应该回去,于是她就又回到了G市。
  吕大安问我下步怎么办,现在公司不死不活的,生存没问题,但要想挣大钱可能性很小。
  其实在鸣翠公司我就想过,要想干点事,挣点钱,必须要转型,就比如情景疏导,现在虽然是公司的主打产品,但我感觉转的还不够。
  日期:2017-03-15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