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63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袁凯气得把电话扣了,我知道他不是担心公司的好坏,而担心将来公司如果拍卖时,那就不是他袁凯一人所得,就会有很多股东都有份了。
  苏小慧也打电话对我说不该这样做,我现在可不能再给苏小慧留情面了,我对苏小慧说,总不能看着鸣翠破产吧!你苏小慧应该知道,做人不能做绝了,袁凯恰恰就把人做绝了,将来她继续这样跟着袁凯干,得不到什么好下场。
  我把苏小慧电话放下后,小虹进来了,她对我说不要发这样大火,袁凯既然这次没能实现他的目的,他还会有别的招法,让我注意点。
  对于袁凯使阴招的事,我肯定知道。想到这里,我想应该给公丨安丨局打电话问问静心案子的事,过去这样长时间了,总得有个眉目吧。

  公丨安丨人员告诉我,有事直接来刑侦队说。我想这一定查到什么情况了,于是我开车直奔公丨安丨局。来到公丨安丨局后,我还是找上次办案的两名丨警丨察,他们告诉我,现在只是复原了静心头像,衣物全都没有找到,他们指着还原的头像让我看,确认是不是静心,我连连点头。
  我很失望的从公丨安丨局返回到租住的那栋房子,我把静心面目还原情况告诉了林辉,我想既然与林辉是母子关系,没必要再隐瞒什么了。
  林辉听了不住流泪,在她心里最为后悔的莫过于在美国没有与静心相认,这成了她一生的遗憾。
  我安慰林辉不要太难过,事情总会查个水落石出的。我又看了看鸣翠,她现在像小孩一样天天看电视,有时想真羡慕她这种状态,忘掉过去苦痛,没有苦,只有乐,也挺好的。

  林辉告诉我,这段时间她知道我在公司很忙,她就不停的与鸣翠聊天,鸣翠只是哈哈笑着,什么也不知道,但她总算把自己心里话和她说完了。
  我苦笑了一下,眼前林辉实际上是最为可怜的,自己的女儿一天都没见到,生下就匆匆走了,但后来找到了,又为了闺蜜之间的感情,没敢相认。
  我安慰一番林辉后,就回到公司了。刚坐下,柳冰就进来了,她说当初和鸣翠关系很好的酒业的老总来了。
  我忽然想到当初陪鸣翠找过的那个酒业老总并购袁凯公司的事,可是袁凯死活不干。他来做什么?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一定来要钱的。
  我到了会客室后,只见那个胖乎的酒业老总和带来的两个人站了起来,“林总,我们老相识了!”

  “哈哈,原来是魏总来了!”我连忙上去与他握手。这时柳冰端来茶水。
  这个魏总说话很爽快,我只是记得当初参与袁凯并购时,他没有成功。但至于借没借钱,后来我就不清楚了。
  “林总,我们对鸣总身体非常惋惜,正值人生最好年纪,却没成想得了这种怪病。如果没有林总在这,恐怕这个公司要完了……”魏总笑着说。
  我连忙说,人生苦短,谁也不想摊这样的事。于是我们闲聊一会儿,魏总就从包里拿出一份借款协议,“林总,事务繁忙也不说别的了,当初鸣总从我这里借走钱,这是借款协议,请您过目!”

  我拿过一看,脑袋瓜子嗡得一下就好像大了似的,只见协议上借款一千万。我提醒自己一定要镇惊,要拿出做情感疏导的心理来,不能让这个胖子占了优,我看完后,递给他,“魏总,这些借款应该是与袁凯公司的,虽然担保人是鸣翠,但应该向袁凯公司索要!”
  我说完后,魏总脸色当即就不好看了,“林总,你是给鸣翠代管了,现在鸣翠找不到了,公司法人代表依旧是他,不仅袁凯公司要还我的,而且他的公司不够,还要鸣翠公司来顶!”
  我清楚知道这些借款,无论是鸣翠还是袁凯的,首先看借款人,但作为母子关系来讲,如果袁凯还不上,鸣翠真的要还。
  我正想着,会客室门开了,只见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戴着墨镜站在那里,我怎么看着这样眼熟,突然这个女人把眼镜摘下,我当时吓得快要摔倒,怎么会是她?
  让我惊呀的是,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静心。.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突然出现在会客室呢?我掐了下自己的大腿,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静心!你干啥去了?”我连忙问她。只见静心笑着说道,“我只是去了南方道观散散心,没想到才走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啊!”静心说完,点燃一根烟,然后又笑着对魏总说,“魏总,很久不见了,还记得我吧!”
  魏总也被眼前静心吓一跳,谁都知道,静心已经死了,怎么这时候出现,这是鬼吗?

  “静心,可是好长时间不见你了!”魏总笑着说。
  “是啊!好长时间不见了,见了就来要钱!这钱我们可还不了!你得先找袁凯去!”说完一口烟吐向魏总。
  “好!既然鸣翠的女儿回来了,我们也不怕这钱飞了!我去找袁凯!”魏总说完就起身离坐走了。
  我对静心说,“静心,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来。
  这时柳冰恰巧进来,她一看静心站在那里,吓得手里的热水壶“啪”得掉在地上,“我的妈呀!静总,你怎么来了呢?”

  静心咯咯笑着,“看把你们吓得,我为什么不能来啊!”
  我连忙让静心坐下,问问她的情况,原来静心那段时间在公司里也为鸣翠一心为袁凯一气之下自己出去了,她最初只想散散心,但到了南方一座山上时,被那座道观所吸引,她就想何不在那里净化一下自己呢。
  静心很轻松的说完,我就把她如何失踪,我又如何报警寻找 ,以及后来寻找到一具尸体,怀疑是她的事说了一遍。
  静心惊呀的说,“真有这事?那就是说那个女孩长得像我?”
  “太像了!简直就是你的复制品!”我真的怀疑为什么那具女尸长得那样像静心,但DNA配对却与林辉相似,这到底又是为什么呢?
  种种疑点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既然静心来了,也是高兴的事,我也就轻快了,正好把公司交给她。
  静心突然出现在公司里的消息,很快在公司上下传开了,很多员工都不相信,纷纷来我办公室看静心,他们倍感惊喜,从来没听说有人死而复活,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
  我连忙带静心回到租住的屋里去见鸣翠与林辉,我们刚进屋,林辉吓得当时昏了过去,我连忙把林辉扶到沙发上,吃了药。

  但最让我惊喜的一幕出现了,当静心慢慢走到鸣翠眼前时,鸣翠突然止住笑,轻轻的叫了一声,“静心。”
  这时林辉也缓过神来,我连忙对静心说,“你妈恢复记忆了!”果然如无所料,鸣翠看了看周围一切,然后走过来拉住林辉的手,“你什么时候从美国回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