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253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张诗宜不是正常人,她是一个精神病人,精神病院这种地方,对她而言再适合不过了。
  虽然考虑到了以的情况,但范炎炎心还是很是顾虑,毕竟张诗宜是张镇的女儿,张镇把张诗宜托付给他,让他想办法说服张诗宜去米国,还给了他一大笔钱,而他却是把张诗宜送进了精神病院,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向张镇交代了,他决定等有探视的机会之后去监狱跟张镇说一说张诗宜的情况,至少让他也知道。
  然而这天,范炎炎刚好接到了一个电话,正是张镇打来的。
  “喂,范法医,我是张镇!我女儿现在怎么样了,已经去米国了吗?”
  范炎炎拿着电话,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他只能硬着头皮说:“张诗宜有精神病,被我送进精神病院了。”
  “什么?你……你怎么能这么做呢?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她没有精神病,只是性格稍微有些问题,需要你们多跟她进行沟通!”
  范炎炎无奈的说:“张检察官,我也不想这样,但你的女儿张诗宜的确有精神病,我请来了精神病专家,他在了解张诗宜的情况之后也是这么说的!”
  “我好不容易才争取到了这个打电话的机会,能通话的时间不多!范法医,你跟我好好说说,她怎么有精神病了?你凭什么把她送到精神病院?”
  范炎炎叹了口气,又说:“她的确有精神病!首先,她诋毁你,平白无故的把雪琪当成她的妈妈,而且她还喜怒无常,雪琪不过是小心的跟她提了一下,说自己并不是她的妈妈,她拿刀来砍人,要不是李曼妮及时赶到,恐怕你女儿不只是进精神病院这么简单了!”

  “什么……她拿刀砍人?”
  范炎炎点头说:“是的,不仅如此,她还趁我不在的时候对雪琪下狠手!把雪琪打得遍体鳞伤!”
  “什么……她怎么能对欧阳律师做出这种事呢,不对,她不是这样的人……”
  范炎炎也松了口气,他问:“张检察官,现在你总该明白了吧,你女儿把雪琪当成妈妈,之后还故意伤人,连精神病专家都说她有精神病了,你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不对!她没有精神病!范法医,你一定要相信我!她真的没有精神病!”
  范炎炎摇头说:“现在不是我相不相信的问题了,而是要看精神病专家相不相信张诗宜!”
  “张诗宜她还是个孩子,精神病院那种地方会让她很难受的!范法医,请你一定要想办法把她带出来!”
  范炎炎无奈的摇头说:“抱歉,这个忙我帮不了你,算她没有精神病,严重的暴力倾向是绝对有的,我们把她放在精神病院也是对她的一种保护!而且张检察官,你有没有想过另外一个层次,你在法庭抖出了夏侯武的名单,原组织成员一定会对你心生怨恨,你现在在监狱里他们没办法,所以很有可能对你女儿下手!让你女儿暂时在精神病院呆着,有什么不好吗?如果她真的没有精神病,精神病院也可以给她下一个诊断书,到时候出国也才更方便,毕竟米国是不允许精神病入境的!”

  “范法医,谢谢你为张诗宜考虑这么多,但我还是要声明一点,张诗宜真的没有精神病,你一定要 相信这一点,不要让张诗宜在精神病院呆久了,要尽快让她出来才行,那里会把没病的人都逼出病来的!”
  看到张镇这个时候都还在坚持说张诗宜没病,范炎炎也是感到有些无奈,他问:“张检察官,既然你说她没精神病,那她又为什么要说雪琪是她的妈妈呢?为什么会对雪琪做出那样过分的伤害行为?”
  “这个……我说不来,但我敢肯定,她一定不是因为有精神病!”
  范炎炎也是不知道该如何把对话进行下去了,他觉得这个张镇未免太过于护短了,张诗宜都做出这么过分的行为了,他还一口咬定说张诗宜没有精神病!他也不想过多的争辩什么,张镇怎么想怎么想吧,他只需要做到自己应该做的,至于最终的结果如何,他也无法过多的干涉,只求天保佑张诗宜吧。
  张镇又叮嘱了范炎炎几句,大都是说张诗宜没有精神病之类的,范炎炎也不想跟他争,他说什么是什么。之后很快,张镇打电话的时间到了,这次通话这样结束了。
  张镇挂断了电话,范炎炎也放下了手机,他一屁股坐在沙发,感觉自己的头脑不堪重负。
  现在摆在范炎炎眼前的情况的确十分复杂,他要面临的不只是送张诗宜回米国这件事情,还要想办法如何面对欧阳雪琪的父母!他觉得张诗宜有精神病,毕竟她的行为是如此的怪异,他的那位精神病专家朋友也是这么说的,而张镇却是死不承认,所以光是张诗宜的事情足以让他焦头烂额了,还别说他之后还要去见欧阳雪琪的父母!
  夜里,正在睡觉的范炎炎突然被电话铃声吵醒,他迷迷糊糊的接起了电话,是他的那位精神病专家朋友打来的。
  “喂?是范法医吗?”
  范炎炎迷迷糊糊的说:“是我,怎么了?”
  “出事了……你次给让我带回精神病院的那位病人张诗宜,她逃走了!”
  一听这话,范炎炎的瞌睡顿时醒了一半,他立即问:“什么情况?她怎么逃走了呢?”
  “我们也非常怪,我们病院的防护措施明明这么强,到处都是监控,到处都是巡逻的保安,外面还有电围墙,她是怎么逃出去的呢?我们现在正在调查……总之,她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病人!”
  范炎炎一边起床穿衣一边对着电话说:“稍等一下,我马到!”
  虽然范炎炎知道自己去了也帮不什么忙,但他还是穿好衣服,赶往张诗宜目前所在的精神病院,想看看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很快,范炎炎便来到了精神病院,也见到了他的那位精神病专家朋友。精神病专家带着他来到了张诗宜所在的病房,并且向他介绍这里的情况。
  范炎炎来到病房一看,发现这间病房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除了张诗宜不在里面。
  专家指着病房说:“范法医,你看,这病房里没有任何被破坏的迹象,我们完全找不到任何线索,像她突然凭空消失了一样!”
  听着专家的介绍,范炎炎也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发现的确如专家所说,这间病房并没有任何异常,完全看不出任何张诗宜出逃的痕迹!

  这样的情况让范炎炎很是头疼,他对专家问:“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她不见了的?”
  专家说:“在刚才,我们院里的工作人员晚例行查房的时候,这才发现她居然已经跑出去了!”
  范炎炎又问:“那你们发现的时候,病房的门是开着的吗?”
  专家点头说:“是的,最怪的是这一点,病房的房门明明是锁着的,她是怎么逃出去的呢?”
  范炎炎又看了看病房的其它地方,看到病房的窗户也是由钢铁栏杆打造而成的,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他分析说:“既然病房没有被破坏,而且人还消失了,那看来只有可能是有人用钥匙打开房门把她给放出去了!”
  听范炎炎说出这话,专家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他冷冷的问:“范法医,这么说你是在怀疑我的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