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1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作为轻型机械化快速作战部队,战斗车辆方面拥有步战车、装甲输送车、自行榴弹炮、自行迫击炮、拖曳式多管火箭炮,主战坦克是没有的,因此主战坦克这一个环节,107团是不必参加。
  作为副团长,李牧是不必亲自参加比武,考他的部下,就是考他,当兵当到这个份上,上级领导机关看重的首先不是他的单兵作战能力,而是他带兵的能力。对李牧,此次比武,等同于高考的意义。
  只有今晚一个晚上的修整时间,明天上午就正式展开单兵技能比武,五公里越野,投弹,射击,三大硬科目从来都是大家最重视的三个科目,也是最吸引首长们的单兵科目。因为这三个科目,构成了杀敌的基本条件。
  军区好几位首长明天要过来现场观看比武实况。
  压力首先就压在了刘贵松和阿甲呷呷身上,他们是107团的第一批代表队……
  天色大亮一个多小时的时候,单兵五公里越野场地就汇集了来自各个部队的精英分子。他们在划定的准备区域做着热身运动,军官或者资深士官一边跟他们说话,交代技巧的交代技巧,鼓劲的鼓劲。
  若不是战斗着装,和运动会没什么区别了。
  107团的地方与31军特战旅的相邻,也就是李牧老部队的原来的特大。前年的时候,特大就扩编成了特战旅。不知道是有意无意,挨着107团的左边,就是他们的热身的位置。

  更巧合的是,12集团军的特战旅是在107团的右边。
  等于说,107团的两名代表,刘贵松和阿甲呷呷被两支特种部队左右挟持了起来。当然也可以说是被护卫了起来。
  他们都是旅的编制,因此出战的有多达五名官兵。那些特种兵个个肌肉扎实牛高马大,装备放在一边,只穿了个迷彩背心在那里做热身活动。距离开始还有大半个小时的时间,随便怎么热身都是时间充足的。
  反倒是107团这边的俩人早早的武装上,显得像是刚刚从乡下到大城市的浑身紧绷绷的张望着畏惧而好奇的小眼睛的农村小伙。
  饶是富二代刘贵松,也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老爹一代就算是富裕起来了,也大城市里的老板们也是有区别的,生活环境还是贴近乡土气息。
  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小伙么。
  本来李牧就远远的站着看边关林陪着他们俩活动身体,边关林不但是资深士官,而且还是两届的大比武个人冠军。李牧特意把他抽调出来指导出战官兵。不管怎么说,边关林的年纪大了,不再适应竞技成分居多的大比武。
  就体能素质,男人的黄金时期在二十四岁到三十二岁之前,过了三十岁,体能素质就会进入下降期。对体能素质要求最严格的特种兵,年龄通常集中在二十四岁到二十八岁之间。也就是说,一个人真正能够发挥出自身巅峰水准的时间,就那么几年。
  特种部队那些个棒小伙儿的确给了刘贵松和阿甲呷呷很大的心理压力,别的不说,单单是一个特种兵的名头就够吓人的了。
  让李牧不得不有所动作的是,他分明的看到刘贵松和阿甲呷呷在慢慢丧失信心,并且出现了自卑的情绪。这些通过观察他们的动作和表情是可以很轻松的得出结论的。
  没有信心就完蛋了。
  解决办法其实也简单,那就是让刘贵松和阿甲呷呷这俩新兵蛋子知道特种兵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信媒体宣传妖魔化那一套那就失策了。
  看见31军特战旅那边有个老熟人在,李牧就有了主意。至于12集团军的特战旅,李牧压根都没拿正眼瞧他们——一支从摩步旅整体改过来的特战旅,能入得了牧羊人的法眼那是怪事。
  “何连长!”
  李牧想毕,大步就走了过去,大声打招呼。
  那边,曾经的枪王何美丽下意识地回头看过来,远远的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记忆力快速搜寻,哦,几年来从第三旅过来特大受训过的义务兵蛋子,名字很特别,何美丽想不记住都不行——战神李牧。
  还有一个特别的代号——牧羊人。
  “李牧?”
  何美丽很惊讶。大家穿的都是迷彩服,这边人不少,一直没有认出来不奇怪。乍一看到那段时间让特大比较憋屈的兵蛋子,何美丽感觉上说不出的奇怪。但一想到自己已经提干是上尉连长了,胸脯就下意思地挺了起来,哈哈笑着。
  “你也参加大比武来了。”
  李牧走近了之后,何美丽的表情顿时就僵住了,人家李牧的迷彩服上衣领章上赫然是两杆两星,中校!
  “你……”
  何美丽惊愕得连基本反应都没了。
  毫无疑问,他们二人相见的场面,是被双方的出战官兵看在眼里听在耳朵里。刘贵松和阿甲呷呷就特别惊喜地看着自己的副团长在那打脸。
  “何上尉,怎么个情况啊?”李牧轻轻地点了一句,不叫何连长,偏偏叫何上尉。
  何美丽终究是训练有素的军官,马上立正敬礼:“首长好!”
  李牧回礼,用力的甩了一下,美式军礼都出来了,淡淡说,“我现在担任107团副团长一职,率队参加大比武。何连长,别来无恙啊。”
  副团长……

  “你怎么就成副团长了呢,五年前你还是上等兵啊……”
  何美丽整个人都懵了。
  这才几年时间,当年那个上等兵居然摇身一变成副团长了!自己当时就已经是上士军官,后来提干后直接按照级别转换成了上尉,职务直接就是连长,这种例子都算是少的了。
  他才几岁?以后二十五岁了吗?就算是二十六七八岁也年轻的过分啊!副团长啊,不是什么技术类靠学历搞来的副团职干部,而是副团职军事指挥干部!
  含金量差老远去了!
  刘贵松和阿甲呷呷对视一眼,都慢慢的把身子站住了,再去看那帮特种兵的眼神,都带着轻蔑了。
  我当时什么牛-逼部队呢,有我们副团长牛逼吗,五年就当了副团长,特种兵算个-吊。确切地说是七年多,第八个年头,那也非常吊了。
  就是这么简单,领导的脸就是自己的脸,领导的傲娇就是兵们的傲娇,反过来也是如此。
  李牧打量着何美丽,笑道,“老何啊,几年不见,你这肚子是越发有规模了。”
  啤酒肚出来了,胖若两人。
  何美丽尴尬地笑了笑,心里那丝要抬下巴的念头早就不知道飞散到了哪里去,比什么,也是比不过的。眼前这位曾经让特大丢脸丢到集团军首长那边的原上等兵,显然的不是池中物,早晚的飞黄腾达。
  至于他,若不是一块招牌在那里,部队需要维持这样一个典型,何美丽早就被后浪给盖死在沙滩上了。
  “这两年主要带兵,不知不觉,肚子就起来了。”何美丽笑道,那肚子是怎么挺胸收腹也是收不回去的了。
  李牧扫视了一眼特大的五名出战官兵,微微点了点头,说,“你的兵还行,嗯,都是新面孔了。薛猛近况如何?”
  薛猛当时是特大的战术教官,中尉军衔。
  “调走了。”何美丽指了指12集团军特战旅那边,“当时三十六全体改成特战旅,人手不够,调过去支援了。”

  日期:2017-03-06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