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3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老爷子看向我的眼神有点不太对了,老爷子虽然老了,但是不傻,我也没必要隐瞒,我说:“王承泽死了,是我杀的,他要杀我,所以,我杀了他。”
  陆老爷子被惊到了,他的目光变得涣散,不知道看向哪里。脸部的肌肉抽搐,挺明显的,因为皱纹多,所以一点点的变化都看的清楚。
  王承泽死,无解之局。
  王家的继承人,那可以保家族几十年的兴旺,说死就死,还能有什么交情。陆老爷子想从王家得到帮助,恐怕是不成了。
  陆老爷子没说话,我和白子惠等着,陆老爷子需要时间缓缓,等了一会,陆老爷子看了看我,说:“你杀了王承泽,还回来了,有本事,王家都动不了你,看来,我小看你了。”
  我笑笑,说:“姥爷,只是你不了解我,以后我多来看看你,你就知道我是什么人了。”
  陆老爷子叹了一口气,他说:“厉害,你们两个真够可以的,竟然干了这么大一件事,我活了一辈子了,快入土了被你们两个小孩子耍。”
  我说:“我们真没想耍你,只不过不想按照你的意思来,姥爷,你想的不就是陆家延续下去吗?我们可以帮忙。”

  陆老爷子说:“我累了,你们先走吧,你们的事呢,我也管不了,到时候结婚通知我一声,我去凑个热闹。”
  白子惠说:“姥爷,我...”
  陆老爷子说:“好了,我知道。”
  说着,陆老爷子闭上了双眼,不想多谈。

  我和白子惠站了起来,对视,无奈。
  这次老宅之行,虽然不尽人意,不过结果也不能说太差。
  陆老爷子心里还有怨气,知道事不可为之后,需要时间来调节,他已松口,全因这事不在他掌控之中。
  我和白子惠结婚,陆老爷子肯定能到场,只不过,他未必是真心祝福,要得到他的认可,难上加难,只有顺着他的意,按照他的安排,陆老爷子才会真心认可,不过那种情况,新郎就不是我了。
  人生大概就是这样,有些事强求不得。
  开车返回,路上白子惠犹豫再三,我看出她的心思,我说你说吧都是一家人有什么抹不开的。
  也不是什么大事。白子惠问我的意见,结婚的时候可不可以请陆家人来,我是挺看不上陆景辉陆明浩父子的,跟彭梦琳那事挺恶心的,还有大舅妈那尖酸刻薄样,可能怎么办,这是白子惠的亲戚,闹是闹翻了,可结婚这事,是大事,陆老爷子也来,不能少了他们。
  我明白,白子惠心里不想他们来,照顾的是白子惠她妈妈的情绪。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白子惠也变了,她这个人很少犹豫的,现在这个样子,是顾忌我的感受,说明,我在她心里很重要。

  “老婆,这件事明摆着。当然要请了。”
  白子惠笑笑,说:“谢谢你,董宁。”
  我说:“你别跟我客气,小心晚上我对你不客气。”
  白子惠白了我一眼,说:“滚!”
  露出色眯眯的样子,才能化解白子惠此时的心结。
  不管怎么说,陆家对她。真的亏欠。
  回到市区,看看时间,四点多快五点,我把白子惠送到了公司,在地下停车场,在车里,我跟她说去见曾茂才,白子惠有些担忧,大眼睛看着我,那一汪秋水想让我改变主意,她说:“必须要去吗?”
  关珊的死跟曾茂才有关,白子惠知道。
  我点点头,说:“必须要去,这事躲不过。”
  白子惠说:“好吧,那你小心。”
  我说:“你放心,我还没怕过什么人。”

  话是这么说,可是面对曾茂才,不是一件容易事,对于我来说,比杀人难多了。
  白子惠让我把车开走,方便,快去快回,结束后接她下班,我想了想,去见曾茂才,这个时间,又这么长时间没见面,曾茂才极有可能要留我吃饭。吃完这顿饭估计要八九点了,我把这个情况跟白子惠一说,白子惠说她订外卖,顺便加个班,最近工作上要处理的事情不少,况且最近准备结婚的事,要挤出一些时间。
  我跟白子惠说让她等我。不管多晚,我们一起回家。
  下车,关上车门,白子惠笑着对我挥了挥手,心里吃蜜一样的甜,拥有白子惠,我已经满足了。
  看着白子惠上了电梯。我联系了曾茂才,他就在会所里,接到我的电话挺高兴,让我赶快过去。
  挂了电话,我整理一下心情,就当曾茂才害死关珊那件事没有发生过,说的容易做的难,知道就是知道,假装不来。
  没办法,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克制自己。
  开车过去的路上,车如流水马如龙,繁花似锦,没心情去欣赏,只专注于今晚这场硬仗。
  到了地方,下车,进会所,看到柳笙站在会所门口,笑意盈盈的看着我,她的头发盘了起来,穿着中式旗袍,暗红色,低调,上面的暗纹却又很奢华,旗袍剪裁完美,将柳笙的身材完美无瑕的展现出来,这暗红色的旗袍跟皮肤一样,成为柳笙身体的一部分。柳笙皮肤白皙细腻,穿着暗红色也不显老气,更衬的花容月貌,千娇百媚。
  我说:“你怎么在门口站着。”
  柳笙轻笑一声,说:“我来迎接你啊!大英雄。”
  这笑是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柳笙这女人,见到我,就诱惑。也是够了。

  曾茂才害了关珊,柳笙也脱不了关系,我在心里提醒自己,这个漂亮的女人,心是多么的歹毒。
  我说:“谢谢。”
  柳笙撇了撇嘴,说:“客气什么。”
  说着,让开了身子,往会所里面走,我快走两步,与柳笙并肩,女人身上的香气扑面而来,挺好闻的,感觉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一种幽香。有点像是檀香,不过更淡雅。
  有个电影叫闻香识女人,我觉得我闭着眼睛也能认出童香来。

  “我的事,你都知道了?”
  柳笙轻笑一声,说:“你的事早就传开了,不过,也不奇怪。毕竟实战模拟的时候,你的表现已是逆天。”
  我笑了笑。
  柳笙多看了我两眼,说:“这一次东湖没白去,你这气质也有变化,好像出窍的剑。”
  我说:“谢谢夸奖,你也变漂亮许多。”
  柳笙等瞪我,说:“会不会说话,什么变漂亮许多,我之前是丑的没办法看?”
  我连忙改口,说:“本来就漂亮,变得更漂亮。”
  柳笙冷哼了一声,说:“这还差不多。”
  来到曾茂才的房间,屋里面点着香,味道与柳笙身上的不同,是另外一种味道,曾茂才见到我,笑笑,说:“终于回来了。”

  日期:2017-03-05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