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7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准备的充分。加上也不是第一次进入草原、大漠。不过这一路上小任叁还是经常叫苦,好像是之前在兵营那次被那个神秘人放火吓着了这个小家伙,只要天一热它便叫嚷着要变成人参干。当下,为了这个小祖宗。这一行人只能天亮之前就要马上启程,靠近午时就要搭下帐篷休息,等到太阳西下的时候再次启程。
  这一路上,只要遇到有人的地方,归不归便会去打听那三个人的名字。不过也许是他的运气不好,竟然连个重名的人都没有遇到。无奈之下。这一行人只能只需前行,看来不到稚国是找不到屈师兄转世那人的。
  百无求按着归不归所画的地图在前面带路,走到了草原边缘最后一个汉人和匈奴人混居的城镇。他们要在这里休息一下,第二天进入沙漠。穿过了沙漠之后,才能道达稚国遗址的绿洲。
  这样的一个边陲小镇也找不到个像样的客栈,当下。被归不归雇来的人在镇外打起来几个帐篷。剩下的人在小镇当中买了一些当地的沙葱、牛羊肉等吃食,就在镇外烹煮去起来。

  就在这些人干活的时候,吴勉、归不归他们四个出现在镇子里面唯一的一个小酒肆当中。要了一坛子当地特产的马乳酒,和一碟子下酒的肉干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找到了酒肆老板,询问他镇子当中有没有叫做赵信,赵义和赵吉的人。
  本来这次归不归也没有什么希望。只是到了草原边缘,别浪费了这最后一次机会。没有想到客栈老板听了三个人名之后,直接指着角落里面一个酒碗早就干了的男人说道:“赵义和赵吉我没有听说过,不过老爷你找赵信的话这里倒是有一个,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赵信!有人找你,抬头给老爷看看。是不是他要找的赵信。”
  那汉子趴在酒桌上正迷糊,听到有人喊自己,迷迷糊糊的抬头说道:“谁要请赵老爷我吃酒?酒呢……”
  回头看了一眼。归不归并没有在他身上看到徐福留在屈师兄魂魄上面的印记。当下有些失望的苦笑了一声,看着这汉子已经空了的酒碗,对着酒肆老板说道:“给他那桌加一坛好酒,算在老人家我的帐上。老板,你再想想,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匈奴人也叫赵信、赵义和赵吉的?”
  “你……你找赵吉?”这时候,听到天上下美酒的赵信咽了口口水,对着这个大财主说道:“我倒认识一个赵吉……”
  蹭酒喝的赵信和他口中的赵吉都是有匈奴人的血统,他们都是当年武帝时期抓获匈奴俘虏的后代。经过几辈和汉人的混血,现在看着除了比汉人要高大一点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取名汉姓也挑了百家姓中最大的赵,来作为自己汉家的姓氏。
  当初的匈奴战俘都被安置在中州一代,本来过的也算是安逸。不过自打黄巾造反之后,中州便是兵家必争之地。不管是黄巾军还是朝廷的军队,身高马大的匈奴后裔都是征兵的首选。
  当下,赵信、赵吉他们的父辈商议之后。便想方设法的从中州之地迁移回他们祖先生活的草原。和他们住惯了的中州相比,虽然这里苦寒了一点,起码没有被抓上战场的性命之忧。

  当初迁徙的途中。因为走错了路。他们这些人在沙漠上绕了一个大圈,不少人都没有挺过来,将命留在了沙漠当中。好在他们在沙漠当中发现了一处绿洲。在绿洲待了两年重新出发才找到的这里。赵信、赵吉还有其他的几个孩子都是那两年在绿洲的时候出生的。
  听到眼前的这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要找赵吉,赵信的醉眼一翻,说道:“老头。我是知道一个叫赵吉的不假。不过他被骆驼商队带去走商,三天之前刚走,差不多也要三个月后才能回来。反正你们都是有钱人。就在这个等上三个月。等赵吉回来你有什么话直接问他……”
  说话的时候,店家已将捧着一个大酒坛放到了他的面前。赵信见到之后,眉开眼笑的用自己的酒碗舀了一碗酒水出来。最后也不顾忌这几个外乡人,当着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人的面将碗中的马乳美酒一饮而尽。最后,这赵信一副满足的样子。看的小任叁的口涎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小家伙一擦嘴,对着老板说道:“照着他那坛子酒,给我们人参也来一坛子……”
  当下,小任叁拉上了它的大侄子百无求一起坐下喝酒。归不归笑嘻嘻的走到了一碗一碗往自己嘴里灌酒的赵信身边,抓住了他已经舀了一碗美酒的手,说道:“别忙吃酒,陪老人家我聊聊。我老人家高兴的话。你这辈子的美酒都是老人家我包了。加上你们全家的一日三餐,生老病死都记在老人家我的身上。”
  “老头,你不是给朝廷征兵的吧?”赵信怎么都不信自己的运气会这么好。当下盯着归不归看了半晌之后,继续说道:“那我也不去,这里苦点也能活命。跟着你上了战场……”
  赵信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归不归从怀里拿出来一枚金锭。当着他的面老家伙生生的掰下来一个小小的金锞子,仍在了赵信的面前。最后归不归笑眯眯的说道:“见过这么大方师的征兵官吗?再说了,中原的人还还死光。谁会来这里征兵?”
  赵信的脑袋已经喝的有些麻木,除了眼前的金子之外,完全没有细想这个老头子怎么会有本事空手从金锭上面掰下一块来。他楞了一会神之后。才明白这个金锞子是给自己的,当下急忙将金子收到了自己的怀里。
  归不归看到之后嘿嘿一笑,开始趁着赵信的酒劲,询问他有关赵吉的情况。包括赵吉的生辰八字,是在哪里出生的,出生到现在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凶险的事情没有。
  别的还到罢了。只是生辰八字那样的东西怎么能轻易告诉别人?不过这个时候赵信已经喝木了,加上归不归时不时就掰下来一块金锞子仍在他的面前。当下,赵信的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不受控制的将自己知道有关赵吉的事情一股脑的都告诉了归不归。
  几乎他每说一句话,归不归就扔块金锞子在赵信的面前。赵吉的生平都说完了之后,那枚金锭几乎给了赵信一半了。本来以为这就不少了,没有想到得到了答案的老家伙心情大好,竟然将剩下的半个金锭也扔给了他。
  这时候,一直在一边看热闹的吴勉,慢悠悠的开口说道:“难得你这么大方,看来那个赵吉就是你要找的人,是吧?”
  “这个见了面,要等老人家我看到了徐福留在他身上的印记之后才敢说是不是。”归不归回头冲着吴勉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来看,这个赵吉出生的绿洲应该就是稚国之地了。八字也对的上。除非那个时辰还有另外一个赵吉出生在稚国之地,要不然的话,就是这个赵吉了。只要我们等到他回来……”
  这个时候。归不归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吴勉说道:“你不是和我老人家想到一块去了吧?”

  “你又不是我儿子,我干嘛替你去想?”吴勉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不在说话。只是一副嘲弄的眼神盯着归不归。看的这个老家伙多少有些不自在。当下,归不归做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之后,回头正在用牙咬着金锭,在试金子成色的赵信说道:“你刚才说赵吉是什么时候走的来着?他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回来?什么人把他带走的?”
  日期:2017-04-01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