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61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连续七天,我都组织中层领导开会,我想不出办法,让他们想,但他们提的建议,根本无法施行。
  有的人提出,目前公司效益不错,如果还债,公司必然破产,如果想保住公司,只有再次举债,就是拆东墙补西墙,这种做法,我可不敢干,万一公司效益下滑,“东墙”的账期到了,那我还得破产。
  有的人提出向社会融资,但这条危险性太大,容易触犯法律。还有的干脆提出与袁凯公司合并,反正分公司给他了,总公司也不要了,让袁凯去还。方法听起来挺有道理,但袁凯决不会收要鸣翠公司,在他眼里,他只想把鸣翠公司的这块地皮开发了。
  办法都快想尽了,但我想商业领域里有其运行规律,我在里面时间短,如果时间长了,我也会找到解决的办法。但目前迫在眉睫的问题就是还债。
  吕大安给我打电话,说Z女士要去G市见我,让我接待好。
  我一听胖子这话,心里这个气,本来我现在连分身术都没有了,Z女士一来,我怎么接待人家。
  吕大安说,“你就看着办吧!”说完就把电话放了。
  我突然想到,Z女士是不是来问我要债的,我还欠人家钱呢!想到这里我都感觉自己好笑,自己债还没还清,还要替鸣翠在这里撑着。
  NND!既然到了这地步,也不是我一个人所造成的,就让暴风雨再来的猛烈些吧!

  林辉也知道我的近况,她嘱咐我,实在不行就通过法律手段起诉鸣翠与袁凯,这事与我一毛钱关系没有。
  话是这个理,可是林辉并不知道这是国内,并不是你美国用用法律就能解决问题,真要通过法律了,债主们可不像现在这样和客气的要债了,那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
  国情不一样,解决问题的办法也同样不同。我知道林辉一直惦念静心案子的事,但现在公丨安丨局也没有具体消息,我打电话人家都烦了,摆在我面前一件事就是替鸣翠还债,别无他法。
  柳冰告诉我,有个女士找我,正在办公室。我知道会客室早让要债的人占满。
  我到办公室一看,正是Z女士,我连忙上前问好,Z女士也笑着问我,“林老师,听说你现在成大老板了,过来看看你!”
  我笑了笑,“大姐,可别寒碜我了,什么大老板啊,我就是个临时工!”
  然后Z女士问我是不是现在遇到困难了,我就把鸣翠欠债的事和她说了一遍。

  随后Z女士又问了我一下经营状况,我说目前经营状况还行,但如果天天来要债的,恐怕客户就认为公司已经不行了。
  Z女士笑笑说,“这没有什么难的!你可以债转股!”
  债转股?以前我听说过这个词,但具体运作的事,我还真不懂。
  Z女士知道我不太懂这些金融运行模式,不过她告诉我,可以把公司抵押给银行,然后再通过银行,把这些债权变为股份。
  但Z女士说,这需要请一个懂这方面金融专业的团队来运作,否则公司只有破产抵债。
  现在死马当活马医了,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我就让Z女士留在G市帮我运作这件事。
  但从银行里贷款,而且贷一大笔钱给这些人,本身公司根本就不欠这些人的钱,而是袁凯欠的钱。

  但Z女士告诉我,由她来运作公司上市,先把钱给债主,然后让他们变为股东,公司上市后会融一部分资金过来,这样公司才能正常运转下去。
  我就像听天书一样,听Z女士给我讲这些专业知识,时间紧迫,由不得我再重新学习了,就由Z女士全权负责这些事。
  为了统一公司员工的意见,我召开会议把债转股的事给大家说了一下,但有人提出疑义,他们认为这样风险太大,如果企业达不到一定效益,就将背负巨额债务。
  我不管那么多了,先按Z女士的方法来,只要先把这些债主祖宗们打法走了,我就算完成任务了,至于以后如何发展,那就听天由命吧!

  真的没想到Z女士能来帮我,让我着实感动。我想这一定是吕大安要求她过来的。以前听说过Z女士是做大生意的人,但这次她提出专业建议,就令我很佩服。看来高人一般不露相。
  债转股的事项在紧锣密鼓的进行,银行方面也基本答应救助企业,但有的债主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不答应这样做,他们认为这样做实际损害他们的利益,还有的持观望态度。如果这些人不统一思想,那我的这项动作根本进行不下去。
  Z女士也帮我做他们的工作,但并没有成功,她也很无奈,对我说:“林老师,本来以为能达成协议,但现在我也是无能为力了!”
  眼看着公司就能挽救过来,但债主突然不愿意,这让我着实上火,如果不愿意,还得继续走还账之路。
  Z女士说本来她想拿一部分钱助我一笔之力,但自己的钱填不了这么大窟窿。现在唯一办法,只有把企业变卖掉,或者有一个大的公司来收购,才能把钱还清。
  我点点头,但我听柳冰对我说,听说有的债主之间的意见也不统一,他们认为拿到股份可能会晚,会吃亏,有的认为可以操作试行一下。

  柳冰还告诉我,她还听人说,袁凯在这件事上鼓动债主不要按债转股的方式走。
  我一听又是袁凯,这小子究竟安的什么心?这可是他妈的企业,我只是照看代管而已,他居然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真不知道他到底安的什么心?
  我给苏小慧打电话询问了袁凯插手鸣翠公司的事,苏小慧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她肯定装作不知,袁凯动作这样大,她能不知道?鬼才相信。
  面对袁凯从中作梗,我真的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对付他,我只好去做债主的工作,现在还得先安抚他们,并且要把袁凯伎俩揭穿。但债主们却认为,袁凯是鸣翠的儿子,人家这样做也是维护鸣翠利益,让我抓紧与清算资产准备还债。
  还有一部分债主想通过企业债转股,增加他们的收益。遇到这种两难境地,我只有做通那些拒绝转的债主们,这是一项繁重任务,既要照顾好公司的工作,还要把他们招待好。
  Z女士帮助我转型的事失败了,吕大安就打电话给我,胖子着急的对我说,“大仓啊!我看都到这地步了,咱就别干了!抓紧回来吧!”
  我可止不想回去,但现在静心已经被人害死,鸣翠那边又失忆,公司总得有人管吧!吕大安说不如把公司给袁凯得了。
  把公司给袁凯,我当然不会这样做,现在鸣翠身无分文,仅有G市这个公司了,我要是再给袁凯,他肯定变卖了,到时鸣翠可真就是一无所有了。
  这几天债转股突然遇挫,让我身心疲惫,很多债主给我下达最后通牒,让我一个月之内把钱还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