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61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不管村民们是什么反应,这个进村的神秘人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走路,他走过了杨家坟,走过了陈家祠,在杨家大院门前稍作停留看样子是想进去看看,但是总归还是没有进,之后便消失不见。
  等到村民们反应过来这村子里大白天的闹鬼躲起来不是办法,要去无上观里请神仙,说起请神仙了,大前天无上观前何真人可是再次显灵,有黄皮子想冲进无上观,被何真人绞杀无数,这些黄皮子们无疑让起早的村民们发了一个小财,所以大家这两天正在歌颂何真人神迹呢,如今闹了鬼,自然是要找真神仙何真人去帮忙。
  但是等大家到无上观的时候,却发现那个穿着白衣戴着黑色斗篷的恶鬼,就站在无上观前一动不动。

  他站的那个位置,刚好堵着无上观的大门。
  大白天,村民们人数众多,互相壮胆也就不再那么恐惧,甚至有人还敢对这个鬼喊话,说他不要做孤魂野鬼赶紧去转世轮回。
  但是这个没有影子的怪人就站在那里,也不说话,只是愣愣出神的看着无上观三字。
  庙外的动静惊动了在无上观里的杨更臣,他打开了无上观的门,村民们本以为无上观里此时无人,正发愁这鬼挡路不能进无上观请何真人,一看到杨更臣从里面走出来,赶紧叫道:“族长大老爷,此人乃是鬼,快进无上观里请何真人他老人家!”
  杨更臣看到这人的一身打扮就感觉十分的熟悉,但是却不知道熟悉从哪里来。
  接下来,这个九道河子的不速之鬼终于第一次开口说话,却不是对村民们,而是对那开门的杨家族长杨更臣问道:“杨家族长?”

  杨更臣本来被村民们叫的心乱,再加上感觉此人似曾相识就有点迷糊,被他这么一问,杨更臣下意识的点头道:“在下杨更臣,不才任杨家族长,不知您是?”
  “杨家,杨慕白。”那人缓缓的开口说道。
  杨更臣一听,瞬间大惊,他也想起来为何看此人熟悉,杨家传说中当年枉死的杨慕白跟着何真人座下修行,后来金身崩碎不知去向,在杨当国时期杨慕白更是有心扶杨当国登那九五之位。
  杨家自杨奉贤始多豪杰之辈,但是那虎威将军杨当国和被杨奉贤开口称赞绳子当如杨慕白的这两个人无疑是其中翘楚,杨慕白这个名字一出口,杨更臣怎会不知?

  杨慕白乃是杨奉贤长子,杨更臣要管他叫上一声祖上,所以在他表明身份之后,杨更臣立马下跪道:“不肖子孙杨更臣,见过祖上。”
  ——此幕一出,村民们无不沸腾。
  杨更臣在跪拜之后,对不解的村民们叫道:“杨家族长还不跪拜,此乃当年无上观里塑金身的杨家先祖杨慕白!”
  杨家族人或许不知道杨慕白当年在冯家军中的事迹,但是却都知道杨奉贤长子曾在无上观塑金身的说法,此时族长一开口,马上跪倒一片。
  先祖显灵。
  如何能不跪?
  杨慕白回头对跪下的杨家众人摆手道:“杨慕白乃是孤魂野鬼一枚,当不上如此大礼,阴阳两隔,离我太近与你们并无好处,快快回去吧。”
  杨慕白开了口,杨更臣也让村民们回去,杨家人自然是要听话,陈家人虽然有想看热闹的,但是也知道事情轻重也都散去,等村民们散去之后杨更臣起身邀杨慕白道:“先祖既然回来了,何不回家门,走,且回去看看后代子孙。”

  杨慕白看着杨更臣道:“我是那灭灯之人。”
  说完,杨慕白的身影缓缓的消散。
  只留下杨更臣一人站在无上观门前愣愣出神。
  他想过那恶鬼且吹灯,但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所谓的恶鬼,竟然是先祖杨慕白。家里口耳相传,那杨慕白乃是大德大贤之人,就算做了鬼,也是心系杨家,杨家几次危难都全仰仗他才能化解,如此之人,为何会被何真人称之为恶鬼?
  杨更臣想不明白,杨慕白也没有解释。
  至此,他才算真的明白了那老太太的意思,她说能拦住恶鬼吹灯之人,唯有无上观的何安下何真人!
  ——杨更臣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吹灯的人会是杨慕白,更搞不明白杨慕白为何要吹灯,既然是杨家先祖,不保佑子孙性命就算了,还要为难后人?但是杨慕白既然说了是今夜的吹灯人,那定然是错不了,杨慕白乃是杨家数一数二的人杰,就算死了也是鬼雄,在他心中杨慕白可是与卧龙先生差不多的高人,杨更臣自然是拦他不住。但是他却不想因此功亏一篑。
  三日以来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心神被杨慕白的一句话,让杨更臣彻底的慌乱了起来。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天黑。
  杨更臣跪在何真人神像之前,默默祈求。
  林开山的魂灯,就在何真人身前,火苗虽小,火势却旺。
  无上观门缓缓的打开,听到声音杨更臣就默默的闭上了眼,他知道,杨慕白已经来了,他能做的就是站起来,把那盏魂灯护在怀中,看着那摘掉黑色斗篷一身黑衣的杨慕白缓缓走来。
  杨慕白五官俊朗,剑眉星目加上一袭白衣,自有书生意气,他进无上观后没有看那慌乱把灯笼护在怀中的后人杨更臣,而是看着那何真人的金身。
  他缓缓的走到何真人金身之前,点香跪拜。
  三拜九叩之后他缓缓的对何真人说道:“师傅,慕白回来的晚了,让您蒙尘了。”

  日期:2017-03-04 21:09:00
  杨更臣今年已过三十岁,年纪虽然不大,一来身兼杨家族长俗世操劳,第二就是因为杨家诅咒之事困扰于心,所以面貌看起来要比实际年纪要老成的多,而眼前摘了黑色斗篷的杨慕白却模样俊朗,杨更臣虽然知道杨慕白是一个“鬼身”面貌不可按照俗世年纪来判断,开玩笑,要按照俗世的年纪来说杨慕白已经近两百岁就算高寿尚存于世也应该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者,就算杨更臣什么都知道,要他叫这样一看看起来比他还要年轻的人叫一声先祖他还是感觉别扭。

  杨慕白在说完那句回来晚了之后,杨更臣本以为他会毁掉那个黄皮子的神像,杨慕白的眼睛也的确是死死的盯着那个在何真人的头顶上碍眼的金像,但是他最终还是没有去动。他就这样在何真人的金身之下跪着,也不说话。
  过了许久,还是杨更臣忍不住轻声说道:“先祖,更臣愚昧,做了许多的错事给先祖蒙羞,最应该在何真人座下忏悔的人是我而不是您。”
  杨慕白这才转眼看了看这个按理说应该是他后辈的人,他说道:“你不必多说,我什么都明白,杨家身处漩涡之中本身无可扛鼎之人,你能在他们之间左右逢源做到如此已经不错,我不怪你。”
  这句话,说的杨更臣愧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