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248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欧阳雪琪摇头说:“不可能!绑匪绑架人一定会切断受害者与外界的一切联系,绝对不会把她的手机故意丢下的!再不然是她在法院被人绑架了,手机刚好遗落在了那里,不过敢在法院门口绑架别人的绑匪少之又少,至少我没有见过!”
  范炎炎点了点头,他觉得欧阳雪琪说的很有道理,张诗宜应该在法院没错!于是他们便又找了一辆出租车,又驱车马不停蹄的赶往J市法院。
  当他们来到法院之后,发现张诗宜果然在法院里!她一个人呆呆的站在法庭门口,法庭沉重的大门也是严丝合缝的紧闭着,看去一切正常,只不过张诗宜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范炎炎和欧阳雪琪一起走前去,只见张诗宜正背对着他们,呆呆的望着法庭的大门看得出神,他们两人对视一眼,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经历了白天发生的事情,范炎炎更是不敢随便说话了,他生怕自己一句话又没说对,又刺激到了张诗宜的情绪!
  他们两人沉默了一下,张诗宜反而先开口了,她轻声说:“麻麻,我们回家吧。”

  欧阳雪琪一愣,还没反应过来,看到张诗宜缓缓转过身来,缓步走到她跟前,轻轻拉起了她的手,拉着她往法院外面走去。
  欧阳雪琪也不敢多说什么,她只能任由张诗宜拉着她往外走,她回过头来对范炎炎使了个眼色,让他也快点自己回家,她们两人便一起离开了。
  范炎炎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张诗宜这样跟着欧阳雪琪一起走了,完全无视了他的存在!不过他也没有多想什么,毕竟张诗宜性格古怪,开心的时候可以和他谈笑风生,一旦生气,会像今天这样玩失踪,这也让他感到很是头疼,看来以后在她面前说话要多加小心了,千万不能不小心刺激到她的情绪,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于是范炎炎也不再法院久留,他也回到了自己的家。躺在床,他却是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满脑子都被张诗宜的古怪言行给占据了,他不知道张诗宜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为什么那么反感她的父亲张镇,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认欧阳雪琪当妈妈,也不知道她今天为什么要一个人跑到法院去,那是她爸爸曾经参加法庭审理的地方,她到那里去,是为了缅怀她的爸爸吗?
  想来想去,范炎炎始终都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于是他也不再多想,便闭了眼睛,不一会儿睡着了。

  接下来的几天,范炎炎仍然像往常一样跟欧阳雪琪保持着联系,借助欧阳雪琪观察着张诗宜的情况,然而欧阳雪琪每次都跟他说情况正常,张诗宜在她那里一切都挺好的。
  越是什么情况都不出现,范炎炎的心情越是复杂,张诗宜的情况越是正常,让他越觉得不正常!他想了解张诗宜的内心所想,找到她认欧阳雪琪当她妈妈的真正原因,想要快点把她送去米国的飞机,然而眼前事情的发展却是让他根本找不到任何头绪,完全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
  几天后,范炎炎又到欧阳雪琪的律师事务所去了一趟,他想再亲自去看看张诗宜的情况,最好能再跟她单独谈一次。然而这一次张诗宜却是不在家。
  欧阳雪琪招呼范炎炎进来坐下,又是端茶又是递水,表现得十分热情。
  范炎炎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他看到律师事务所的角落处摆放着一张床,床单被褥叠得整整齐齐,在这间事务所里看起来显得格格不入,他忍不住问:“张诗宜平时睡在这里吗?”

  欧阳雪琪点头说:“是的,她睡这张床!”
  范炎炎又看了看周围,发现事务所里只有一张床,他疑惑的问:“那你呢?你晚回家吗?”
  欧阳雪琪笑着摇头说:“怎么可能,她情况这么特殊,我晚怎么敢回家?我睡沙发,每天都在这里陪着她。”
  听欧阳雪琪这么说,范炎炎顿时感觉有些心疼了,他问:“你怎么能睡沙发呢?你至少也该搬张床到这里来吧?这是你的地方啊!”
  欧阳雪琪微笑着说:“那样怪麻烦的,没关系,不用担心我,总不能让她睡沙发吧?睡沙发对脊柱不好的。”

  看着欧阳雪琪脸无所谓的笑容,范炎炎反而更加心疼了,他觉得欧阳雪琪为了自己的事情真的是受了不少的委屈,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他能做的只有想办法把张诗宜送走,尽快帮欧阳雪琪减轻负担,这才是最实际的!
  “今天她刚好出去了,她说最近有点闷,要出去散散心……没关系的,她最近情绪都较稳定……”
  欧阳雪琪小声说着张诗宜最近的情况,范炎炎看到欧阳雪琪今天居然穿着一身长袖衬衫,扣子扣得很紧,将她的脖子都完全遮住了,他不禁产生了疑惑,最近天气这么热,欧阳雪琪怎么这么穿?
  突然,范炎炎注意到欧阳雪琪的脖子似乎有一点红色的东西,他定睛一看,看到她的脖子居然有一道细长的红印,只是被她的衣领遮住了,他也没有多想,伸手去拉开欧阳雪琪的衣领想要一探究竟。
  “啊!范炎炎你干嘛!”欧阳雪琪尖叫着抓住了范炎炎的手,她的脸也是一时涨得通红,而范炎炎却是根本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他已经看到了,看到欧阳雪琪的脖子有一道鲜红的抓痕!而欧阳雪琪抓住他手的时候,他也正好看到欧阳雪琪的手也有抓伤,他一把抓住欧阳雪琪的手,将袖子往撸开,呈现在他眼前的一幕让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看到欧阳雪琪的手臂满是抓痕!
  欧阳雪琪一愣,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似的,她立即把手缩了回去,然后又立即把袖子扯了下来,将手的伤痕完全遮住,同时别过头去,不敢正视范炎炎的眼睛。
  然而她脖子和手的伤痕已经被范炎炎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范炎炎疑惑的问:“雪琪,你身的伤是怎么回事?”

  欧阳雪琪仍然不敢看范炎炎的眼睛,她不自然的看着别处,勉强笑着说:“没……没什么,最近晚蚊子较多,我自己抓的……”
  范炎炎立即说:“不可能!算有蚊子,你不可能把自己抓成这样吧?你说,是不是张诗宜干的?”
  欧阳雪琪笑着说:“怎……怎么会呢?她……”
  范炎炎一看知道欧阳雪琪在说谎,欧阳雪琪是律师,平时说话都是理直气壮的,现在说起话来怎么这么结结巴巴的?而且她的目光还在躲闪,根本不敢正视他的眼睛,他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于是认真的问:“雪琪,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张诗宜做的?”
  欧阳雪琪终于转过头来看着范炎炎的眼睛,她有些勉强的笑着说:“她……跟我闹着玩的,别介意……”
  果然是张诗宜对雪琪动的手!范炎炎心不禁愤怒起来,他没想到张诗宜看起来那么静的一个小姑娘,竟然下手这么狠!她不是把欧阳雪琪当成她妈妈吗?到底为什么要对欧阳雪琪动手?为什么下手这么狠?
  欧阳雪琪见范炎炎神色不对,她赶紧说:“范炎炎,你别太在意了,这些都是小伤,养几天好了!”
  范炎炎心非常不满,对张诗宜非常不满,他说:“张诗宜真是太过分了,凭什么对你动手?她在你这里白吃白住,还非要说你是她妈妈,你一直都在包容她,她到头来是这么回报你的!”
  欧阳雪琪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她是个较特殊的孩子,一定从小缺乏母亲的关心和呵护,她需要我们付出足够的耐心,需要我们做大量的思想工作才能解开心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