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19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当初省委对自己的态度没发生改变以前,张清扬是很想和米丰收搞好关系的,要不然上次就不会私下里与他勾通放走了牵涉进崔向前案子中的米涛。但是现在看情况,与米丰收保持良好的关系是不太可能了。必竟他到江洲的任务就是压自己一头,而自己又不可能屈服,所以抗争在所难免。更何况政治较量中不是朋友,那就是敌人。从米丰收以往的任职经历来看,他是一位狠角色,一直都喜欢搞一言堂,比较注重个人的权威,如果不听他的指使,只有两个结局,要么被拿下,要么被调走。

  与这样的人搭班子,是很困难的,因为和睦相处的唯一办法就是俯首听命,要不然就会斗个血雨腥风。张清扬轻轻拉开车窗,点燃一支烟,很自然的就会想到杜梅死前留给自己的那些东西。之前只是想留下以备不时之需,或者救命之用。但是随着米丰收兼任江洲的市委書記,那些东西基本上已经无用了。政治斗争,其实是有一些潜规则的。有些手段,有些方式什么时候可以用,什么时候不能用,都很关键。再说杜梅已死,张清扬不想利用这种事做文章。

  就像这些相片,如果张清扬在与米丰收的斗争中,突然揭发,米丰收的倒下是注定的,但接下来被打击甚至调离重要岗位的就有可能是张清扬。道理很简单,上面的领导不可能容忍一位手段阴险的小人利用这种花边新闻搞倒对手,这样的人也不适合攀升到更高的位置,更不合适成为派系的领军人物。当然,如果换作是在小小的县城、或者是市里某个局的一二把手之间的斗争,用到了这种作风问题的手段,往往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作风问题,越往高层是越不太讲究的。高层官员出事大多是通过经济问题带出作风问题。但如果不查出经济问题,或者确切地说他的经济问题不被揭发,那么作风问题就是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东西了。因为官场中人人都知道能爬到一定位置的高官,身后不可能只有一位女人,身居高位不知道有多少美女自愿的投怀送抱,有时候偶尔接受一些性贿赂也是常有的事情,所以同行之间是不会相互揭短的。

  再者说,如果真要拿作风问题说事,张清扬早就出事了。他的对手不止一个,也不可能没有人知道他有多位红颜知已。但为何迟迟没有人这么做,自然是有着深层的原因。作风问题,用来对付小小的科级、处级干部,或许有用,但要想对付一位派系的领头人,或者对付某省的重量级常委,那就显得有些小儿科了。这么做只有一种后果,那就是同归于尽。
  张清扬的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心想那些东西暂时留着吧,虽然用不上,但是消毁了也太可惜。等到有一天自己离开江洲,那时才是消毁这些东西的最好时机。
  米丰收已经到江洲任职,张清扬也完成了党校的课堂,但是他并没有选择立刻回到江洲,他想在京城等几天看看。利用江洲市的部下反映过来的消息,可以从侧面分析分析米丰收的政治思想。
  对于张清扬的想法,爷爷与父亲也保持了默认。现在随着他地位的升高,对于他的决策,家里一般是不会太多干预的。
  与张清扬的低调不同,米丰收十分高调,刚到任两天就召开了常委会,在张清扬不在场的情况下,布置了很多项工作任务,还喊出了让江洲经济唤发第二春的口号。众所周知,書記管干部、抓全面工作,市长抓经济、管生产。米丰收如此宣扬他要插手经济工作,其目的显而易见。
  上任以后,米丰收一天也没有闲着,纷纷走访各直属局级单位,各市、区、县丨党丨委、政府机关等等,无论走到哪里,都有电视台的记者跟随,几乎每天晚上,他的身影都会出现在江洲新闻中。甚至南海省卫视的新闻,也播报了几条他的消息。
  米丰收高调的原因很简单,他有意向外界显示自己的权威和力量,让大家知道身为省委副書記的他兼任江洲市委書記,会给江洲官场带来变化。当然,从这些消息中,张清扬也可以看出现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政道很支持米丰收的工作。陈政道来江洲任职以后一直在方少刚那边,但他本身就是从省里下来的干部,自然会支持米丰收的高调表演。至于方少刚此刻对于陈政道的态度,外人很难猜测。不过以张清扬对方少刚的了解,他自然不可能因为陈政道对米丰收工作上的正常支持而有想法。方少刚不是小心眼的人。

  短暂的在京城停留了几天,张清扬知道自己应该回到江洲了。这好这两天江洲发生了一件小事,晚上,副市长罗立政打来电话,汇报最近江洲市工业改革,以及与金角经济特区正在恰谈的几个工业合作的项目。从人大二线岗位重新回到政府要职后,罗立政尽心尽力的工作,针对江洲市的工业发展搞出了不少改革措施,受到了张清扬的表扬。
  谈完了这些,张清扬就笑呵呵地问道:“罗市长,还有事情和我说吧?”他自然清楚,罗立政打来电话肯定不单是为了汇报这些小事。
  罗立政便笑道:“市长,真是什么瞒不住您,本来是点小事,但还是向你汇报一下吧。昨天,市造纸厂的职工闹罢工,原因是抗议造纸厂的午饭不符合市政府规定的11元标准,职工们都在说孙厂长贪污了他们的午餐费。老孙一气之下就开除了几个带头的,结果事情就闹大了。”
  听到罗立政谈起造纸厂,张清扬就有些无奈。罗立政刚刚分管工业时,就说造纸厂孙厂长不听指挥,在造纸厂一手遮天,想把他换掉竖立威信。当初被张清扬压了下来,怎么过去了这么久,他还想找造纸厂的麻烦,他们之间不会有什么私人过结吧?
  张清扬便认真地问道:“事情真像职工们说得那样吗?”
  罗立政解释道:“我简单的了解了一下,造纸厂的午餐确实不好,可又不让工人自己带,必须吃厂里的食堂。而工人们觉得食堂吃的不好,还不如把那午餐补贴发给大家,这个应该是矛盾的根源。我相信老孙不糊涂,应该不会贪污,但就是处理的有些太急躁了。”
  张清扬听出来了,罗立政想要插手的意思很明显,不过他想了想,便说道:“罗市长,我觉得还是给老孙一个机会吧,必竟这是他们内部的问题,现在中央都在呼吁企业自主发展,我们政府还是不要参与,你说呢?”

  罗立政心想反正已经提到了,不如再加把劲,就说:“市长,我不久前听说有些职工吃了厂里的食堂吃坏了肚子,轻微的食物中毒,如果我们不管,老孙又处理不好,职工们继续闹下去,会给我们江洲抹黑吧?”
  张清扬的猜测没错,罗立政与孙厂长还真有些过结。原来罗立政的妹妹过去是造纸厂的会计,但后来政府提倡办公自动化,实行减员。罗立政的妹妹由于是老会计,不太会操作微机,所以就有被拿下的危险。为此,时任人大副主任的罗立政特意和孙厂长勾通。可是当初孙厂长觉得他已经退了二线,就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而是提拔了一位自己的亲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