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60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小慧也打电话询问静心的事情,我想她打电话也算正常,因为她与静心通过电话,公丨安丨人员一定又找她了解情况了。
  但苏小慧还问起林辉的事情,问我林辉来干什么?我不会把林辉来鉴定的事告诉她,我对苏小慧说,林辉来去自由,我无权干涉人家来干什么,什么时候走。
  苏小慧见我说话不冷不热,就把电话放了。最让我不理解的是,袁凯居然也打电话问我静心的事,这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我让袁凯有什么事去公丨安丨局了解情况,我这里不是静心之死的新闻发布中心。
  晚上我感觉郁闷,于是就叫上小虹和柳冰一同吃饭,小虹知道我对静心的死很伤心,也很上火,她就不提这事。而我喝了两瓶啤酒后,叹了口气,“人的生命真的掌握不在自己的手里,如果有人想害你了,他会想尽一切办法!”
  小虹和柳冰知道我说的是静心,她们劝我别再想这事了,一切等公丨安丨的调查结果吧。说不想那是假的,说心里话,每次睡觉一想起静心死时的样子,我就感觉寒心。
  都说好人有好报,其实好人并不一定有好报,就像静心应该是坏报。小虹说既然静心不是鸣翠的女儿,那如果在美国时知道这个情况就好了,也至于到现在。
  小虹说的也对,如果鸣翠早知道静心不是自己的女儿,袁凯就不会动用杀机。哎,都怪我,当时我怎么阻止林辉做鉴定呢!要是当时做完,确认完后,说不定现在静心在美国生活的很好。
  小虹劝我不要太自责,我也是为了林辉与鸣翠之间的友谊,如果当时知道静心是林辉的女儿,那么鸣翠就会和林辉撕破脸皮,两人就会从好朋友变成仇人,鸣翠那场病,林辉也不会出手相救的。
  我点点头,把杯里啤酒喝掉。柳冰劝我少喝点,伤身体。我现在想想就来气,恨不能拿把刀把袁凯宰了,但什么事情都要靠证据,袁凯做案手段太高明了,无论是他亲自动手,还是让别人动手,一点线索都没有。
  吃饭时,柳冰对我说,现在有鸣翠的借钱的朋友来公司找鸣翠,都让他们推掉了,这些去了省城去找袁凯了。
  我叹了口气说:“该来的总会要来,虽然这个公司名义上是我的,但实际还是鸣翠的!将来那些钱还不上,只有这个公司去顶账了!”

  小虹说以鸣翠的为人,现在都找不到了,那些人还会这样穷追着要钱吗?我告诉她们,这不是感情的事,这是诚信的问题,虽然鸣翠已经病了,也找不到了,但总得有个人站出来与这些债主交涉吧。
  我想袁凯肯定不敢站出来,他肯定一推六二五,装作不知道。小虹问我如果鸣翠的债主再来怎么办?我无奈笑笑说,“那只有我出面了,总不能让鸣翠出来吧!”
  果然如我所想,第二天真有债主来我这里找鸣翠,我热情接待了他们,我知道当年他们与鸣翠在商业上建立的友谊,都是靠为人诚信,互相了解,互相信赖,如果没有这些,别说借钱,可能连来往的机会都没有。
  这些债主首先问了鸣翠的情况,当他们得知鸣翠又失忆而且找不到时,都很惋惜,但他们说,现在形势不太好,想到期把部分资金收回来,问我能否把钱凑一下。
  但为了缓兵之计,我只能说这个公司只是替鸣翠代管,可能去省城问一下袁凯,他是鸣翠的儿子,或许能有办法。
  这些人见我只是一个代管者,也不是实际公司的领导,就去省城找袁凯了,我想将来袁凯给推出来,时间久了,他们就会通过法律程序,首当其冲就是G市鸣翠公司。
  随后时间里,大量的债主涌上门来,我只能一一给他们解释,有的债主很激动,认为我和袁凯串通一气,根本就不想还钱。我一再解释,我只是一个打工者。
  债主上门要钱的事,也在公司传开了,很多部门经理问我,我只好实话实说,但让他们不要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古往今来,借钱要还是天经地义,可以理解他们。
  但债主上门次数多了,也一度影响公司里的人员的情绪,很多人也开始传开了谣言,说将来鸣翠公司肯定破产抵债。
  为了稳定员工情绪,我先后开了两次会议,重申各自干好自己工作,公司里的事自有解决办法,让他们不要瞎传谣传。
  苏小慧打电话来埋怨我,不该把债主都推到省城来了,影响了袁凯公司的正常运作。但我告诉苏小慧,当初鸣翠借钱是为了救袁凯,不找袁凯,还能找谁?
  袁凯打电话更来气,他居然说借钱是鸣翠的事,与他一点关系,所以债主又涌上鸣翠公司。因为公司的法人代表就是鸣翠,我只是一个代管者。
  我被大量债主堵在公司里,就连上卫生间的机会都没有,公司一度限入停滞状态。
  鸣翠的公司已经被债主挤破了门槛,我为了尽量给鸣翠避免小的损失,所有债主来了,我都热情接待,极力安扶,但债主还是不依不饶,他们认为鸣翠担任法人代表的,只有G市这个公司了,必须让这家公司来还款。

  我也是平生第一次遇到债主催上门的感觉,我知道往袁凯那推肯定不行了,因为当初鸣翠为挽救袁凯的公司,所有借款担保人都是她,因此与袁凯名义没有任何关系。
  公司的法律顾问也对我说,目前来看鸣翠还活着,所以就不存在母债子还之说,还应该是G市鸣翠公司来偿还。
  还债,这是一个自古以来无法回避的问题,如果有钱可以还,没有钱根本无法还。
  财务部门也给我算了一笔账,当初静心失踪时,公司的流动资金的一半已经让鸣翠拿到袁凯那去了,因此如果我不增加订货量,公司可能现在流动资金都成问题。

  催债、逼债的人虽然不太多,但每个债主都是一大笔钱,即使鸣翠公司全部变卖也还不清这笔账。这些人每天就像按时上班一样到公司里来,为了不影响公司的日常工作与生产,我给公司开会,让他们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去,至于还债的事与他们无关,只有生产效益越多,才会给鸣翠减少损失越多。
  看着这些人,我既要安排吃喝,还要好言相劝,我并没像别的企业那样,对待债主像仇人,最后公丨安丨人员来维持秩序,上了新闻头条。
  即使我这样安抚他们,鸣翠公司也依然进入新闻头条,每天都有人推送进展。吕大安还给我打电话,让我直接把公司袁凯,然后全身而退算了,这些闹心事解决起来猴年马月也解决不完。
  如果像吕大安所说这样,我可以全身而退,但目前鸣翠公司正走入正规,效益也不错,如果此时全部还债,公司真就破产了。
  我被这些债主已经催得快要崩溃了,像我这个门外汉,刚熟悉公司业务,要让我拿出解决对策来,我真是无计可施了。
  日期:2017-03-14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