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7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敢得罪席应真那个爸爸?老人家我就不行绑了小任叁的那个人是徐福。”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一边默不作声的吴勉继续说道:“囚闽的脑子想不出来这个,不是有人帮他。就是绑了任叁的压根就是别人。猜猜看,谁的胆子那么大?”
  “不是囚闽,还对元昌这么感兴趣。还有这个脑子的,老家伙,要不是你在我身边,我会以为那个人是你。”吴勉翻着白眼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这洛阳城里,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半晌之后,对面的黑暗当中便传来了小任叁哭哭啼啼的声音。随后这个小家伙抹着眼泪走了过来,远远的看到了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之后,“哇!”的一声哭着向他们跑了过来。
  老家伙身子一闪,已经到了小任叁的身边,将小家伙抱了起来之后,好不容易将它劝的止住了哭声。这时候,吴勉和百无求也走了过来,听着归不归在向它打听,绑了小任叁那个人是谁。
  不过小任叁也是云里雾里,抓住它的那个人从头到脚都黑一团黑气笼罩。说话也故意的变了强调,小任叁完全猜不到这个人是谁。
  听了小家伙的诉说之后,吴勉冷笑了一声,说道:“这么说来,还真是个熟人了……”
  出兵营的时候,缓过来的小任叁品出来了一点滋味。它看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什么时候上过这样的当?怎么就那么巧,刚刚抓到了元昌,我们人参就被人绑去了?你老实说,是不是抓到了元昌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把我们人参豁出去了?”
  “看你长得不大。怎么想的这么复杂?”归不归呲牙一笑,继续说道:“你不想想席应真那个爸爸也是老人家我惹得起的?他知道你被人绑走了,第一个挨巴掌的就是我老人家。老人家我好不容易找回来的术法,他一高兴再给我封印喽。到时候老人家我找谁哭去?”
  归不归说的在情在理,就在小任叁打算就这么算了的时候。一旁的百无求好死不死的来了一句:“席应真是老家伙惹得起的?除非他不知道,只要知道了第一个倒霉的一定是我们家老家伙……”
  “什么叫做除非他不知道!老不死的,你把你儿子这句话解释清楚……”
  相比较当天夜里发生的其他几件事,城中大营被大火烧尽这件事已经不算什么了。

  就在这天晚上,温候吕布进了司徒王允的府中。直到天亮之后才从司徒府中出来,有人看到吕布出来的时候满脸的杀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昨晚刚刚屠了王允的全家老小。
  除了吕布夜宿王允府中之外,还有一件大事。董卓的十万人马已经到了距离洛阳十里之外,这好像一盆凉水一样,浇在了本来打算趁着城中大营失火。准备对董卓下手的那些人头上。董卓夹持皇帝,有吕布这样的猛将保着,加上城外的十万兵马,还有在外抵挡袁绍等人的几十万大军,让那些人再看不到一点希望。
  另外还有一件不太起眼的小事,当天一早开城门的时候,太师府的幕僚贾诩单人独骑出了城。这个时候,董卓正在上朝的路上,得到了城门官的奏秉之后。并没有引起这位太师的注意,只说了等他回到回到府中之后,在处理贾诩的事情。
  当天早朝的时候,满朝文武都集中在大殿上。董卓和年幼的皇帝并排坐在一起。接受了朝臣的拜见之后,董卓趁着脸对着面前的大臣们说道:“诸位达人,昨晚城中兵营失火。烧死我带来的西凉军马无数。好在洛阳城的差役还会办事。已经查明仆射士孙瑞乃是叛逆袁绍在洛阳城的内应,他派人火烧军营便是受了袁绍之命。孙瑞,在陛下的面前。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那名叫做孙瑞的官员当下脸色大变,正想要争辩几句的时候,已经有全身披甲的武士走了进来。直接将他拖到了殿外,只等着董卓下令之后,便要将孙瑞的人头砍下。

  看着孙瑞被拖出去之后,董卓冷笑着对其余的大臣说道:“孙瑞还有同党。陛下隆恩只追首恶,是谁赶紧出来自首。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今日之孙瑞便是尔等明日的下场……”
  董卓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距离他最近的吕布突然从文武大臣的行列当中走了出来。就在董卓错愕,不知道自己这干儿子想要干什么时候。就见吕布将自己的佩剑拔了出来,剑尖指着面前的董卓。说道:“老贼!你欺天罔地灭国弑君,秽乱宫禁残害生灵!今天又借口兵营失火来铲除异己,今日吕布代天诛灭了你!”
  话音未落,吕布手中的宝剑剑尖已经刺进了董卓的心口。突逢异变董卓竟然连躲闪的意识都没有做出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吕布。心里还在诧异:为了一个女人,你就这样吗?
  董卓死前最后一句话:“你……说话怎么……利索了……”说完之后,太师董卓命丧其义子吕布之手。
  与此同时,谁也看不见的广仁、火山站在宫殿的角落里,亲眼见证了刚才发生的一切。看到董卓咽气之后,火山对着广仁躬身施礼,说道:“师尊,董卓的事情已经了结。我们也应该功成身退了……”
  “国运已乱,现在只怕徐福大方师都看不出来端倪了。”广仁叹了口气之后,对着自己的弟子继续说道:“吴勉、归不归他们呢?还以为他们也会来看这个热闹。”
  “开城门的时候,他们几个人已经离开了洛阳城。”火山恭恭敬敬的回答,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过他们几个和贾诩走了的两条路,应该不是去追他的。”
  “随他们吧”广仁说了一句之后,看着已经乱成一团的场面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回王允的府上收拾一下,我们也该走了……”
  不过就在这师徒二人回到王允府上之后。还没有等他们收拾东西,王允的管家已经先一步将一个小小的锦囊交到了他们叔徒二人的手上。说是一大早他们出门之后,一个黑大个子将这个锦囊送来的,说了要他们俩亲自拆开锦囊。

  “黑大个子……”广仁的脑海中已经出现了百无求的身影,当下他没有丝毫的犹豫,打开锦囊取出来里面一张写满字的绢帛。绢帛上面将昨天晚上。元昌对归不归、吴勉说的话原原本本的一遍,最后是归不归的落款。
  看到了这个时候,广仁苦笑了一声,将手里的绢帛交给了自己的弟子。在火山观看的时候,他开口说了一句:“本来想着将这个烫手的火盆送出去的,想不到他还是原封不动的送回来了。想在归不归身上占点便宜。还真是不容易。”
  火山看完了绢帛上面所写的之后,便将它放回好锦囊当中。替自己的师尊收好了锦囊这才继续说道:“吴勉、归不归送的,大方师与我可送不得了。那我们怎么办?是尊徐福大方师的法旨。还是去办这件事?”
  广仁古怪的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邱武真大方师哪里是那么容易便能复活的?让元昌、囚闽他们去做无头的苍蝇吧,我们去办正事。已经耽误的够久了。不可以再拖了。”
  日期:2017-03-31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