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240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范炎炎认真的点头说:“是的,我也从来没有说过我喜欢她!”
  张镇板着脸问:“那你当时为什么要答应我?你说你会好好照顾她的!”
  范炎炎继续回答说:“我是说过我要照顾她,但是是为你而照顾她!我希望你能在监狱里好好改造,早日减刑并且出狱,然后和她在一起!”
  张镇冷笑一声:“你知道我被判了多少年吗?”
  范炎炎心念一动,立即问:“多少年?”
  张镇说:“10年!”
  范炎炎吓了一跳,10年?这是怎样恐怖的一个概念?10年又可以养育一代人了!等张镇出狱之后,已经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了!而那时欧阳雪琪也是早过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只怕孩子都该小学毕业了吧?

  跟范炎炎的震惊相反,张镇却是无所谓的笑着问:“范法医,怎么了?被吓到了?现在你还还会觉得,我可能和欧阳律师在一起吗?”
  范炎炎心情非常沉重,他无心再关心欧阳雪琪的问题,而是问:“张检察官,你为什么会被判这么久?”
  张镇叹了口气:“因为我涉嫌作伪证,曾经受过大量的贿赂,多次干操纵庭审理,让很多本来该判死刑的犯人逍遥法外!本来我是被判无期徒刑的,但思敏一直坚持为我翻案,二审被判了10年有期徒刑,这已经是我最好的结果了!”
  范炎炎沉重的点了点头,张镇说的没错,他的罪行的确挺严重的,能只判10年也是不幸的万幸了,但10年毕竟太长,他实在不敢想象,一个人要如何在监狱里度过这漫长的10年,人的一生又有几个10年呢?

  良久的沉默过后,范炎炎又问:“那夏杰呢?他杀了人,而且还杀了那么多人,他被判了多少年?”
  张镇平静的回答说:“死缓,缓期两年!”
  范炎炎吓了一跳,立即问:“为什么?他杀了那么多人,为什么只是死缓呢?怎么说也应该立即执行吧?”
  张镇笑着摇头说:“范法医,你只是一个法医,很多有关法律的事情你都不会了解的!算是杀了那么多的人,也可以有很多的理由用来翻案的!拿这次的案件来说,夏杰虽然杀害了袁双燕和袁双凤姐妹俩以及她们的父母,但他杀害袁双凤的案件至今证据不足,无法证明他的杀人罪行!而他杀袁双燕的时候,袁双燕也对他投毒了,所以他完全可以请律师来证明他是正当防卫或者防卫过当,免除死刑!而至于他杀害她们的父母,这又是更加久远的事情了,他是一个用毒大师,有能力杀人于无形,她们的父母死亡之后警方都没能第一时间调查出什么有价值的结果,时间拖得越久,只会让真相更加难以浮出水面!”

  范炎炎一时被张镇的这番话怼得哑口无言,面对法庭审理这件事情,他的脑子根本不够用!但他还是非常不甘心,他又问:“那他以前还杀了那么多人呢?这些账怎么算?难道这么不管了吗?”
  张镇认真的回答说:“不是不管,而是根本没法管!虽然他认罪了,但现在警方根本没有证据证明J市曾经存在过那样一个犯罪组织,算能证明,也无法证明他是其的成员,无法证明他是‘素质人士’!所以要想定他的罪,还需要收集一系列证据,这是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
  听张镇这么说,范炎炎顿时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绝望,他觉得自己已经看到结局了,夏杰肯定不会乖乖认罪,他一定会想尽千方百计证明自己是无罪的!先是想办法免除死刑,拿到死缓的的判决,然后再找医院给自己伪造一份精神疾病的诊断书,因为精神病是可以免负刑事责任的!反正那些被判死刑的人都喜欢这么做,这样一来,夏杰会从死缓减刑到无期,无期再到20年,再托关系进行各种减刑,可能过不了几年能放出来了!

  想到这里,范炎炎心情非常沉重,但他又不想再去想这样的问题了,因为这世间不公平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他根本管不过来!他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只要那些违法犯罪的人没有威胁到自己和自己朋友的人身安全,没必要再去纠结这些了!这样想着,范炎炎忍不住又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很可悲,力量是如此的弱小,面对这种不公平的事情,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张镇又有些歉意的说:“范法医,我这次见你,其实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要拜托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我!”
  范炎炎重新将视线转移到张镇身,问:“你说吧,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事,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说这话的时候,范炎炎心也有些不安,他知道张镇一直都喜欢欧阳雪琪,他生怕张镇会说出把欧阳雪琪托付给他之类的话,如果张镇这么说,那他也没办法,只能拒绝了!
  却见张镇从口袋拿出一张照片呈到范炎炎跟前,说:“我想拜托你去找我的女儿,我和她妈妈离婚了,她妈妈现在在米国,我希望你能说服她,让她去米国和她妈妈一起生活!”
  看到张镇亮出的这张照片的时候,范炎炎一时愣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看到照片的女孩分明是他在学校里见到的那位陌生的女孩!那个女孩还从学校一路跟他到了监狱,不知道到底有什么目的!而现在张镇给他看的照片居然是那个女孩,原来她是张镇的女儿!
  只听张镇继续说:“我的女儿叫张诗宜,我和她妈妈离婚过后,她被判给了我,本来一直和我一起生活的,现在我进了监狱,自然也没办法照顾她了,我希望她能去米国,那里有适合她的生活环境和教育条件,更何况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囚犯了,如果她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一定会遭到身边的人的排挤和歧视的!”
  范炎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觉得张镇说的很有道理,的确应该把他的女儿送到米国去,不过他还是有些心里压力,因为他觉得张诗宜看起来十分古怪,他不知道她为什么一直跟着自己,又是怎么知道自己是她爸爸要托付的人的?而又为什么不肯前来跟自己说两句话?
  正想着,张镇又问:“范法医,你怎么了?好像有心事?”
  范炎炎的确有心事,但他估计张镇也无法帮他解决他的心事,于是他说:“张检察官,你继续说吧,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张镇叹了口气说:“这孩子从小非常懂事,我也一直忙于工作没时间陪她,我进了监狱她也一直没来看过我,估计她从心底已经不承认我这个当父亲的了!她可能会有点心理障碍,不是很愿意跟人交流,范法医,她的事情要请你多费心了!这是我的银行卡账号和密码,有什么需要用钱的地方尽管用吧!”

  张镇把他的银行账号和密码写在了一张纸让范炎炎看,范炎炎刚想拒绝,张镇又说:“范法医,你收下吧,反正我现在在监狱里也用不了,如果你要还我也等到我出狱之后再说吧!”
  见张镇的态度这么诚恳,范炎炎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他默默的记下了张镇的银行账号和密码,张镇又告诉了他张诗宜的手机号码,于是这次探视这样结束了,他离开了监狱,打算去找张诗宜,想办法说服她,让她去米国和她妈妈一起生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