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2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子惠轻笑了一下,说:“董宁,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准的,我不相信你们拥抱只是出于礼貌,对方对你有心,你也抵挡不了那种美色,再说,之前,你们还做过舔脚那种事,除了拥抱,你们还做了什么?”

  压力好大啊!
  我感觉额头上都冒汗了。就算面对杀手,我也没有这么紧张过。
  说就说吧,答应过,我说:“还亲了一下。”
  白子惠冷笑一声,说:“还有呢?”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白子惠歪着头,说:“那我应该相信你呢,还是不相信你呢。”
  我说:“老婆,你当然应该相信我啊!”
  白子惠说:“好吧,姑且相信你一下。”

  我松了一口气,可马上听到白子惠说:“你把衣服脱掉。”
  “啊!”
  白子惠说:“我检查一下。看她有没有在你身上留下点什么?”
  我脑子里拼命回忆,童香没有在我身上留下点什么吧,想了想,应该是没有,我顺从的脱掉了衣服,只留了一条底裤。
  白子惠说:“你站过来一点。”

  我站得有点远。白子惠看不清楚,白子惠说完,我顺从的往前走了几步,站在灯光下面,白子惠盯着我的脸,仔细的看了看,她说:“董宁,你的脸怎么肿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是有点肿,编瞎话,只能越说越乱,我说:“童香打的。”
  白子惠说:“为什么?”
  我说:“她喝多了,控制不了自己,我让她不要喝,所以她打了我。”
  白子惠笑眯眯的说:“看来她还真的喜欢你,知道你要走了,喝这么多的酒。”

  女人啊!不管是什么样的,一旦涉及到爱情,就不理智起来,之前的白子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实在不敢想象。
  我说:“老婆!”
  白子惠说:“疼不疼。”
  我说:“还好。”
  白子惠看着我,说:“我都没舍得打你。”
  我说:“所以老婆你最好了。”
  白子惠说:“少来,油嘴滑舌厉害,董宁,我还不是不相信你,怎么办?”
  我靠,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这题超纲了,我真的就是亲了一下,没做什么事情,再说,走之前,白子惠说相信我啊!怎么回来就变成这个状况,早知道,就应该带白子惠去。
  “所以,你自己证明一下吧。”
  白子惠突然这样说,这是什么意思?
  很快,我知道什么意思了,白子惠掀开了被子,被子下完美的身躯被黑色的渔网装束缚,异常挑逗。

  我愣了好几秒。
  白子惠这个装扮,让我血往上涌,都快要喷出来了。
  头一次见白子惠这么穿,真是要人命。
  并且这是自己老婆,童香那种,看得到,吃不着,其实童香要吃也能吃,只不过我端着,因为我要对白子惠负责,所以,有点暧昧可以,但是更深层次的交流,那就不行了,这一点也适用于蓝希君,小妮子对我的款款深情我又不瞎。我看的到,可是我不能那么做,提起裤子就跑,那是害了人家。
  此时此刻,我不用顾忌了,白子惠,这是我的女人,这么长时间的禁欲,加上诸多诱惑,好似九九八十一难,好在一切都过去了,终于可以开荤了。
  不过,我还是有点不太明白,怎么感觉有点被套路了呢。
  回来先是一通审问,怕我吓的不行不行,还以为今天晚上要跪着睡。结果没想到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里面不是还有什么陷阱等着我吧,还有白子惠身上这一套,也太他妈的诱惑了吧,都是网,什么都看到了,还有一种紧紧束缚的感觉,看到不用想别的,天雷勾地火。
  白子惠躺在床上,有点不自然,可能我的眼神太炙热了,白子惠说:“好看吗?”
  我痴呆呆的点头,说:“好看!”
  白子惠说:“那我和她谁好看?”
  女人,总要争个高下。

  童香是这样,白子惠也是这样。
  童香精心打扮,白子惠也精心打扮。
  不过。还是自家老婆懂事,给我一个好大的惊喜,眼珠子都快要惊掉下来了。
  白子惠的脸有点红,她咬了咬嘴唇,有点生涩,我知道她是想做个诱惑的表情,可是不太熟练,也可能是不习惯这样。用自身优势来魅惑取悦一个男人,对于白子惠来说太困难了,跟童香比不了,更比不上关珊那种老司机,说起关珊,表情真是极致,一个媚眼,那就不是人了,是动物。

  不过,白子惠这个样子,有另外一种味道,够别致。
  白子惠似乎被我看毛了,她一下子又把被拉上了,遮挡住了那春光。
  我急了,我靠,这搞毛呢,我说:“老婆,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子惠说:“你一直盯着我看,我不舒服。”
  什么不舒服,就是害羞。
  我说:“你穿成这样,不就是让我看的。”
  白子惠脸红了,特别的明显,刚刚她的脸只是稍微有点红,现在则是全红,白里透红,千娇又百魅。
  白子惠小声的说:“你就光看啊!”
  对啊!我傻了,我光看干什么,是不是傻,站着干什么,岂不是辜负了大好时光。
  我一下子跳上了床,钻进了被窝,抱住了白子惠。我说:“老婆,你穿着这样,是不是奖励我啊!”

  白子惠把头埋进我怀里,说:“不要脸,什么奖励你,想的美。”
  我说:“我怎么想的美了,我现在已经美了。”
  白子惠的脸烫烫的,她白了我一样。说:“我知道你是美了。”
  我尴尬的笑笑,没办法,抱着有点紧,自然让白子惠知道我激动了,不过,我没着急,今晚长夜漫漫,慢慢来。
  我说:“老婆。不是奖励我,那是什么?”
  白子惠娇羞的说:“看看你老实没老实。”
  我懂了,白子惠怕我跟童香发生点什么,她这是用自己来检测我。
  我嘿嘿的一笑,说:“老婆,这是你自己主动送上门的,我就让你看看,我老实没老实,今夜,一定让你求饶,到时候你可别怪我。”
  白子惠不说话,不过她呼吸喷出热气,身子也发热,一切都先是她已经做好了准备。
  我不急,我等着,我这样,白子惠该急了,没准她心里已经痒痒了,虽然我忍得十分辛苦,不过这样能激发白子惠,双方情绪都上来了,那就好办了。
  我说:“老婆,你哪里买的这衣服。”
  白子惠低着头,说:“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说:“你穿着太合适了,我去批发一点。”
  日期:2017-03-04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