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2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我的真实想法。
  “董宁,你给我滚开!我今天就想喝酒!”
  我说:“你可以试试,我不会让你喝的。”
  现在喝了,变成这个样子,继续喝,命还要不要了。等一会喝醉了耍酒疯,怎么办?别的都好说,要是跟着我回去,回到白子惠订的酒店,这马上就变家庭纠纷,什么一皇二后肯定没有。
  当然,我觉得,童香玩得开。白子惠肯定玩不开。
  童香扭头就走,我连忙拉住她,她扭过来身子,扬起了手,打了过来,打在了我的脸上,啪!特别的脆。
  这一巴掌震的我脸疼。
  我淡淡的说:“闹够了吗?”
  童香说:“你疼吗?”
  我摇摇头,说:“不疼。”
  童香扬起手。又给了我一巴掌。
  刚才打的是我左脸,现在打的是我右脸,这女人,用的力气还挺大的,打得我好疼,我忍着,她喝多了,没必要跟她一般见识。她心里还有气,现在酒已经上了头,做的事也不理智。
  打完了,童香看着我。

  我说:“闹够了吗?”
  童香说:“没有,董宁,你怎么不还手。”
  我说:“你是女人,我不想动手。”
  童香说:“可我希望你打我,你打我起码对我有恨,没有爱,有恨也行。”
  我觉得童香有点魔障了,本来她的心里就不顺,本来过来她想跟白子惠斗一斗,看到白子惠不在,她就喝了酒,说了一些该说的不该说的,她是一个要强的人,可是因为我的关系,变成这样,哎,世事无常。
  我口气不由的软了下来,我说:“童姐姐,你到底要干什么?”

  童香一下子抱住了我,说:“董宁,别说话,吻我。”
  我看着童香,童香看着我。
  时间仿佛静止。
  童香的要求让我措不及防,刚刚还打我,马上又求吻,好像失了智。
  说实话,我有点犹豫,可是不行,就在我要摇头的时候,童香说:“董宁,我知道你的心不在我身上,你更在意的是白子惠,你不会跟她分开。我没强求,就是一个吻,我这个人说话还是算话的。”
  不过分,童香都这个样子了,再说之前她为我做的事,情谊还在。

  松动了。
  童香说:“董宁,我希望你这个吻,可以全心全意,可以吗?”
  我点了点头。
  童香闭上了眼睛,那种表情好像学生,很纯真。

  低下了头,贴上了她的嘴唇。一切都慢慢的,缓缓的,不激烈,很用心,触碰在一起,闭合。
  彼此的心跳声,很响。
  吻的很用情很美好,开始的平淡,渐渐激烈。
  差不多了,我放开了童香,童香低下了头,脸挺红的。
  我说:“童姐姐。怎么了?”
  童香抬起了头,说:“没事。”

  她的神色有些冷淡,跟刚才判若两人,一瞬间就变了脸,搞得我莫名其妙,心里还有些不爽。这算是什么事,明明那么主动,还用言语挑逗我,说要跟我睡,接吻的时候也那么用情,把我抱得紧不说,舌头乱伸,结果现在这个样子,让我情何以堪。
  我想要说点什么,结果发现说不出口,心里有点堵。
  这一个吻,开始深情,最后变成了尴尬。
  “董宁,我们走吧,送我回去。”
  童香冷淡的说,我却看到她的手指有些颤抖,我点了点头,跟童香一起下了楼,结了账。
  一路上没说什么,气氛挺尴尬的。
  把童香送到了家,她打开了门,没说之前的那种话,让我进去坐坐什么的,而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董宁。再见!”
  说完,童香进了屋,关了门。
  我有点愣神。
  童香这是怎么了,都到家了不让我进去坐坐,不是想要调教我吗?想让我舔脚吗?亲都亲了,别的我也可以忍忍。怎么一下子就刹住车了。

  真的不懂。
  我站了有快十秒钟吧,想想应该走了,站在这里干什么,当门神?
  刚走一步,我便听到童香的心声。
  “董宁,你快点走吧。别留下来,我怕自己控制不住。”
  “诱惑你,就是作践自己,我不想那个样子,那不是我。”
  “明天你就离开东湖了,正好,眼不见心不烦。”

  “再见!”
  我笑了笑,按下了电梯键。
  这段情,还没开始,便已结束。
  我不感伤,也不感慨,心中回想着那个吻,意犹未尽。

  出了小区,我找了一个超市,买了一瓶水,洗了洗嘴巴,童香涂了口红,刚才那个吻那个用力,不能留。
  多多少少有点做贼心虚吧。
  打车回了酒店,我跟白子惠已经订好了明天的票,下午的时候从医院办了手续,身上的伤口已经差不多了,没什么大碍,后续再跑几趟医院看看就痊愈了。好是好了,不过留下了不少伤疤,不严重,但看上去跟之前的皮肤颜色不同,还挺显眼的。
  我有房卡,直接刷卡进了屋。
  屋里只开了一盏台灯。光线很暗,很柔和,这种灯光之下适合做羞羞的事,我有点欲望,童香的诱惑,真的很难抵挡,让人欲罢不能。

  可我又觉得有些抱歉,被童香勾起了火,回来在白子惠身上发泄,不像话。
  进了屋,我看到白子惠整个人都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她的眼神有些闪烁,这个时间离睡觉还有点早,跟白子惠平时作息不太一样。
  毕竟晚上做了不好的事情,我心里有点忐忑,我说:“老婆,你还没睡那!”
  白子惠对我嫣然一笑,说:“这不等你呢,还行,比我预想的早一点。”
  我嘿嘿一笑,说:“吃完饭,把人送回去了,然后就回来了。”
  白子惠对我笑笑,说:“没干点别的?”
  干什么?人?真没有。
  我摇头。

  白子惠用力的嗅了嗅,说:“你身上有酒味,还有香水味。”
  怎么感觉不太对呢,去之前还说放心我信任我,回来看这个意思,是审问我的节奏啊!就不应该相信女人的话。都是骗子。
  我点点头,说:“她喝了点酒,我没喝,我怕伤口有问题。”
  白子惠说:“香水味呢。”
  这个我尴尬的一笑。
  白子惠说:“骗你的,我离着这么远怎么可能闻得到。”
  我松了一口气,可是白子惠马上说:“我虽然没闻到,但是我刚才诈你,你的表情很说明问题,你们拥抱了吧。”

  说这个话的时候,白子惠冷着脸,挺可怕的。
  我怀疑白子惠不是在我身上装窃听器了吧,怎么猜的这么准。
  有点慌。真的有点慌。
  在别人面前我还能演演戏,可是在白子惠面前,我不想演,也不敢演。
  我点了点头。
  白子惠说:“是不是很舍不得,童香那个大美女,很诱惑。对不对。”
  我说:“没有,只是礼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