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5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他说完,我随手一挥,温希良顿时委顿在地,体内阴气像是一条条灰色游蛇一般,从他周身各处奔涌出来,消散到半空之中。
  “我留你一命,但你一身阴气却不能留。不光是你这阴气害人,而且你们养鬼派的功法本就有问题,阴气外泄,害人也害己。若能一直提升境界还则罢了。若是到了天赋瓶颈,修为停步不前之时,周身外泄的阴气便会危害自身,祸及寿元。自此之后,只要你真的洗心革面,做个普通人,安享晚年还是不成问题的。”我正色道。
  这话倒不是我信口胡诌,养鬼派的功法的确有问题。就拿尸阴宗来举例,尸阴宗之人大多也都周身阴气缭绕,但他们不过是身居深山之中,为了修为增进更快,终日以阴气滋养自身而已,不像养鬼派这般,体内阴气根本无法完全控制,才导致外泄而出,害人害己。
  领悟九星天罡第八步之后,我获得洞明之力,能看到一些很本质的东西。眼前这个温希良,若是修为持续增长,或许还能多苟活几年,若是停步不前,恐怕就只有十年好活了。而且就算他继续提升境界,寿元最多也不过到达六十岁而已,除非他能到达天师。
  这些深层次的东西,温希良自己肯定看不出来。此时一身修为尽毁的他面色痛苦,目光之中还隐隐带着几分恨意,不过口中依旧带着谄媚和感激,连声道,“我以后一定改邪归正,重新做人,多谢前辈,多谢前辈……”
  我自然不会对他的态度过多在意,挥了挥手,便不再理会,举步离开了这里。
  接下来的几天,王氏集团工地上已经能够正常开工了,代南州也逐渐从先前的阴郁中走了出来,每日忙活着工地上的事情,开朗的性子慢慢恢复正常。
  下班之后,偶有闲暇,代南州还主动叫上我,开车出去兜风。
  香港是一座真正意义的现代大都市,无比繁华,晚上也灯火辉煌如同白昼,灯光星星点点的一直延伸到远方,五彩缤纷,看着很是漂亮。
  除了兜风之外,到了香港这座购物天堂,自然免不了逛逛铜锣湾之类的购物城。接下来的这些天,代南州领我几乎把整个港岛逛了个遍。
  当然,我关注的自然不是衣服鞋帽这些,一路逛的,都是些风水古董店。
  只可惜的是,一直都没发现什么好东西,既没淘到像样的法器,也没找到张坎文说过的七星艾草。
  我倒也没多少遗憾,法器这种东西,都是经过风水大师精心温养的,寻常根本难得一见。至于七星艾草,则就更加稀有了,断不可能像菜场的大白菜一样处处皆是。

  除了休闲购物之外,我心里还一直提防着养鬼派之人。当日没杀掉温希良,我就做好了他找养鬼派回来报复我的准备。不过一连几天都很平静,温希良似乎完全被吓破了胆,一切风平浪静。
  就这么平淡过了一周,温希良所说那新界富商举办宴会的日子终于到来。
  这天中午,跟代南州一起吃了午饭,我便再次搭车,来到新界有名的天际万豪酒店。
  天际万豪酒店坐落于港岛南端,地处南海之滨,风景宜人,而且因为在海边的缘故,身处港岛这种大都会,却能营造出一种远离都市尘嚣的感觉,在整个港岛都很有名气,是亚洲著名的五星级酒店之一。
  温希良口中,那富豪的宴会就安排在这家酒店的二楼宴会厅。

  在酒店门口下了车,很快便有服务员热情的迎了过来,一点没有因为我乘坐出租车而稍有怠慢,问明白我的目的地之后,便一路引领着我来到宴会厅。
  此时的宴会厅门口,来来往往的有不少人进出,其中有身穿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也有些身着中山装的老者,这些人走到门口,递出请柬,立刻便有身着得体西服的服务生笑着将其引导入内。
  从时不时开启的房门看去,里边此时大概已有几十人,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流露出些道炁气息,应该都是那富豪邀请来的风水大师。
  我自然是没有请柬的,不过这也难不倒我,走到门口之时。我默默催动体内道炁,将自己完全包裹起来,然后便走过去,推开房门,大摇大摆的进入宴会厅。
  道炁有诸多妙用,隐匿自身气息便是其中一种,而我此时非但隐匿了气息,连形体也完全隐匿,从门口走过。旁边之人根本看不到我。
  当然,这只是对修为比我低的人有效,若是修为高出于我,一眼便能看穿。
  进去之后,我抬眼一扫,宴会厅占地很大,尽头处古色古香的墙上,挂着一条横幅,上书三个大字——“寻龙宴”。

  来之前我曾了解过。这“寻龙宴”乃是港岛习俗。港岛历来玄学盛行,无论独门小户,还是富商巨贾,遇事之时,都会请风水先生过来看看情况。请人做事,事毕之后,总免不了一顿酬谢饭食,这顿饭便俗称“寻龙宴”。
  此时似乎那富商仍未到场,宴会厅的风水师们大都在三三两两的交谈。我四下观望一番,在座之人大都有识曜境界,只有少数几个年轻人修为不足,尚还处于点穴境界。
  我心中不由感慨,这里不愧是玄学盛行的港岛。在内地,但凡能到达识曜境界的风水师,几乎都能担任一个市级玄学会会长了,而港岛,论面积。莫说一个市,内地随便一个县面积都是它的数倍。可就这么小小一片土地上,随便一次风水盛会,便出现这么数十位识曜境界的风水师,着实令人咋舌。
  只可惜的是,我观望半天,也没见到有一个天师境界的风水师,想来那梁天心应该还未到场。
  不过想想倒也释然,梁天心贵为天师,在全港岛应该也颇具人望,自然没有提前在这里等候的道理。
  我也没有着急,四下里走了一圈,侧耳听了一下,宴会厅里的这些个风水师们,大多都在互相寒暄或者说些之前遇到过的风水趣闻,无甚营养。倒是有几个人在议论梁天心,说是今日能见到天师境界的前辈,心情激荡云云。
  我莞尔一笑,空穴不来风,温希良应该没有忽悠我,今天梁天心多半会出现。

  确定这一点之后,我随便挑了一个靠后的地方坐了下来,散去了周身道炁之后,很快便有服务生送了茶水过来。我一边轻啜,一边安静等待。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宴会厅的大门忽然被推开,一个身着深色西服的老者,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回头看到这人,与会的风水师们全都停止了交谈,宴会厅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此时老者身后一个管家模样的白发老者朗声念道,“米鼎城先生到。”
  今日主角,正是这个唤作米鼎城的香港富商。
  我抬眼瞧去,这米鼎城大概六十多岁,身材干瘦,大概是因为没休息好的缘故。精神不太好;而且额头微黯,两侧凹陷。
  额头黯淡无光,征兆遇事不顺,而额头两侧,则是父母宫所在,主父母先祖康宁安健。结合温希良所言,看来这米家祖坟,的确是出了问题。
  我观其面相之时,米鼎城则是走到宴会中央。对着众人拱手一笑,开口道,“诸位先生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光临寒舍,米某先行谢过了!”
  日期:2017-03-04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