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0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等李牧说话,他就问道,“兄弟,你是哪支部队的?看你们的样子,不像是在西北混的。”
  这个武警少校显然是常常“厮混”于西北的战斗人员,看他熟门熟路上了飞机和上自家小车一样的熟悉,便可见一斑。
  李牧是比较喜欢豪爽性格的,而且看武警少校风尘仆仆的样子,想必是刚刚从前线撤回来,心里也是有些好感。换个角度来看的话,一些武警部队承受的压力是比陆军部队要大很多的,他们通常要执行多种任务,比如反恐。每年都有武警官兵牺牲在反恐前线,受伤的就更多了。
  高危职业非丨警丨察莫属,武警一只脚踩着一半的丨警丨察含义,做的是比丨警丨察更危险的工作。其他的不说,单单是消防武警,说是出生入死也不为过。

  非战争年代,最危险的活,武警上,战争年代,最危险的任务,陆军上,死光了再往后排,一轮轮的拉上去,直至战争胜利。
  李牧只是笑了笑,摇摇头。
  武警少校也没在意,自顾地说着,“这种通勤班机我坐了不少次。全国地飞。对了,我是北京总队的雪豹,呵呵。”
  雪豹突击队经常出现在新闻报导上,和出现在公众媒体面前的特种部队一样,一旦露面了,那这支部队就基本山没有什么保密可言。说明着的是,这样的不读不太可能被用于执行秘密任务。
  李牧这些人为什么会经常被派出去干一些“见不得光”的活,就是因为即便是内部人员想要查,也很难查出什么来。在编制上根本不存在的突击队,事实上就不存在什么秘密,没有秘密,就谈不上泄露秘密。

  像上次的飓风行动,从各个部队抽调出来的人员组成的突击队,就算是被找到某一名参与的人员,也很难全面地了解整个行动。
  因此李牧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出判断,这位武警少校和他的部下在西北执行的任务,显然是普通的反恐行动。
  李牧依然没有接话的意思。
  武警少校有些无趣,转而下巴指了指坐在对面的几个便装,年纪大多是三四十岁,很多都戴着眼镜,他压了压声音说,“哥们,看见了吗,那几位穿便装的,是搞原子丨弹丨的。经常能在通勤班机上碰见他们,”
  李牧不由的盯着武警少校看了一会儿,这个武警少校似乎一点保密意思都没。
  武警少校似乎看懂了李牧的意思,有些尴尬地嘿嘿笑了笑,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迷彩服,说,“大家都知道的。我在西北待了半年,半年也没见着几个人,实在是憋得慌,这不一下子见着这么多人,没忍住,话就多了,哥们,别介意。”
  愣了一下,李牧认真地打量了武警少校,这才发现他身上的迷彩服成色很新,而他的头发长度也明显超过了标准,认真刮过的下巴有些发青,再一回想他说话的方式,李牧心里顿时就八九成的猜测了。
  估计又是一个打入犯罪团伙内部的特勤。
  比起他们,自己这些人经历的是明枪,和暗箭以及时时刻刻都存在的巨大精神压力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
  李牧有些为自己的先入为主愧疚,他伸出手。武警少校微微愣了一下,顿时开心地握住李牧的手。
  “辛苦了,兄弟。”李牧诚恳道。
  武警少校又是微微一愣,只是嘿嘿笑着,心里有的,是自豪和欣慰——自己的付出,不会被忘记。
  能坐在通勤班机上的,都不是平凡之辈。伟大之处,也许不在功劳,而在于付出。
  心里的结一下子就解开了,李牧眼前豁然开朗——一次失败又算得了什么呢?
  南苏丹的事情并不会就此结束,但已经和李牧没有关系。
  通勤班机在武汉某机场降落,武警少校和热情地和李牧道别,一辆武警牌照的别克商务车就把他接走。与他一起的一个小队的武警却是没有这个待遇,是被同样是武警牌照的依维柯接走的。
  同机抵达的几位研究人员则是上了一辆考斯特,有便装的戴着大墨镜的精干男子散开了护卫着,直到他们上了豪华的地方牌照考斯特。李牧一眼就看出来了,国安的人是喜欢搞这样的排场,格调比较高。
  人被纷纷接走,只剩下李牧四人站在那里,空军这边有一名军官带着几名荷枪实弹的士官站在边上,也不过来也不离开。
  那些武警和研究人员的终点站不一定是武汉,像那名武警少校,可能会乘坐民航或者高铁返京。武汉只是作为一个中转站。
  没等几分钟,一辆空军牌照的轻型卡车开了过来,这种车辆通常用于采购生活物资。
  在李牧他们这边停下,带着的中尉跳下车,洋溢着笑容小跑过来就招呼,“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上车吧,我送你们到车站。”
  没有敬礼是因为李牧这些人的身份根本没有通报出去,否则中尉肯定是会首先敬礼问好的,绝不会这般随意。
  边关林看了一眼李牧,低声对李凤翔说了一句,“让咱们坐卡车?这区别对待搞得也是扎实。”
  中尉听到了这话,马上就抱歉地说道,“临时匆匆忙忙的找不到其他车,听说你们带着很多行李,小车又装不下。”
  李牧摆了摆手,道,“没关系,走吧。”

  一行人就利索地翻上车厢,一个接一个的把行李传递上去。倒不是真的嫌弃条件差,而是对比之下,谁的心里都不会平衡。考斯特,别克商务,最差的都是依维柯,唯独自己这边是卡车。偌大的空军机场就真的匀不出一辆大轿车来吗,显然不可能。
  让大家憋屈的是,很显然是上级知道了行动失败,就不是很关注战术军刀突击队这边了,下面的人该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
  这才是最让人难受的一点。
  中尉军官看出来,李牧是为首的,请他到驾驶舱里坐,李牧摆手拒绝了,爬上车厢和大家坐在一起。
  迎面而来就是一股霉酸的味道,地板上还有干枯的残留的菜叶子,却是一台用来买菜的卡车。
  李凤翔也忍不住了,一边拿出烟来一边重重地呼出一口气,重重地呸了一口。他并不是真的生气,而是担心李牧生气。李牧是副团级军事干部,严格地说按照级别,他是够不上配车的标准的,但是他是副团长,按照岗位来说,甭管战时还是非战时,他都应该享受配车的待遇。
  单单是冲这一点,空军就不应该用卡车来接人送人。
  最大的可能是,空军这边负责安排的人不知道李牧的级别。
  不管怎么说,都有刻意的成分。

  尽管年轻,但李牧并没有李凤翔想象中的那么生气,反倒有一些心安理得。如果没有这样的小插曲,李牧的心里也许会更愧疚。部队是讲实力的地方,实力通过什么提现,任务,作战任务训练任务,工作,军事工作政治工作。不行就是不行,就没资格享受应有的不应有的待遇。
  闻着柴油的气味,李牧甚至有闲暇回忆起第一次坐军卡的那年,参军入伍的那年。
  只能说这一路自己走得太顺,挫折来的早比来得晚更好。
  日期:2017-03-04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