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18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梦婷知道他想说什么,脸色一红,恼怒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敢想那事。”
  张清扬坏笑道:“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我还能怎么样?你们已经见过面了。”
  刘梦婷对他的无耻心态十分无奈,摇摇头不再说什么。现在的张清扬,心中对身边红颜的愧疚感是越来越淡了。
  长假结束以后,张清扬离开江洲到京城党校学习。省部级进修班的干部大部分都在五十岁往上,张清扬坐在其中显得有些另类。
  好久没体会到这种课堂学习的气氛了,刚开始张清扬还有些不太适应。几天下来才渐渐的缓过劲儿来。经历了多年的政治历练,让他们这些干部再拿起书本的确有些难度。但是在坐的每位学员都很认真地听课,并且细心地记着笔记,必竟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再说党校的课程也越来越新颖,政哲、经济、思想都有涉及,这对于一位政治家而言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
  周五,上完最后一节课,每位干部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京城党校第一周的课程结束了,他们都略显轻松下来。当然,在坐的各位都是各省的重量级干部,休息的时候自然会回本省处理一些工作。
  浙南省副省长丁盛和张清扬一同走出教室,笑呵呵地说:“张市长,一起出去吃点饭?”

  “好啊,呵呵……”张清扬微笑点头,丁盛是张耀东在浙南提拔起来的干部,年富力强,是浙南省被外界普遍看好的政治新星。
  刚下台阶,就看到金淑贞站在前方和一位秘书模样的男子说着什么。金淑贞早在年初的时候就成为浙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要不是她升牵过快,想来现在已经挂上副書記的职务了。金淑贞当初离开辽河,借助刘系的势力进驻浙东,迎来了新的一片天地。在党内高级女干部稀缺的今天,她有着很不错的前景。
  丁盛笑着上前,说:“金省长,晚上有空吧,一起出去和张市长坐坐?”
  金淑贞没想到身后有人讲话,先是吃了一惊。回头笑道:“丁省长,不好意思,我晚上有还有工作需要处理。”说完,又望向张清扬,说:“清扬,我们改天再聚。”
  张清扬点点头,也不强人所难。
  丁盛便笑道:“金省长一边在党校学习,一边还要处理省内事务,真是劳模啊,呵呵……”
  “我也想轻松,可是最近刚接下一个项目,不盯着点不行!”金淑贞略显无奈地说,扬手道:“不和你们说了,我先走了!”

  张清扬与丁盛也走出教学楼,楼前的停车场上马上有辆黑色的奥迪驶了过来。这是江洲驻京办的车,开车的正是驻京办主任高菊。
  “两位领导,上车吧!”高菊笑容可掬地下车为两人打开车门。
  张清扬客气地说:“高主任,我都说了不用你亲自过来,安排司机过来就行。”
  高菊笑呵呵地说:“那怎么行啊,正好我今天不忙。再说跟在领导的身边,不是也能多认识一些人嘛,以后方便我跑项目!”
  张清扬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拉着丁盛坐进了后座。
  “两位领导,想去哪消遣?”高菊回问道。
  丁盛望向张清扬,说:“张市长说了算,知道你是京城通。”
  张清扬略微一想,便说:“那就去王府酒店吧,偿偿宫廷菜。”
  丁盛摆手道:“怕是我请不起啊。”
  三人都笑了,气氛很温和。半个小时的功夫,三人便来到了王府酒店,张清扬要了一个包厢。高菊知趣地说自己还有事,先出去一下,一会儿再回来。张清扬也就没强求,知道她坐在这也吃不好,再说自己确实也想和丁盛好好聊聊,方便两人加深对对方的了解。
  丁盛很健谈,口才不错,不但对现代经济了解得挺多,还有些国学的底子。对于国内未来经济的发展方向,他的见解与张清扬不谋而合。张清扬默默地听着,心中却在估摸着他这个人。在浙南省张耀军发展的刘系力量中,有不少干部对丁盛的评价都很高,有很多人支持他进入浙南省委常委会。张清扬知道,丁盛与浙南省委常委,省会南洲市委書記齐越华算是竞争对手,这两人都是刘系内的少壮派干部,更是张耀东在浙南的考察对象。

  虽说刘系内不少第三梯队的干部年紀上比张清扬大了十多岁,但从这几天的接触来看,他们对张清扬表现出了应有的尊重,隐隐中表现出了支持他成为领军人物的意思。而且随着张清扬地位的升高,他在派系内的话语权也越来越重。就比如说丁盛与刘越华这两个人的竞争,如果丁盛取得了张清扬的支持,那么他的未来之路就会顺荡很多。
  自己的话在派系内越来越重,张清扬更不能轻易的发声。他现在只是暗暗地研究丁盛这个人。当然,两人接触时间不长,丁盛不会马上就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两人边吃边聊,到是很尽兴。吃完饭,张清扬与高菊把丁盛送回了党校招待所,然后高菊反过来又把张清扬送到了刘老的小四合院。难得回京一次,张清扬自然要看看家人。高菊知道张清扬的背景,但是来到这里的时候,仍然难免激动。
  张清扬进门的时候,家里人正坐在客厅里闲聊。刘远山也回来了,正拉着涵涵的手说着什么。爷爷闭目养神,听到门声响动,抬头见是张清扬,便不悦地说:“大家都住招待所,你搞什么特殊化,谁让你回来的。”

  张清扬就讪讪地笑说:“爷爷,我都回京城一周了,还没到家里住过一个晚上。明天休息,我今天回来不算搞特殊化。”
  “哼,你呀真是长大了,知道和我顶嘴了。”刘老故意板着脸,然后又温和地笑了。
  张清扬笑着坐下,抓了抓头皮,倒是没想到爷爷越老越顽皮。涵涵见到爸回来了,马上依偎在他的身边。刘远山无奈地说:“臭小子,见了你爸,就不要爷爷了,是不是?”
  涵涵摇头道:“我天天都可以和爷爷在一起呢。”
  听到他的辩解,一家人都笑了。张清扬望向刘远山,说:“爸,晚上我和丁盛一起吃的饭。”
  “你感觉他如何?”刘远山伸手用牙签扎了一小块苹果送到涵涵嘴里,涵涵笑眯眯地说了声谢谢,就像个小大人似的。
  张清扬想了想,回答道:“我觉得他能力是有,至于其它的……还没有看出来。”

  刘远山点头道:“是啊,老张也说丁盛有能力,就是有些浮华,需要锤炼几年才能担大任。”
  张清扬笑道:“反正他还年轻,还有几年的机会。”
  张清扬望了一眼越发沉稳的张清扬,淡淡地说:“你呢?想不想换个地方?”不等张清扬说话,又补充道:“党校学习是个机会,学业结束以后,你可以到部委干两年,然后再下地方,浙东、浙南、双林应该可以取得一个不错的位置。”
  日期:2017-03-04 08: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