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56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公丨安丨局了来,刺眼的阳光直射过来,我想无论静心生与死,只要找到她就行。但我不知道怎样与林辉说明这个情况,刚才丨警丨察也说了,如果林辉能回国最好,不能回国就只能邮寄鉴定材料,但就怕美国的海关通不过。
  回到公司后,刚坐下喝点水,柳冰飞快跑进来,“林总,刚才设计部的虹姐来找过您,需要我通知一下她吗?”
  小虹来找我估计是因为那个疏导的事,于是我拨通小虹的电话,小虹在电话里说,她接到老同事的电话,说海南要举办一场服装设计大赛,可以让公司设计的服装去参加。
  我同意小虹的建议,一切事情让她操办就行了。然后我又给吕大安打电话,问一下那个客户来G市的情况。
  吕大安说估计明天就能到,到时直接在宾馆进行疏导就行。但我想在宾馆疏导不太好,不如到静心的住处。
  后来陆续的又有销售部经理来这里,要我晚上参加一个客户的宴请,说心里话,自来公司后,天天泡在酒场,有时想躲都躲不开,没办法很多客户需要老总出面,特别还要带上些美女陪同,这样他们才高兴。
  小虹自来公司后,也没少跟我去参加宴会,因为小虹之前干过模特这行,熟悉服装客户的心理特点。但为了保护小虹,我把各部门的有点姿色的女人,轮番叫去陪酒,也不管什么姑娘了,什么小媳妇了。
  说也怪了,很多女人还挺愿意参加这种场合的,遇到这种事,如果女人不愿意与这些人交往,大都推辞掉。有些女人喜欢参加,无非就是盯紧这些老板手里的钱。
  现在女人都很现实,真正不喜欢钱的是少数,除了小虹、静心,我没找到第三个。
  处理完公司业务,我想还是给林辉打个电话,告诉她一些情况,看看她有什么想法。电话接通以后,我首先问林辉近况,她说现在一切都挺好的,一个人吃喝玩乐,什么都不用担心。
  真羡慕这个女人,生长在资本主义社会,早已把那些帝国的东西浸入血液之中了。我对林辉说,鸣翠现在又失意了,林辉在电话中惊呀问道,“怎么又成这样了?不是以前挺好的吗?我还羡慕她儿女双全呢?”

  说完这些以后,林辉又问我静心的情况,我只好对林辉说,静心失踪了,很久没找到。
  林辉在电话中着急问道,“静心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好好的突然失踪了?”在林辉接连追问下,我就把静心失踪的情况说了一下,我听到林辉在电话里发出哽咽,她一定哭了。
  但我又说警方正在全力调查,不用担心应该会找到的。林辉在电话里突然说道,“雨仓,你知道吗?静心是我的女儿!”
  我一惊,问她:“你怎么确定她是你的女儿?”
  林辉告诉我,静心在美国时,在我的劝说下,她没有做DNA鉴定,一来怕做完了,如果不是自己的女儿,反而会失望,二来如果是,自己就将与鸣翠面临着重重矛盾,好闺蜜肯定做到头了。

  但林辉还是保留了静心的检材,之后她找到鉴定机构偷偷做了鉴定,结果确实她与静心非常吻合,静心就是她的女儿。
  林辉为了照顾鸣翠的内心感受,一直没有把这件事说破,今天听我说静心失踪了,才把内心话说了出来。
  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偷偷做了鉴定,我很佩服她。如果换位思考,谁不想找到自己的孩子,可能当初她与静心爸爸好的时候,恰恰鸣翠也与静心的爸爸很好,但林辉行动很秘密,并没有让鸣翠知道。
  哎,想想她们这般年纪的人,也能有这样浪漫和狗血的故事,有些事真说清楚,看看现在的年轻人追求时尚潮流,但其实无论哪个年代,男女之间总是说不清楚的情感。
  林辉在电话中说,她想过来陪我一起找静心。我让她先别着急,我先和公丨安丨局把情况说一下,再定。
  放下林辉的电话,我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我想如果丨警丨察发现的那具女尸与林辉DNA吻合,那就能断定就是静心无疑了。
  晚上我和吕大安、小虹见面时,把林辉说的话告诉了他们,吕大安和小虹也很惊呀,吕大安说,太复杂了,没想到静心她爸与袁凯的老爸一样风流无边。

  但小虹说,“如果鉴定一致的话,也不一定认为这具女尸就是静心,万一林辉的确有个女儿却不是静心呢?”
  听了小虹的话,我想也对啊,这就需要调查当初静心他爸到底有几个孩子。但林辉说的很清楚,她生下孩子就走了,并不知道孩子生死。而鸣翠也说过,她生下孩子也走了,看来这个世界上,应该还有一个与静心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
  想到这里,我越发感觉这件事太复杂,太让人难以理解,看来当前只有林辉在世,而且清醒,她回来也只能说清楚一件事。
  第二天上班后,我告诉柳冰,去办点事,然后我就直接去了公丨安丨局。
  我到公丨安丨局后,一打听两名办理静心这件案子的丨警丨察不在局里,他们出差办案了。没办法,我只好给他们打电话了。
  办案丨警丨察接到我的电话,听了我所说的情况后,他们告诉我,最好让林辉回国一次,这样他们也便于了解一些情况。
  回到公司后,我立即给林辉打电话,告诉她可以回国了。林辉说她现在最着急静心的安危,我告诉她什么都不用担心,从美国出发之前提前我。
  放下林辉的电话,我又问了吕大安那名客户到达时间。吕大安告诉我,那名客户下午到,晚上可以进行疏导。

  我的心绪已经被那具女尸搞乱了,但我不断提醒自己,要集中精力,还有鸣翠交给我的公司呢。
  柳冰传了几份公司内部文件后,对我说,她听说在省城那家分公司,很多员工想回来,因为自从鸣翠病倒以后,很多人不习惯袁凯的管理方法。
  我想那个服装公司不是交给苏小慧管理了吗?难道她的管理方法也与袁凯一样。
  我把几个相关部门的经理叫到办公室来,对于省城的袁凯公司的人想来的事和他们谈了,这些人说,能来就来吧,因为很多人都不愿意在那边了。
  但这么多人一下回到鸣翠公司,人员根本用不了这么多人。要是分公司不变卖就好了,直接回分公司上班。
  很多经理建议我,可以把那些最好的熟练工种人员先弄过来,其他人员可以视情况而定。
  这件事牵涉到袁凯的利益,如果工人都回到我这里,袁凯非得急眼,必竟这些人都是鸣翠带过去的,我想还是慎重考虑吧。
  有时我就纳了闷,遇到点与袁凯的相关的事情,不是袁凯来,就是苏小慧打电话。果然刚和这些经理商讨完对策,苏小慧就打过电话来。
  “雨仓,最近忙吗?”苏小慧在电话里用她那特有女性声音问候我,如果换作旁人,听了一定发酥。

  “哈哈,托苏经理的福啊,不算太累,但就是操心!”我笑着对苏小慧说。
  日期:2017-03-13 18: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