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55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她这样劝我,但我知道鸣翠还得去医院治疗,但袁凯步步紧逼的姿态,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现在袁凯只要没有动静,我就感觉这小子就会在我身边晃动。不行!我得给苏小慧打电话问一下情况,即使这个女人不说实话,但也能透出点消息来。
  我接通苏小慧电话,问她找到鸣翠没有。苏小慧在电话那头笑着说,“林总,你真会开玩笑,我怎么能知道鸣翠的下落呢?”
  然后我又问袁凯是否还在寻找鸣翠的下落,苏小慧说现在袁凯天天忙得不可开交,自从鸣翠失忆后,袁凯就让苏小慧负责服装公司管理,他则继续拓展房地产、酒店业务。
  NND,这个袁凯真是空手套白狼啊,把鸣翠所有资金都吸纳过来,盘活了公司。而现在鸣翠却失忆什么也不知道。
  我突然想到当初鸣翠借的那些钱,债主会不会上门来要呢?这件事苏小慧不清楚,她说当初都是鸣翠与人签的协议,都是哪些人只有鸣翠知道。

  太他妈气人了!将来那些债主要肯定到期限后就会来要,袁凯要是否认这些钱,那只有把现在G市公司拍卖还账了,那可是一笔不小数目的债务。
  想到这里,我明白了当初鸣翠为什么把G市公司保留一家,而卖掉一家。以她的能力,省城公司只要运转起来,挣钱肯定没问题,如果不挣钱,还会有G市这一家做后盾,但现在鸣翠却失忆了,任何的凭据只有借钱人知道,如果限期一到,那G市公司只有拍卖变现才能还账,想到这里,我越发感觉到袁凯太阴险了。
  我不想再继续想下去了,既然事情到了这一步,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我曾经说过自己就是一个临时工而已,到了时间就会自动撤出,但真正苦了那帮员工。
  “林总,公丨安丨局的人员又来了,正在会客室等你!”柳冰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考,我连忙去了会客室,这想鉴定结果一定出来了。
  我进屋后,丨警丨察就对我说,“林总,我们鉴定结果出来了,这名女尸与她母亲DNA无法配对,所以我们来告诉你一下。”

  听到这里我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来静心并没有死,应该还活着。但丨警丨察一句话,又把我的希望破灭了,“林总,你能确认鸣翠就是静心的母亲吗?”
  我一愣,“当然是静心的母亲啊?这还有疑问吗?”
  丨警丨察告诉我,这具女尸虽然是luoti,并没有任何物件留在现场,但目前看并不是第一现场,因此从死者时间上来看与静心失踪的时间非常吻合。
  我心里咯噔一下,如果吻合就是静心了?但DNA鉴定结果却不是,怎么就能断定她就是静心?
  丨警丨察让我说说鸣翠与静心的关系,我就把鸣翠当初与静心父亲有的静心,后来静心父亲去世后,鸣翠就把静心接了过来。
  但丨警丨察还是认为这里面有出入,不过他们似乎坚信死者就是静心。送走丨警丨察后,我心里很不平静,既惊喜又担心。惊喜的是DNA鉴定不一致,担心的是如果死者是静心,那她为什么与鸣翠DNA结果不一样呢?
  我突然想到了身在美国的林辉,那是鸣翠女同学。记得当年陪静心在美国看病时,林辉不止一次提起,静心很像自己的女儿,她还一直试图做DNA进行鉴定,但在我的阻止下才没有成行。
  难道林辉是静心女儿?太复杂了,太让人难以理解了,当年静心爸爸一定是帅哥,而且很花,以鸣翠与林辉的外貌,能俘获她们的必须是帅,或者有一定能力。

  我虽然不了解静心父亲,但听静心说过很帅气,他父亲的死也很离奇,突然得病,很快死亡,这在当时很多人不理解,就连鸣翠也不理解,如果当时静心懂事,一定也会怀疑他父亲的死因。
  晚上吕大安让我出来商量疏导的事,于是我们选了那家我和鸣翠经常去的小店吃饭,当然小虹也过来了。
  刚坐下吕大安就对我说,客户要来G市找我疏导,让我找个地方,别到时让人家扑个空。
  “胖子啊!你真是我祖宗啊!我累得都快崩溃了,你就不能婉转拒绝他吗?”我叹口气对吕大安说。
  小虹在一旁对我说,那个客户很缠人,口口声声说,如果我不给他疏导,他就在省城散布我根本就不会疏导的事。
  我一听这话就来气了,“让这小子来吧!我看他到义狂到什么地步!”我说完后,又和吕大安、小虹说了一下那具女尸DNA鉴定的事。
  “那就可以说静心目前应该还活着?”小虹对我说,但我摇摇头,“事情并没有这样简单?胖子,你记得我们陪静心去美国看病时,鸣翠的同学林辉吗?”
  吕大安点点头,当我说出林辉可能就是静心母亲时,吕大安立即摇头,他认为静心根本就不像,怎么会这样断定呢?

  但我告诉他们,那具女尸极有可能就是静心!吕大安小虹听了,都瞪大眼睛看着我。
  从内心讲,我最不希望那具面目全非的女尸就是静心,但丨警丨察的疑虑,让我无摆脱静心突然失踪给我带来焦灼感。
  两天后,我想还是去和公丨安丨把一些情况说清楚,并且我要把自己怀疑点,就是重大嫌疑人—袁凯也要向公丨安丨说一下。
  我找到两位丨警丨察,说明来意。他们还热情的接待了我,我把当初静心突然得一种怪病,然后又如何去美国看病,鸣翠又如何让她的同学林辉接待我们的事说了。
  丨警丨察突然问我,“静心当初得的是什么怪病?”我告诉他们,并不是什么怪病,而是误食一种有毒金属,中毒所致。

  丨警丨察又问,“当初你们怎么没报案?”我叹了口气,并把当年的情况说了一下,并不是没报案,而报了案没查出原因来。
  但当我谈到林辉认为静心是她女儿时,丨警丨察突然来了兴趣,“这个线索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
  “当时我一下没想起来,但也不敢确认究静心是林辉的女儿吗。”其实我内心深处,并不想就此认为静心已死。
  那名看似领导的丨警丨察说道:“你提供的这个线索很重要,有必要让美国的林辉与这具女尸做一下DNA比对!”
  “太感谢丨警丨察同志了!我想了却一下心事!如果再比对不上,就可以排除这具女尸是静心了!”我刚说完,丨警丨察就告诉我,这件事他们比我们有经验。
  我还像他们反映了对于袁凯的种种疑点,丨警丨察们也很重视,飞快的记录着我说每一个信息。不过他们说,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就无法抓捕这个人,他们会根据我提供的情况,展开更加详细的调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