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5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估计刚才鬼魂祭出的法器就是这个中年男子的保命手段了。可依旧在我的手下挣扎不了几秒,他显然受惊不轻,面色一颓,再无方才的愤怒,反倒换上一副谄媚之色,出声道,“道友饶命,方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这才口出狂言,还请道友……不。前辈您高人大人不记小人过,您想知道什么,在下一定知无不言。”
  我不由哑然失笑,这人倒是识时务,变脸之术信手拈来。
  当然,我也不在乎他的人品,只是淡淡再度问道,“说说你的身份,还有,为何要卖鬼物给吴登科害人?”
  “是是是。”这人慌忙点头。继续道,“我是养鬼派长老温希良,跟那吴登科算是有点交情,前些日子他拿钱来找我,说要我布一个局,让这大厦不能顺利开工,我一时财迷心窍,所以……”
  财迷心窍?听到这里我轻嗤一笑。这人有识曜修为,在俗世之中,也算是一方宗师,而且还在养鬼派内身居高位,钱财是断然不缺的。而且那吴登科不过王氏集团在香港地区的一个小头目而已,又能有多少钱,能让这个温长老看得上眼?
  我打断了他的话,摇头道,“我劝你还是说实话最好。”
  “这……好,我说,我说……我说实话。”温希良听到我这话,面色瞬间惊惧起来,连声点头,看来刚才我的道法给他的刺激不轻。
  他沉默了一小会儿,似乎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便竹筒倒豆子一般,继续说道,“那个吴登科是个七煞命,用这种人的魂魄祭炼出来的小鬼威力强横,我正是看中了他的七煞命格这才决定要帮他……”
  “我给他的祛阴符里下了鬼命符的法诀,只要他催动鬼命符,就会身死,这等加了咒念的七煞魂魄实力不俗。用其祭炼出来的阴魂,刚出来便是鬼王,多加培养之后,甚至有望成为阴灵!所以我就动了心思……”
  “我是一时鬼迷心窍,坏了风水圈里的规矩。不过我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吴登科,他完全害死心甘情愿,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我。求前辈能高抬贵手,放我一马,不管有什么条件,我全都答应……实在不行,这七煞魂我不要了,前辈尽快拿走。”

  温希良谄媚的说完,一脸希冀的看着我。
  我却是哑然失笑,这什么七煞魂,听起来玄乎,但不过是炼制个鬼王级别的阴魂出来罢了,将来还只是有一定希望成为阴灵,实在算不得什么。就不说瞳瞳那种天胎,便是当初我遇到的井鬼之物,都比这所谓的七煞魂强出太多。这个温希良居然以为我是要抢七煞魂,着实可笑。
  我根本没理会他,只是叹了口气。事到如此,整个事件也算都理顺了,可怜那个吴登科临死还帮眼前这个养鬼派长老温希良做了嫁衣。
  想到这里,我微感唏嘘。那吴登科机关算尽,为了心中一口恶气,不顾一切。结果不光没能出口气,死了之后,魂魄还落得如此下场。完全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咎由自取。
  老话说的好,害人之心不可有。从吴登科决定害人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下场实际上就已经注定了。

  “前辈,我所知道的都告诉您了,求您放我一马,我以后必定改邪归正,不再坏规矩,不再害人。”温希良见我半天不言语,惶恐之色更浓,继续苦苦哀求,“求您饶了我这次。”
  我不置可否的笑笑,根本没理会他的求饶,继续问道,“还有件事,你们养鬼派的太上长老蒋天心是我的故人,你可知他的下落?”
  “太上长老?”提起蒋天心,温希良面色凝重了几分,响了一下,才继续道,“太上长老他老人家神出鬼没,除了几个亲近之人,恐怕没人知道他的藏身之所……不过前辈既然是太上长老的故人,不妨直接到我们宗派总坛,留下名讳,自然会有人通报到太上长老那里。”
  我摇摇头,“故人是故人,但这次找他,我却是要算一笔旧账的。”
  “这……”温希良瞳孔剧烈一缩,半天说不出话来。
  先前对付他的时候,我实际上已经动用了天师手段,但以他的修为不一定能看出来。此时我这话却是明白告诉了他,我有天师修为。温希良得知自己得罪了一个天师,如此惊恐,却也正常。

  顾不上思索他的心路历程,我继续问道,“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他的行踪?”
  “小的真的不知道,不过……”温希良噤若寒蝉的说着,忽然又好像想到了什么。
  “不过什么?”
  “我前几日,听宗派里另一个长老提过一句。说是新界有个富商过几天要召开个宴会,请了太上长老会去赴约……那个富商是富豪榜上有名姓的人,在港岛风水圈里也颇有人脉,太上长老极有可能会去。”温希良恭谨答道。

  说完,不等我再问,他直接跟我说起了这件事的来由。
  据他所说,港岛新界有个富商,是经常上报纸的那种巨富之人,前些日子总做怪梦,说是梦见自己的父亲在地下长受恶鬼欺侮。
  这富商找人看了之后说是祖坟的风水不好。受了阴气侵蚀这才如此,连带着他的生意也会大受影响。富商自己也略懂一些风水,很快就决定迁坟。
  只是这富商不同于一般人,家中富贵多年,现今的祖坟也是港岛著名的一块风水宝地,迁坟之所自然不能乱选,最起码也不能比现在的风水差,一时之间也拿不定主意。
  不过这富商毕竟富甲一方,不缺钱财,因此,这人决定过几天在新界召开一场宴会,邀请了香港玄学界的一些大人物到场,希望大家能群策群力,议定好迁坟之事。
  “那人家产万贯,对迁坟一事又极为重视,许了重金。当然,太上长老肯定看不上那些俗物,但我听说,那富商平素收集了许多玄学界的奇珍异宝,连天师都会很感兴趣,所以太上长老多半会去赴宴。”温希良最后说道。
  连天师都会感兴趣的奇珍异宝?我思忖片刻,心里不甚在意。
  识曜境界和天师,说起来只是一步之差,但实际上,却相隔太远。天师之下,皆是凡人。生在红尘之中,与凡俗世界融为一体,彼此相差不多。但天师却超脱红尘之外,几乎与仙人无异。普通人能理解地师之辈的力量,却无法理解天师的力量。

  虽然港岛玄学气氛的确浓厚。但普通人手里有天师都艳羡的珍宝这种事情,我并不认为会出现。
  不过既然梁天心很有可能去那里,那我说不得到时候也得去走一趟。
  问清楚这个富商的名字和宴会地址之后,我摸着下巴,心里思忖该怎么处置眼前这个温希良。
  这种人常年跟些邪术打交道,心术不正,加上本身修为又不俗,若是留着肯定是个祸害。而且王氏集团工地上,那些个枉死的冤魂也得有人负责。
  不过将这些事完全怪罪到这人头上,也不公平。毕竟王氏集团之事由吴登科而起。究根问底,这温希良不过是给吴登科递过去了一把屠刀而已。
  到底该怎么处置他呢?
  温希良看我神态,似乎也明白了此时我心中所想,砰的一下,直接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哭诉道,“前辈,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求您饶我一命,我日后必定改邪归正!”。

  日期:2017-03-04 08: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