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241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偏偏你看不见有任何的人工设施,在主导着这一切。
  湖水旁边,杨柳依依,一个白色的石桥后面,是一个楼阁,楼阁此时正亮着灯,看来我们今天要拜访的人就在里面了。
  走上石桥的时候,整个人会仿若身处一种奇妙的状态,一下子能把你的全部负面情绪给清洗掉一般。
  就算我不懂风水之说,但是此时的感觉已经告诉我,这个府邸很不简单。应该是这家人倚靠着这个小湖而建,而这个小湖却仿佛散发着无穷无尽的生命力一般,整个府邸的格局,小湖是中心,旁边的房子分布的位置,如同一个八卦一般。
  小湖就是这个八卦的中心。

  关键是,这个八卦是活的!
  我深深吸了口气。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就这么一座府邸,足以说明这个家族不是那些后起之秀,一定有着深深的底蕴。

  “老爷……”
  走到阁楼跟前,王总管停了下来,我们也不敢前进一步。
  董姝这个时候也乖巧地闭上了嘴巴。
  “嗯,来了?”
  里面传来一声慵懒的声音,听起来老人家已经等了一段时间,甚至有些疲惫了,但尽管这样,声音依然是中气十足。
  “干爹,兰儿好久没来看您了……”
  董兰说了一句。
  “哼,你个没良心的妮子,要不是这次姝儿出了这件事情,你还不会来是吧?我哪里错待你了,嗯?”
  随着老人家的一句冷哼,王总管笑了笑,这才把我们带了进去。
  走进阁楼,里面的摆设竟然很简单。

  一张席子,一个老人,一张桌子上点燃着檀香,还有一具佛像。
  老人旁边是一套茶具,看来是在喝茶。他手里撵着一串佛珠。
  老人看上去已经有七十多岁了,但气色却相当得好。
  只看了一眼,此人就给我一种枭雄的感觉。那双眼睛没有一丝老人家应该有的浑浊,反而特别明亮,好像已经看透这个世间万物一般。
  头发倒是白了,但也一样整整齐齐。
  我们进来的时候,他光是扫了一眼,就让我忍不住低下头去,不敢与之对视。
  “干爷爷!”
  董姝开心地叫了一声。

  “呵呵,姝儿长大了,乖,过来爷爷看看。”
  滕老脸上充满着慈爱。
  高世松昨天偷偷和我说了一下董兰和滕老的关系。原来滕老这辈子,只有一个儿子,但却是个智障。后来滕老很是努力,也没有再生出孩子。于是信佛的滕老,就觉得可能是滕家以前杀孽太重,这是报应。于是干脆皈依佛门。
  只有一个儿子,家业没法传下去,这就有点糟糕了。
  这么大家大业的,不传下去也不行。滕老自然也有很多干儿子,毕竟这样的人家,如果没有后辈人的努力,也会很快落魄。

  只有开枝散叶,才是一个家族稳定昌盛的基础。
  滕老的干儿子,自然都是人中龙凤,这个暂且不提。
  但是滕老心里还是有点不甘啊。
  自己的血脉啊。
  所以也就干脆找一些女人来和自己的儿子试着生孩子。还好,儿子虽然智障,但是遗传能力还是有的。
  这种事情尝试了几次之后,在生了几个歪瓜裂枣之后,董兰和董姝就出现了。
  董姝可以说是滕老最满意的一个后代了。
  但毕竟他是信佛的,这种事情还是有悖人伦的,所以有了董姝之后,也就没有再尝试了。
  我听了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董兰和董姝,和滕老这简直不是一般的关系。
  妥妥的一家人啊!
  “干爷爷,要不姝儿就留下来伺候您吧。”

  董姝一脸认真说道。
  滕老哈哈大笑,道:“你这个鬼机灵,你心里怎么想的,爷爷还不知道么?就你这个性格,说场面话可以,真让你在这里待一天,怕也待不住。”
  董姝被戳中心思,只能嘿嘿笑着。
  不过滕老看起来还是很开心的,摸着董姝的脑袋道:“听说这次有人欺负我家姝儿了,怎么回事,说给爷爷听。”
  我心想肉戏来了。
  果然,董姝也发挥了腹黑傲娇刁蛮任性小萝莉的风格特点,一听滕老问这个,马上眼泪珠子就开始落了。
  “那个变态,那个禽兽!”
  事情一字不落地被董姝说出来。
  甚至小姑娘黑时不时地给添油加醋,什么那人偷看她洗澡了,偷她的丨内丨裤了等等。
  听得我是胆战心惊。
  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小萝莉啊。
  果然。
  随着小萝莉的眼泪攻势,而且这种事情,也是第一次详细地说出来。不仅是滕老脸上的笑容慢慢没了,董兰更是一脸愤怒,心疼自己女儿心疼地泪流不止。

  “也就是说,是这个年轻人,救了我家姝儿?”
  滕老终于看了我一眼。
  我顿时浑身一颤,赶紧低着脑袋道:“算不上救,当时我和大小姐都被绑架了,而且大小姐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的,反而我如果不逃,肯定活不下去,我顶多算是自救。”
  “嗯。”
  滕老点了点头,这才又看向一旁的高世松,笑道:“高二娃还好?”
  我彻底懵逼了。
  却只见高世松赶紧笑着回答道:“劳烦滕老挂心,家父身体还好,经常说起滕老。”
  我去。
  合着这高二娃,是高世松的父亲。
  “哈哈哈哈……那个二娃。生了一个好儿子啊,不错不错,不过四十出头,已经是封疆大吏了。”

  滕老哈哈笑了起来,不过我能看到他眼中闪过一道萧索,可能是在羡慕自己老友的儿子如此争气,自己却没有一个真正拿得出手的后人。
  “这次来哈市,没有早早过来看望滕老,这是家父让我带给滕老的礼物,是西藏密宗活佛圆寂之后留下来的佛珠。”
  高世松赶紧从兜里拿出一个木盒子,递给了滕老。
  “噢?”
  滕老眼睛一亮,打开盒子。
  果然一串看起来很有沧桑感的佛珠,在里面摆着。
  “好东西!这个二娃,还不忘当年的承诺啊哈哈。那次打赌输给我一串佛珠,我心想着我们都老了,可能这辈子都没戏了,没想到二娃还算信守承诺。”
  滕老把佛珠拿起来在手中把玩着,很是开心。
  高世松微笑道:“本来之前还会觉得滕老年龄已大,不宜过来打扰。今日一看滕老的气色,看来小子以后要多来这边走动走动了。”
  滕老笑道:“这就对了,这就是自己家一样。哎,年轻就是好啊。想当年我和二娃……”
  高世松说话滴水不漏,让我再次对他刮目相看。
  一串佛珠,几句话,一下子就拉近了距离。
  “刚才你说,你不逃的话,会有生命危险?”
  唠了一会儿家常,滕老倒了一杯茶,笑呵呵看着我。

  我欲言又止。
  董兰此时知道要谈事情了,就拉着董姝离开了这里。董姝也在这里呆得有些郁闷了,说要出去钓鱼了。
  这个时候我有些紧张。
  第一次,面对一个人的时候如此紧张。
  滕老能注意我这句话,说明就是对崔总管有了“兴趣”。
  “我和崔总管是竞争关系。”
  我想了一下,言简意赅说道。

  “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