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2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离开东湖的前一天晚上,我约童香出来,一起吃了一顿饭。
  伤差不多好了,临走之前,请童姐姐吃饭,是应该的,毕竟我杀了王承泽之后,童香一直帮我,事情很多,情谊很重,一个招呼不打就走,说不过去。
  我跟白子惠说了,并提出白子惠作陪,一起请童香吃饭,这是必要的,童香是跟我有过暧昧的女人,白子惠知道,所以,我和童香不能独处。

  可是我跟白子惠说了。白子惠摇头说不去,我说这怎么能行呢,白子惠笑笑,说:“董宁,你的心意我懂,不过我去确实不合适,童香是个自尊心极重的女人,你自己去还好,如果我去,她会怎么想,她会想是不是我向她示威,本来只是告个别,我不想节外生枝,为了这件事情得罪她不好,虽然说,咱们现在也不求她什么。”
  我说:“可是...”
  白子惠笑笑。说:“董宁,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对你很放心,你不会跟她发生什么的,再说,这个饭能多长时间,你们又能做什么。”
  这话说的不对,要是真想做。吃个饭可以做很多,换很多花样的。
  我说:“老婆...”

  白子惠笑笑,说:“董宁,你去吧,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不去,我在场你们还尴尬,说点什么都不好说。还有,童香也是个可怜人。”
  我说:“为什么这么说?”
  白子惠看了我一样,笑得别有深意,她说道:“非要我把话说的这么明白吗?”
  我说:“当然了,要不我也猜不出来啊!”
  白子惠说:“你猜心不是有一套吗?”
  我说:“那是对别人,对你,这一套可不好使。”
  白子惠说:“为什么?我跟别人有什么区别。”
  我说:“你对于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人,让我有些患得患失,所以,你懂的。”
  白子惠白了我一眼,说:“我不懂,童香是可怜人,因为她得不到你,我运气很好,可以拥有你,这样说,你是不是心里乐开了花。”
  我嘿嘿一笑,点头说:“当然心里乐开了花,这是夸我。”

  白子惠说:“有美女喜欢你,你是不是觉得飘飘然了。”
  别看白子惠笑眯眯的说,不过眼神有点不对了,我连忙悬崖勒马,说:“老婆,怎么会。我可没有飘飘然,别人喜欢我,跟我没关系,我眼里只有你,并且,我深刻的意识到自己还有很多的不足之处,以后努力改进,争取变成很好的人。”
  白子惠微微一笑。
  我心中石头落地,还好最后反应过来,要不然就完蛋了,没通过白子惠的考验。
  别看白子惠大方的让我去见童香,很理智,不过大方归大方,她心里窝着火呢,哪有女人心甘情愿送自己的男人去见其他的女人,并且那个女人还特别的漂亮,从头到脚,透着诱惑。
  我要不说两句好话,这就是个事。

  给童香打电话,敲定了时间和地点,只是一个便饭,我也没太准备,穿的一声比较休闲,看起来挺年轻的。到了地方,坐了一会,童香进来了,我眼前一亮,童香的妆容很精致,但不过分,不是那种大浓妆,波浪红唇的那些,没有,太俗,唇恰到好处的红,现在女人的口红都挺多的,颜色那叫一个眼花缭乱。
  最先看到的是红唇,因为红唇最显眼,头发盘了起来,不显老。很贵气,显得人也精神,没有刘海,露出完美的五官,淡妆让童香的气色更好,童香一直以来也不是那种卡哇伊的类型,蓝希君是那个路子,童香走的是职业女性的路线,从妆容到衣着,得体不夸张,却极具诱惑。
  今天晚上,童香穿得一身黑,黑色的外衣,里面搭配的是裙子,下半截的小腿,凝脂如玉。脚下的高跟鞋,很简单,露出脚背,很白。
  童香一进来,看了一下,说道:“怎么就你自己。”
  我笑了笑,说:“就我自己。”
  童香噢了一声,脱下了外套,露出里面的裙子,裙子上白下黑,很显身材,剪裁的很别致,很提气。
  把外套放在椅子上,童香坐下来,对我笑笑,笑得很有味道,她说:“董宁,白子惠怎么没来?”
  说实话,童香进来,我的心跳的很快,我拒绝跟她发生什么,不过不可否认,童香是个极有魅力的女人,并且今天。她这个装扮,让我知道,她是故意的,她把自己打扮的特别美丽,一方面是在白子惠面前示威,另外一方面是让白子惠吃醋。

  女人啊!
  我能理解,这很正常,不管是两个女人抢一个男人,还是两个男人抢一个女人,都会出现这种状况,跟孔雀开屏一样,把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
  我笑笑,说:“她没来,只有我。”
  童香笑眯眯的看着我,眼波流转,明眸皓齿,檀口微张,吐气幽兰。
  “董宁,你单独跟我吃饭,白子惠不吃醋?”
  心砰砰的,要往外跳,血沸腾了,妈的,今晚,要了命了。
  不夸张的说,今天晚上童香的魅力比平时大了一倍,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可能是童香特意打扮,也可能是就要离开东湖,更有可能是听了太多不好的事,比如曾茂才杀了关珊,我不想去思考,想解脱,此时此刻,童香千娇百媚,让我有点动心,只想堕落其中。
  逃避,这不好。
  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我不是个完美的人。更谈不上道德高尚,我就是个普通人,如果,让我当官,我控制不了自己,我会贪,也会接受权色交易,因为我知道诱惑出现的时候,嘴上说说都是放屁,那种刺激无限的大,谁能抗拒。

  当然,不能说的太绝对,肯定还是有人遵守原则的,但是绝大一部分人,都会沉沦。
  我笑了笑,说:“童姐姐。你别跟我开玩笑了。”
  童香眼波流转,看了我一眼,露出一个很特别的笑容,她说:“董宁,白子惠可真放心你啊!她是不是不知道咱们之前的事。”
  我心说,白子惠虽然不说全知道,但是知道的也不少,起码的舔脚的事她就知道。
  我说:“童姐姐。我是想让她来的,但是她说来了不好。”
  童香轻笑一声,说:“你这个女朋友倒是有些智慧,起码比你强多了。”
  童香虽然说的轻松,不过话里面的一丝怨气我还是能听出来的,她这是借着白子惠讽刺我呢,说我不识抬举,识抬举应该爬上她童香的床,听她童香的话,怨气之外,还有淡淡酸气。
  马上都要走了,离开东湖了,见不到童香了,也不执拗了,大家和和气气的就过去了,说实话,这段记忆还是挺香艳的,童香的音容笑貌我应该忘不了,还有那几个夜晚,虽然没有实质的交流,但是肌肤相亲,别样销魂。
  日期:2017-03-03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