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18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强倒下,张清扬真的替他感到惋惜,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英雄相惜。在最后一刻,他与张清扬共同看出了万户案件的真相。虽然与何强没有过接触,一共也没说过几句话,但张清扬感觉在江洲真正了解自己的不是方少刚,而是何强。如果何强不了解自己,他早就动手了。可他迟迟没有动手,那就说明他是多么的不愿意和自己成为敌人,也许在心中还渴望过与自己连盟。
  但一切都晚了,张清扬望天长叹,真的很可惜,他后悔之前没有与何强多接触,如果两人的交流多一些,可能就不会是今天的局面,而方少刚也许早被两人联手打挎了。案件结束,万户被查封,将有几十亿的资金回到江洲政府的手中。张清扬在江洲站得更稳了,但是他知道在这场斗争中,自己不是胜利者。真正的胜利者还是那么默默无闻,他就像野兽一样躲在草丛中等待着扑倒自己的时机。
  “小凤,我再说一遍,这是你自己的钱啊!银行也是你的户头,这与小郑无关。”
  呆立了良久,小凤终于明白了领导的意思。
  “张市长……”小凤站起来,眼角湿润了,表情十分的感动:“您……谢谢您,谢谢您,我……”
  “你回去吧,好好生活,小凤,你要坚强。”张清扬本想把郑蓬勃的往事告诉她,可是又一想这对她太残忍了。人已经死了,还说那些有什么用,不如留给她一个美好的回忆。

  “张市长,您真是好人。”小凤擦了擦眼睛,满脸的感激。
  送走小凤,张清扬的心情更加沉重起来。把这笔钱留给小凤,到不是他多么的伟大,而是觉得算是代替郑蓬勃对她的弥补吧。其实再多的钱也无法弥补郑蓬勃对小凤感情的欺骗,很显然这是一个单纯的女人,她能主动把钱送回来,就说明她是一个好人。郑蓬勃之前把银行的户头改成她的,想来也是报答之意。
  又过了一会儿,秘书铁铭进来倒茶,张清扬抬头笑眯眯地望着他,问道:“感觉怎么样?”
  铁铭的脸红了,略微羞涩地说:“我会试着把工作捡起来,做得还不够好。”
  张清扬抬手压了压,鼓励道:“你做得很好,只要把各项工作整理好就行了,不要学别人混成官油子,你要懂得进步,明白吗?”
  “嗯,我明白了。”铁铭点点头。
  铁铭是张清扬自己从秘书室找来的,大学毕业的小伙子,刚刚考上公务员没多久,年轻有活力,只是缺少一些官场为人处事的经验。但正是因为没有官场经验,张清扬才决定把他安排在身边。工作没经验可以学,就怕他做人滑头。几天下来,张清扬感觉他还可以,小伙子中文系毕业,写文件没得说,只是略显得害羞。
  但是张清扬明白,也许不超过一年,铁铭就不会再害羞,变得与老官场没什么区别了,不知道这是他的幸运还是悲哀。
  下午,政府秘书长胡秀林来汇报江洲市驻金角办事处的工作。金角经济特区成立以后,为了方便双边经济的合作,张清扬就提出了在金角成立驻金角办事处,类似于驻京办那种办事部门。但同涉及的工作来看,这个办事处的能量可是比驻京办要大得多。
  在成立之初,就有不少干部来找张清扬汇报工作,很显然看上了这个办事处主任的位子。为了提高金角办事处的话语权,张清扬决定办事处的主任为副厅级干部,在江洲来说也算是重要部门了。

  谈完了成立后的一些具体工作,胡秀林话锋一转,问道:“市长,小郑的事……”
  “哎,天有不测风云啊!”张清扬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并没有详细地说。其实胡秀林也不清楚郑蓬勃的底,张清扬自然不可能全都对他讲。
  胡秀林见领导不想说,也就不再问,闲谈几句便告辞离开了。
  下班前,张清扬没想到中组部常务副部长周崇光给自己打来了电话。周崇光通知张清扬参加京城党校秋季省部级干部学习班。这批学员全国只有六十人,可见其含金量,名额更是很难得到。

  客气地放下电话,张清扬怎么也没有想到通知自己的不是父亲刘远山,而是周崇光,这可有些出人意料。周崇光是乔系的人,这是党内的共识,在中组部里也是刘远山的对立面。由他来通知张清扬参加这个学习班,这里头有没有其它的含意呢?
  周崇光在电话里的语气十分温柔,就像一位宽厚的长者,就好像他很欣赏张清扬似的。但张清扬可是知道周崇光在乔系里是非常强硬的人,当初父亲刘远山入驻中组部时,他可没少找事。但通过刘远山的努力,想来他被压制得不轻。
  张清扬百思不得其解,拿起电话打给刘远山,他需要探探老父亲的口风。
  “爸,怎么会是周部长给我打电话?”张清扬开门见山地问道。
  “呵呵,为什么不能是他啊?”听起来刘远山的心情应该不错,他淡淡地解释道:“本来他是反对你的,反对的理由很简单,说你太年轻了。”
  张清扬点点头,说:“这么说来,后来您说服了他?”
  刘远山道:“不是我说服了他,是其他几位副部长说服了他,另外乔家那小子并没有争取到这个名额。”
  张清扬恍然大悟,怪不得周崇光当初会反对自己,原来是老爸压下了乔家的那个名额。仔细一想,也就明白了刘远山让周崇光通知自己的真实含意,刘远山是想让周崇光接受失败的事实。由他亲自通知政治派系中对手的儿子到党校学习,而且还是他之前反对的那个人,这对他来说是莫大的讽刺。刘远山就是想让中组部的高层看到,周崇光与他的斗争已经完全失败了。
  张清扬突然发现,在政治较量中,老爸也不是省油的灯,在压制对手方面比自己还要霸道。在党内出了名强硬的周崇光遇到比他还强硬的刘远山,估计够他头疼的了。其实周崇光也是太较真了,刘远山身为决策层的委员,既使脾气再好,也不会容忍身边的助手给他上眼药,换作谁都会把他死死的压在身下。

  “清扬啊,你要稳一稳了,虽说在江洲站住了脚跟,但最近闹得动静有点大……”刘远山语重心长地说道。
  张清扬笑道:“党校学习的机会,正好是我低调的好机会。”
  “嗯,没错,不要引起南海省干部的反感,最近乔家的动作挺多。”刘远山说到这里,又补充道:“这次秋季班的学员,有不少你应该结识的朋友,别忘了好好交往。”
  张清扬点头表示明白,他知道父亲所谓自己的朋友,不是刘系的同党,那就是亲近刘系的中立少壮派干部。随着何强的倒下,自己在刘系干部中的口碑也越来越好,有许多人已经默认了自己第三代领头人的地位。
  在这种情况下,就更需要与同派系内的青年干部多多交流,培养感情,同时也是寻找今后政治助手的机会。必竟刘系干部这么多,并不是所有人将来都有可能进入高层。至于今后的干部布局,那就要看张清扬的未来执政思想了。一代领导人有一代人的想法,既使用同派系内的干部,思想也不尽相同。所以,不久后的将来,张清扬就要面临着同谁相好的决则。
  日期:2017-03-03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