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54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惊,看来谣言已经传的很深了,我看了看他的辞职报告,然后看了看他,我先掏出一根烟,这人见我这样不慌不忙,也有点不理解。就对我说,“林总,确实家里困难很多,给你填麻烦了!”
  我笑了笑说道,“你不是家里事多,你是怕袁凯再把公司收回来!是吧?”这个副经理见我这样说,很尴尬,“林总,不是那样的,其实谁当老总,我们都是打工的。”
  我知道他内心真实想法,只是不想说而已,然后我告诉他,“你等着吧!我开个会再定!”
  随后我让办公室人员通知所部门的副职以上领导十点开会,办公室对我这样突然开会的决定有点不理解,他们说目前有的部门人员不齐,我告诉领导不在的,部门其他人员参会。

  十点钟,我准时到了会场,所有人都看着我,他们不理解我的工作打法,这在鸣翠与静心管理中,根本没有临时开会。
  “各位,临时开会是有个事要说,本来想下周例会一并说,但现在来看不说不行了!”我说完让办公室人员把投影打开,然后我掏出手机,很熟练的用连线插到电脑上。
  “我先给大家播放几张相片!”随后我操作着,屏幕上立即现出鸣翠在医院时的照片,尔后,我又找了几张静心的照片。
  看完照片,我对他们说,“大家刚才都看到了我们两位老总,一个失忆症者正在医院治疗,另一个失踪不知道下落,我想问问大家,当年你们都是鸣翠创业时期一起跟过来的,为什么就不会有一份体谅她的情感呢?”
  我说这里,所有与会的员工都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看着我,我接着说,“现在公司上下有人散布谣言,说袁凯即将收回公司,因此很多人都不想干了!在这里我再重申一下!袁凯永远拿不走公司的一分钱,他更不要想接手公司!这一点请大家相信我!”

  说完这些后,下面有人开始议论了,不过我隐约听出来,他们还是议论袁凯来不来的事。
  为了给大家吃一个定心丸,我又接着对他们说,虽然袁凯是鸣翠的儿子,但袁凯每时每刻都想害死鸣翠,侵吞家产,很多证据也表明,袁凯认母并不是真心的,因为在他心里他的母亲早已去世。
  我说完这些,在座的人又开始小声说起来,但最后我又着重说了一句话,才彻底让他们没有了后顾之忧,“有人也向我递交辞职报告了!我没有同意!但今天我重复一句话:如果大家相信我,跟我干,我绝不会亏待大家,如果想走!我不再挽留,但请你们记住,走出了公司大门,就不要再来了!”
  这句话有份量,因为公司现在效益一直呈上升趋势,很多的工资也随之水涨船高,因此,打退堂鼓想走的必竟是少数,但我怕军心不稳成为一种势头。
  开完会后,那名销售副经理找到我,把辞呈要回去。我笑着对他说,“打消辞职念头了?”
  他很不自在的笑笑说,“林总,有你这句话,我们跟你干定了!”说完就走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还想如果鸣翠的分公司也在这里该多好。

  我感觉困得要命,坐在那儿总想瞌睡,真想躺下睡会儿。这时办公室人员说,公丨安丨局的人来了,让我过去一下。
  公丨安丨局的来干嘛?难道袁凯报案了,他们来问我鸣翠的线索?我随即到了会客室,与两名丨警丨察握手问好。
  我刚要说话,只听一个丨警丨察说,“你是林雨仓吧?”我点点头。
  “当初静心失踪案是你报案的吧?”我又点点头,随后问他们,是否找到静心了。
  那名丨警丨察拿出两张相片来,“这是我们G市八龙山发现的一具无头女尸。”我接过相片一看,一股恶心的感觉想冲出喉咙,只见相片上的女尸已经面目全非,根本就看不出来是谁?

  “这个女尸怎么能断定就是静心呢?”我问道。
  丨警丨察认为我说的对,虽然从无头尸体上看,确定不了是静心,但最近失踪人员就只有这具尸体无法确认了,因此丨警丨察怀疑是静心。
  “是不是静心?应该通过DNA鉴定。”我对两名丨警丨察说。另外一个丨警丨察说话了,“林总,我们这次来,正是想通过你,找到静心的亲人,做一下DNA亲子鉴定!”
  那只能找鸣翠了,目前只有鸣翠和静心有血缘关系的。但我内心深处不希望这句女尸是静心,我宁可相信静心还活着,或许她心里难受,去哪个寺庙去隐居了,但绝不会被杀害。
  但是与不是,都不是我主观所认定的,需要鉴定才知道。随后我带丨警丨察到了柳冰家里,提取了鸣翠的DNA。
  丨警丨察告诉我,让我等候消息,如果确认静心,他们就再进一步展开调查,调查她的具体死因。
  柳冰问我静心真的死了吗?我摇了摇头,“并不一定是她!只是做一下鉴定而已!”
  吕大安到了G市,我把他安顿在宾馆,让他这两天先不要回去,至于疏导业务,到时可以用网络先联系着。
  我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盼着公丨安丨人员鉴定结果不一致。那种内心紧张感,是我从未有过的,我脑子又浮现出静心的身影来。
  这几天,我一直等待公丨安丨鉴定结果。还要处理很多事务,吕大安和小虹都来到G市了,我在省城的疏导公司实际已经处于停业状态。

  我真想静心快点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我把公司业务一交,继续回到省城从事我的疏导工作。
  吕大安在宾馆呆的也难受,他不止一次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担心吕大安被袁凯盯上,让他再呆段时间。
  这天,吕大安给我打电话,说有个客户点名要让我做疏导。我让吕大安回复客户,就说我出差了,让客户先去别的咨询公司去。
  但下午吕大安又告诉我,客户说了,我在哪里,他就去哪里做。还真没碰到过这样执着的客户。
  吕大安问我做不做,而且客户点名要做情景疏导。我一时犯难了,面对公司这样多事务,怎么做?去哪做呢?
  我让小虹抽空去宾馆与吕大安商量一下具体怎么给客户疏导的事。我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心情去做疏导了,鸣翠如果长时间处于失忆状态,可能就没有恢复的可能了。公司业务拓展很快,经过小虹的时尚眼光,订货量大增,事务比较多。还有静心的事,也一直牵挂着我。

  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忙的感觉,恨不能重新复制一个自己,来处理这些闹心的事。但一想到鸣翠与静心,我就想必须把公司干好,不能辜负鸣翠对我希望。
  现在遇到困难时,我就想到当时鸣翠在全公司上下宣布我接手公司的那一瞬间,那不仅仅是对我的信任,那好像是一个人在自己快要不行时委托。
  柳冰似乎看出我这段时间心情来,她利用传文件之际,提醒我不要太劳累了,鸣翠那边状态很好,让我放心好了。
  日期:2017-03-13 06: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