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323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句话说完,将片刀一丢,带着兄弟几个就走了,留下路小萌带着一票人直发愣,直到今天,路小萌才领教到了楚震东的心狠手辣。实际上,这点事,对楚震东来说,并算不了什么,比这残忍十倍的事他都干过,横窝疯狗的那尸体,到最后都不能看了。
  而大小喇叭则一个提着耳朵,一个捧着手腕,直接跑去医院了。
  有人说楚震东刚出狱,就当街割了人耳朵,挑了人手筋,就这么没事了?能有什么事?楚震东团伙要是连这点牛逼都没有,那也别混了,楚震东能当街干得出来,自然就摆得平。
  何况,混子们之间的争斗,只要不出命案,没有苦主报案,丨警丨察一般仍旧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江湖饭,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吃的,像楚震东兄弟这样的,能够崛起成为老大的,少之又少,大部分都是像大小喇叭这样的,刚露个头,就被打成了残疾,更有甚者,连命都会丢了。
  楚震东回到家中,夫妻相见,自然少不了一番缠绵,这里略过不提。
  到了晚上,东楼大酒店又热闹了起来,路小萌将话传了出去,大家也都明白,来了就等于是认了楚震东当老大,以后就跟着楚震东混饭吃,不来的,那就等着挨打吧!大小喇叭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这种情况下,没有谁会不识相,何况楚震东兄弟几个,一直都是年轻一代混子心目中的传说,甚至有许多混的已经相当可以了的小刺头,还以自己能跟了楚震东为荣。
  当天晚上,东楼大酒店开了十五桌酒席,比楚震东第一次出狱时的排场更大,再一次将全泽城的大小混子全都聚集到了一起,顺利的将大小混子之间的断层情况给弥补了起来,也使楚震东的势力,又一次的得到了发展。

  而这些事情,仅仅在楚震东出狱的第一天,就给完成了。
  日期:2017-03-28 19:39:00
  第294章:一年的变化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整多了,上一代的老混子基本上都退的差不多了,留下来的也是跟着楚震东混的,与楚震东同一代的混子,一向都唯楚震东马首是瞻,新的小混子也被楚震东网罗了,整个泽城的地下势力,在这个阶段,呈现出高度的统一。
  这并不是没有好处的,混子之间的争执明显少了,偶有口角的,吵到最后发现都是自己人,也就握手言和了,从最大的程度上,减少了刑事案件的发生,也减少了扰民事件,因为楚震东一向对与欺负老百姓,惩罚的都满严重。
  这个状况,在楚震东兄弟几个努力经营下,一直维持了一年之久,这一年,是最风平浪静的一年,泽城之中发生最大的事情,也就是街头小混子之间的打架斗殴,基本上没有重大事件发生,起码表面上没有。
  但泽城监狱却有,大黄在监狱里,将王波和小汪都给杀了,凶器是一柄牙刷,磨的十分尖利,趁王波和小汪睡着了之后,先杀了王波,王波的挣扎声惊动了小汪,两人在厮打中,小汪也被大黄给捅死了。
  对于自己杀了小汪和王波的事,大黄说是他们俩欺负他,在监狱里,监舍老大欺负其他的犯人,是屡见不鲜的事情,只能怪王波和小汪自己不长眼了。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没多久,大黄的判决书也下来了,就被枪决了,枪决的那一天,王建军和大狗熊去给收的尸,安葬了之后,给了大黄家里好大一笔安家费,并且一再交代,有事就找他们。
  这应该是泽城这一年里发生过的最大的事情!
  然而,暗地里,楚震东对周局长的罪证收集,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周局长上面有势力罩着,确实不好动他,只能先收集着证据,还派出好多人手去刺探红桃k的下落,楚震东从来就没有忘记黑皮老六的仇!
  另外,除了建材市场、酒店和中街的拆迁工程之外,楚震东还将手伸向了码头和物流,在码头上,重新聚集了自己的势力,装卸货几乎都是他的人,由海子在码头上管着,但一切都得按国家的规定办事了。物流则是金牙旭在办,也十分顺利,几乎垄断着当时泽城的物流市场,成为楚震东团伙一条重要的吸金渠道。
  当然,这一切的背后,都少不了唐振藩的影子,楚震东也争气,从来不给唐振藩惹什么麻烦,而且大把大把的资金往上送,人脉一再扩展,鲜少有没拿过楚震东好处的。

  在这一年里,高玉林找过楚震东三次,第一次是在楚震东出狱不久,三五天这样,要求楚震东配合警方,好好维持泽城的治安,实际上就是警告楚震东,不要再惹是生非。第二次则是笑着来找楚震东的,因为街面上连续三个月,没有发生斗殴事件,特地来表扬了一下楚震东。
  而最后一次,则是因为附近乡镇的一则生猪失窃案,一个养猪的,规模不大,圈里大概有二十多头生猪,即将可以出栏了,却在一夜之间,被偷了个干干净净,而且没有留下一点有用的线索。
  其实这也算是本事了,二十多头猪,每一头都两百来斤,一夜之间被偷了,还能不留下一点线索,一般人肯定做不到,而高玉林在追查了两三天之后,实在无能为力了,只能来找楚震东。
  楚震东一开始看高玉林的面色,只当他又抓到自己什么把柄了,一听说是为了生猪的事,也乐了,当下就让人叫了梁子到办公室,为什么叫梁子去呢?梁子原先在家,就专门干这种偷牲口卖钱的事,估摸着应该有点消息。
  这一问,还真问出了点名堂,梁子之前偷了牲口,有一个专门收这些牲口的地方,在一个乡镇上,是个屠户,往往都是半夜里偷了去,估价给钱之后,连夜就杀了,第二天一卖了,找都找不到。
  楚震东本来只是想敷衍一下高玉林,糊弄过去就算了,谁知道高玉林去一查,那屠户直接就给撂了,还真是他接的赃,偷猪的几个人,是个刚聚起来的小团伙,以前就都是干这个的,一下被高玉林给端了,连偷猪的加杀猪的,全都被抓了起来。
  从那之后,泽城就开始流传一句话,只有高玉林破不了的案,没有楚震东办不了的事。
  这句话让楚震东很是惶恐,他太明白树大招风的道理了,上一次入狱,就是因为这个,所以从那之后,楚震东更加低调了。
  低调到啥程度呢?除了一些必要的事情,他基本都不露面了,要就偶尔带路佳佳逛逛街。
  但他手下几条吸金渠道,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建材市场、酒店、物流、码头和拆迁工程,五条渠道,犹如五个巨大的金钱管道,源源不断的将财富以飞跃式的速度积累着。
  这一年里,是兄弟几个财富累积最重要的一年,也奠定了楚震东之后一直统治着泽城地下势力的基础。
  但有三件事,却让楚震东一直耿耿于怀。
  第一件事就是周局长和红桃k,这家伙吸取了杜县长的教训,从来不在办公室收礼,公共场所出入的也少,很难抓到他的把柄,即使偶有收获,也都构不成能够将他扳下台的有力证据。而红桃k则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楚震东为了找他,投入了大量的金钱和人力,愣是一点影子都摸不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