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秘密》
第524节

作者: 小刀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走到卢岩旁边,看着刘东西在几块巨石间安装攀绳的身影问:“你跟他们说了什么?怎么一个个这么有劲头?”
  卢岩侧头看看我,轻声道:“我告诉他们,如果不能得到香格里拉里面的一样东西,你就会死!”
  我吃了一惊,但马上就感到了愤怒,脸上又涨又热!
  “这种不负责任的话你也说的出来?”我压低了声音,语速很快,“这地方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就这些装备,想进山就是送死!你随便编一句瞎话就让这么多人去送死?”
  “我说的是实话!”卢岩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如果得不到石骨,你就会死!”
  “卢岩,你他妈的才会死!”我已经被他的行为气到了极点,浑身都哆嗦了起来。
  “找不到的话,我也会死……”卢岩不为所动,“这里的人有很多都会死……”
  “还有谁?”
  “刘东西、都钦松巴上师还有我……”卢岩点了几个名字,似乎还没说完,却没有再说下去。
  “为什么?”
  “因为石骨,你们体内都有大量的石骨,虽然可以不抵御格迦的感染,但也锁住了体内的新陈代谢速度。”卢岩解释道,“最先死的是刘东西,然后会是小阚、王大可……”
  我刚要反驳小阚并没有接触过石骨,但是想起之前在格迦寺中的大火,那时候不知道有多少石骨燃烧的烟气被我们吸收。
  “夏家人会是最后留下来的……”卢岩看我似乎明白了,又补充了一句。
  我没有去管这个,“这事他们知道吗?”
  “他们只知道你快要死了。”

  刘东西已经在最难爬的一段架好了绳子,卢岩说了一句就不再理我,举步向前走去。
  这个塌方现场的土方极多,应该是整片山体挪到了路上,这样也有好处,就是土石之间的结合非常稳固,等闲不会移动,爬起来比较安全。
  我牵着刘东西架好的绳子,几下就爬到了上面,回身把后面的王大可拽了上来。
  果然王大可也是用那种看街边瘸腿狗的眼神眼神看我,似乎马上就要施舍给我一块骨头一般。我心中暗骂卢岩,一边又伸手把卢岩拽了上来。
  都佛爷脚步稳健地站上来,四处观察一下之后果断朝土石塌方的方向指了一下。
  我朝那边看去,旁边的一座小山几乎大半边都塌了下来,沿着断面土石沉降,竟然形成了一道脊背样的山梁,此刻都佛爷的意思无疑就是让我们走这条路。
  刘东西看了一眼,呲着牙道:“我说佛爷,这路可不能走,这么看着挺平挺好的,您走走就知道,下面全是松的,不安全!”
  都佛爷根本就没理他,抬腿就朝那边走。刘东西有些尴尬,看看我问,“我说的不对?”

  我本来想骂他傻,但是想到刘东西为了我的生死如此卖命,顿时觉得不好意思出口,遂道:“你那是凡人想法,都佛爷不是常人!”
  刘东西捧哏似的点头,似有所悟,却又眉头一皱,不解道:“那咱们怎么跟上?”
  我刚要说话,都佛爷却回过头来。
  “多嘴!”
  这两个字像是用上了某种功夫,虽然声音不大,却像是直接响在耳道之中一样,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威势。
  我马上闭了嘴,刘东西也是一脸吃惊地看着他,就是在看神仙。
  都佛爷没再说话,转过头继续走。说来也怪,那些塌陷下来的土石看起来很浮,走上去却没有任何松动的感觉,那些细碎的小石头踩上去很有弹性,细细看来也是排列有致,带着种天然的美感。
  刘东西的脸色越走越不自然,一会低头一会抬头,脸色苍白跟见了鬼一样。我觉得有些纳闷,难道说刘东西被都佛爷喊了一嗓子被吓着了?不可能啊!都佛爷活了一千多年这种事情都吓不到他,这俩字就算是狮子吼也不该吓成这样啊!
  “这老头什么功夫把你吓成这样?”我在后面拽了拽刘东西,问了一句。
  “什么功夫?”刘东西有些茫然地看我,满脸通红的却不像是吓到了,倒有些像是兴奋。
  “你看你这鬼样,出什么事了?”我改了口。
  刘东西愣了下,紧接着又兴奋起来,指着脚下说:“安哥,你看看咱们走在什么上面?”
  我白了他一眼心说这人有病吧?走在什么上面不是一目了然吗?这地下除了石头就是土,哪有别的东西?
  “龙脉!”刘东西根本就不等我回答,非常兴奋地说道。
  我有点奇怪地看着他,虽然我接触风水少,但是也知道龙脉这东西并不算个稀罕玩意,这个词大约也就是风水学中的一个术语,形容连绵在一起的山峰。所以说龙脉到处都是,不过大多数都是些断龙困龙之类,没有什么风水意义而已。
  “这条龙脉有什么稀奇?”我问了一句。
  刘东西抬头朝远处看看,面上似乎有些犹豫,但又马上下定了决心一般吐出四个字。

  “天下无双!”
  虽然这四个字早就被人用滥了,但是字面字里的意思仍然是一种非常了不起的赞扬。我用力踩了踩脚下的山脊,实在分不清楚这龙脉无双在哪。
  “咱们老祖宗的文化讲究形神俱备,以神为要!”刘东西稳了下心神,开始给我讲。
  “在风水里面也是这样,虽然说大多数的风水讲究的都是一个神字,但是仔细想想就知道,山川皆是自然造化,神似就已经非常难更难得,若是非要追求形似,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天下龙脉发于昆仑,祖龙就在昆仑山中。”刘东西又露出一种不敢确信的表情,“传说中的祖龙就和我们脚下的这条一样,是一条形神俱备的风水!”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这条山脊虽然是山体坍塌而成但却和原本的山梁结合的天衣无缝,向前绵延开去,竟然看不到尽头。地表细密有致的小石头,恰似龙鳞,就连脚下触感都像是踩在长条的顺丝肌肉上。

  难道说我们正走在祖龙脊梁上?
  我不由得也有些激动,但是回神一想却又觉得不对。“你不是说祖龙在昆仑山中吗?这边是什么山?”
  “天下的山,谁敢说那条山不是发自昆仑?”刘东西道。
  我让他说的说不出话来,中国的学问最讲究的就是境界,刘东西的理论境界已经比我高了一个层次,已经从诸般山名中跳了出来,接下来的境界估计就得是指鹿为马了。
  青藏高原山系复杂,但大体上是喜马拉雅山和昆仑山错位平行的格局。根据我的印象,我们应该是穿越了昆仑山脉,现在正在朝喜马拉雅赶的路上,所以说这山到底是属于哪边,一时间还真说不清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