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516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虽然与他初次见面,但他身上潜移默化地被日本文化所感染,谦虚,低调,顺和,慈善,严谨,内敛。小时候我看了很多关于抗日的影视剧,对日本人几乎恨之入骨,强大的民族仇恨发誓将来要杀到日本报仇雪恨。但真正接触了日本,才发现这个国家国民素质有多高,街道一尘不染,干净得有些变态。待人接物异常谦逊,鞠躬打招呼似乎是日常,讲话语速慢,语气柔和,很少有像中国餐馆的大嗓门。

  我并不是不喜欢自己的国家,但走出去看到外面的世界,才能真正感觉到差距有多大。日本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地方,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回到酒店,乔菲给我讲述了他的故事。我才知道他女儿是白血病,就是这样,也要拿出钱给自己曾经的主人,如此懂得感恩,不得不让敬佩。
  我正准备去洗澡时,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是袁野的,赶紧接了起来。
  “喂,你小子的手机怎么停机了,害得我打都打不通,刚给你交了2000的话费,欠了1200,不够了再给你交。”

  听到此,我心里暖暖的,笑着道:“暂时够了吧,还是你惦记我。”
  “少扯没用的,我给你凑了200万,明天一早让财务给你打过去。还差多少,要不我再给你想想办法。”
  我知道他尽力了,感激地道:“够了,先这样吧,如果一定凑不齐还得你出手,谁让我就认识你一个土豪朋友呢。”
  “行,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又不是你欠的钱,屁颠屁颠的借了这么多钱,万一对方拍拍屁股走人后悔都来不及……”
  我害怕乔菲听到,连忙走出门外道:“也不能这么说,乔菲现在是我女朋友,她有难处总不至于袖手旁观吧。”
  袁野恼火地道:“上次她不是说欠300万吗,怎么现在又冒出1000万?这欺负人也不能光挑老实人欺负,这样下去迟早是无底洞。要是以后再冒出1000万,难道你就一直这样下去吗?不是钱的事,没有了可以挣,关键不是这回事,你太善良了。我问你,她和你交朋友真的不是图了钱吗?”
  袁野的话句句扎在心口上,我辩解道:“乔菲不是那样的人,何况我又不是什么大款,图我钱干什么,而且她千真万确遇到了难处。她已经失去了一个亲人,我不想再让她失去。”
  袁野语塞,无奈地道:“好吧,兄弟我不是舍不得钱,关键是花得值不值。你忘了上次那个相亲的女的,就要结婚了最后还是悔婚了。一句话,她们就是利用了你的善良。要我说,玩玩可以,但不要动感情,别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人财两空有你后悔的。真要结婚,我劝你还是找个知根知底的。”
  “好了,废话这么多,没什么事先挂了,电话费老贵了。”
  “懒得和你说,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气呼呼挂了电话。
  我知道袁野是善意的提醒,但我总觉得乔菲不是那样的人。最关键的是,我对她动了真感情,为自己心爱的人付出理所应当。

  回到房间,我兴奋地道:“菲儿,我这边凑了差不多400多万了。袁野刚才说明天打过200万,雯雯给我100万,杨珂50万,牛魔王20万,我手里还有几十万,明天我再努力努力,应该能凑够1000万。”
  乔菲抿着嘴唇不停点头道:“谢谢你。”
  “谢什么,以后别再说谢谢二字。自从你走入我的世界后,我们早已成为了一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何来谢谢一说呢。”
  乔菲擦掉眼泪道:“白董答应借我200万,我朋友冉雪先给我拿50万,明后两天再想办法凑50万。”
  “哦,那就还差300万,不多了,肯定能凑够。车到山前必有路,今天累一天了,早点休息吧,明天醒来再说。”
  接下来的两天,我们除了吃饭几乎就待在酒店里不停地打电话。袁野又给我交了3000元的话费,就这样到最后还是欠费了。我天真的以为可以凑够,可几乎一无所获。把能想到的人挨个借了个遍,就借到不到30万。不怪他们不借钱给我,同龄人身上都背负着车贷房贷,又有几个像袁野是大款的。但我自始至终没向王熙雨开口。
  我知道,只要我开口她肯定借。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在和她发生任何关系,欠她的实在太多了。而且她父亲处于敏感期,万一因为此事影响到仕途,我不能这么做。
  把所有的钱加起来算了下,还差200多万。可距离对方提出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如果再凑不够方佳佳的生命就有危险。万般无奈之下,我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爸,忙呢?”
  父亲听着我叫他爸还有些不适应,平时我都是直呼其名的。他像是感应到我似乎有事,提着心道:“不忙啊,有事?”

  我故意放松心情道:“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呵呵。”
  “别和我套近乎了,有事说事。”
  我寻思了许久,硬着头皮道:“爸,我想在市里买套房子。”
  “哦,这事啊,爸支持你,不是给你钱了吗,不够首付吗?”
  “够了,不过我想买套大一点的房子,将来把你也接过来。你一个人住在郊外,路途远不说,万一有什么事我心里也不放心啊。”

  父亲听出话里有话,直截了当道:“还差多少钱,我再给你补点。”
  我挣扎了好一会儿道:“我想全款买房。”
  父亲在电话那头沉默了,足足过了一分多钟道:“全款需要多少?”
  我已经豁出去了,道:“200多万。”
  “我手里没那么多钱啊,全部的钱几乎都投在工作室上,贷款不可以吗?”
  我昧着良心道:“爸,要不把家里的房子卖了吧。”
  回到房间,乔菲斜靠在库上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窗外依然在下着蒙蒙细雨,雨滴落在玻璃上,拉出长长的雨丝,朦胧的天空看不到一丝透明,而她的脸上写满对阳光的渴望。她是一朵凝结着诗意的向日葵花,阳光是她生长的动力,而翘首以盼的彩虹等待着荫晴圆缺。
  仅仅两三天时间,就把乔菲折磨得不成样子。好像又回到了从前,一副孤傲高冷的姿态,对任何人都存在敌意。我能理解她的心情,方佳佳尽管和她没有血缘关系,但对方在关键时刻能挺身而出,不顾个人安危,用弱小的肩膀试图保护她,她又且能袖手旁观。何况这是她父亲造下的孽,理所应当由她来偿还。
  我走过去将其拉起来揽入怀中道:“菲儿,别担心了,钱凑够了。”
  乔菲瞬间眼前一亮,睁大眼睛看着我道:“你从哪借的?”

  我不想告诉她实情,淡然道:“我一同学在上海开了家公司,发财了,很爽快地答应借给我,不出意外明天一早就能打过来。”
  日期:2018-02-19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