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2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概抽了快三十下,胖子一身的肥肉被我抽开了花。
  我的身上全是汗,看的那个医生目瞪口呆,他的心里在琢磨,我到底是多恨这个胖子。把自己伤害到这个地步,也要抽这个胖子。
  医生,他不懂,只有我懂。
  抽完了胖子,我问姓沈的,“还有一个瘦子,他在哪里?”
  姓沈的看了看我,他心里不想去找,可是迫于我的压力,可能也想做做样子,派人去找了。
  不一会,瘦子找来了。
  我扔下了皮带,我跟姓沈的说:“让他跪下。”
  姓沈的还没发话,有人一踹,踹在了膝盖后边,瘦子身子一歪,跪了下来,瘦子也不起来,看着我,很诡异的笑。
  姓沈的问我,“兄弟,你要做什么?”
  我吃力的解开了裤子,对着瘦子尿了下去。
  “来,喝粥!”

  白子惠拿着勺,往我嘴巴里面送,我坐在病床上,张开了嘴。
  从监狱里出来,已过去十多天,伤说起来不算太重,但是养伤需要时间,白子惠期间回去了一趟,回去了两天,又回来了,就是为了照顾我,把我弄得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白子惠是事业型的女人,为了我,她牺牲了很多。
  我对白子惠说老婆辛苦你了,白子惠悠悠跟我说事业和人如果她只选择一个,她选择人,这话我信,那天,姓沈的救我出来,在我完成复仇之后,借给我手机。我联系了白子惠和齐语兰,她们听到我的声音挺激动的,这几天对于她们来说是煎熬,我知道,因为我都听到了,听着她们在电话里的声音,我心里也不好受,倒不是说憋闷。但也谈不上高兴,只不过,能出来,终究是好的。
  第一时间,我被送回了医院,白子惠扑过来,眼泪含在眼眶中,打转。她轻轻掀开了我的衣服,看到我身上的伤痕,终究忍不住,泪水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我没办法安慰她,我身上的伤痕确实触目惊心。

  白子惠悲伤,齐语兰也悲伤,只不过,她与白子惠的表现方式不同。她是愤怒,她指着我问姓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姓沈的当然甩锅,尤其是这件事跟他也没什么关系,我看到了齐语兰眼中的怒气,这件事没完。
  说实话,我心里有点怪怪的。
  胖子和瘦子,那两个人给我的感觉特别的诡异。他们都对我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我对他们的报复坦然面对,少了很多乐趣可言。
  他们的身上,没有害怕两个字。

  后面发生的事证明了我的预感,等过了两天,我问胖子和瘦子的情况,得到的是两个人已经失踪了的消息。
  处罚的事算是了结,特勤来了一个领导,对我表达了歉意,他跟我说工作没有做好,让我受苦了,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听听就好了,没有营养。
  除了歉意,他还跟我说,不要跟这次针对我的墨候作对,这次吃了亏,只能自己忍着,就当没事发生。
  息事宁人。
  我懂。
  作为交换,我回去之后,提升职务,负责更多的事,之前,在齐语兰手下,有活就让我去做,没有被特别指派负责区域内的事物,以后不会了,我要跟各方面打交道,类似齐语兰,承担更多的责任,当然,手中也有更多的权利。
  这倒是在我意料之内的事。墨候说要给我个舞台,现在的舞台出现了,不管是同舟会在后面推动,还是墨候弄出来的局面,随便了。
  人是时时刻刻变的,我想明白了,正义感,我有。但看到白子惠的样子,我想我不会为了正义感卖单,同舟会,我不爽,但我不会为了搞掉同舟会,弄没了自己的小命,摆在第一位的是自己。
  谈什么奉献,说什么道德修养。不过都是道貌岸然的说辞。
  我想好了,对我有用的,我会保持着关系,有些事,我会隐忍,让自己更加圆滑,我愿意变成一个坏人,好人不长命,坏人遗千年。
  对了,还有不少人来看我,在我养病期间。

  田哲不说了,前几天他还在东湖,帮忙照顾照顾我,后来,他就回去,白子惠在这边,公司那边需要人,这种情况下,田哲回去了。
  童香也过来看了一眼,可能是得到了消息,蓝希君应该是回上京了,她打过来一个电话,说话还是那样的甜,可是多了一丝距离,可能知道跟我不可能,便告诉自己与我离远一些吧,也好,我不能毁了这个小姑娘。
  金元瑶过来几次,拿了一些营养品,说了一些话,有点愧疚。
  对于金元瑶来说,她能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不容易。她的身份背景,加上她一直以来的性格,服软很难。

  不过这也要怪她,她自己把牛逼吹出去了,结果搞砸了,墨候没按照她的来,信誓旦旦的跟我说没事,结果搞得我一身伤,多多少少,金元瑶心里还是有点愧疚吧。
  齐语兰先回去了,这边事情差不多了,没人会为难我,齐语兰不是自己走的,王安容跟她一起走的,小女孩迎来新生,走的时候。王安容挺舍不得,看着我,眼泪往下面掉,不过这王安容心里挺有数,泪一擦,跟着齐语兰走了,我觉得她以后必然大有出息。
  最近一段时间养的差不多了,这两天出院就能回去了。
  白子惠问我,“可以吗?”
  这是问我粥好不好喝,我点点头,说:“还行!”
  白子惠说:“你这个人还挺挑的,粥还不想喝了。”
  我说:“有点太清淡了。”

  白子惠说:“那你想吃什么?”
  我笑了笑,贼眉鼠眼的往下看了看,那波涛汹涌,我说:“我想喝奶!”
  白子惠说:“滚蛋!”
  身子养的差不多了,色胆也有了。
  这个时候。白子惠的电话响了,她看了一眼手机,说:“董宁,我出去接个电话。”
  我点点头,我说好。
  白子惠拿着电话出了病房,她刚出去,便有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个子挺高的。穿着灰色的上衣裤子。
  我警惕起来,我说:“你是谁啊!”
  男人问我,“你是董宁吗?”
  我说:“是,你是哪位?”
  男人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个袋子,他说:“我是送快递的,有你的快递。”

  好怪,谁会给我发快递,还发到医院里面来。
  我接过来袋子,上面什么都没有,没有快递单,我说:“你是快递吗?你别逗我,你这上面快递单都没有。”
  男人诡异的一笑,说:“我不是普通的快递,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需要可以联系我。”
  说着,名片放在我手上了,我一看,上面四个字,上天入地,下面一行字,业务员,刘林。

  日期:2017-03-03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